南高史地研究會

南高史地研究會,1920年5月13日成立於南京高等師範學校,1921年,國立東南大學建立,改稱「南高東大史地研究會」;1923年,南高併入東大後改稱「東南大學史地研究會」,通常統稱為「南高史地研究會」。《史地學報》是南高史地研究會創辦的著名學術刊物。

學界亦以此為學派稱為「南高史地學派」。,但有學者認為南高史地學會為學術組織,為非專持某種主張的派别。南高史地學派是南高學派的重要代表,南高學人的《史地學報》、《文哲學報》、《學衡》,以及其他雜誌如《民心週報》、《經世報》、《亞洲學術雜誌》、《湘君》等,是當時北大《新青年》新文化運動等的主要批評者。南高史地學會成員和學衡派國風社有密切關係。南高史地學人是學衡派的重要構成者,柳詒徵、繆鳳林等均為《學衡》雜誌的重要撰稿人。

起源编辑

地学研究会编辑

史地研究會的前身是1919年10月1日成立的南京高師地學研究會,當時的南高並沒有史地學部,因此學生有了增設地學會的想法,並得到了柳詒徵童季通兩位老師的支持和協助,龔勵之為總幹事。1920年1月19日,地學會換屆選舉後由諸葛麒擔任。5月13日開會,“初會員鑑於地學與史學,似不宜偏此忽彼”,並提交大會討論,決定改地學會為史地研究會,通過簡章。史地研究會以“研究史學、地學為宗旨”,“凡本校史學系、地學系或其他各科系同學有志研究史地者”及“本校畢業同學願入會者”皆可成為會員。[1]

《史地學報》编辑

《史地學報》 於1920年創刊,初為季刊,自二卷二期始改月刊,寒暑假無。1921年7月,《史地學報》第一期集稿完成,寄往上海商務印書館,但商務印書館因印刷業務繁冗,至該年11月方始出版。1925年時一度中斷,至1926年10月後停刊,共出版4卷21期。《史地學報》為南高史地學會之機關刊物。除此之外,南高史地學人在不同時期還主辦過《史學與地學》、《地理學雜誌》、《方志月刊》、《史學雜誌》、《國風》、《史地雜誌》等刊物。南高史地學人也是《學衡》雜誌的重要作者群。[1]

歷任總編輯/編輯主任:張其昀陳訓慈繆鳳林陸維釗

中國史地學會、中國史學會编辑

1926年,柳詒徵竺可楨繆鳳林陳訓慈張其昀鄭鶴聲劉掞藜范希曾向達黃靜淵胡煥庸陸鴻圖等人在南京發起成立中國史地學會,同年創刊《史學與地學》雜誌。

1929年1月,組織成立南京中國史學會,3月創刊《史學雜誌》。南高學人陳訓慈、張其昀、繆鳳林等人先後推動在杭州成立了浙江中華史地學會、在上海成立了吳越史地研究會。直到1943年,全國性的中國史學會才在南京國立中央圖書館成立。在此之前,1933年,竺可楨、張其昀和翁文灝等人發起在南京成立了中國地理學會[1]

思想编辑

史地學派與以往的史學不同,首先區分客觀發生的歷史和對歷史的敘述的差別,即認為歷史不等於史書。繆鳳林就有“乃組織成書之歷史,而非歷史之本體;乃歷史之歷史,而非歷史之真象也。然則歷史之真象究為何乎?曰演進與活動而已。”的判斷。劉掞藜也說:“史也者,所記人或人類活動——思想言辭行事——之跡也。”CITEREF吴忠良2006

對歷史系的功用的認識,既有與傳統史學功能相似之處,也迥異於傳統史家。繆鳳林認為,研究歷史的意義在於以古借鏡,乘訓鑑戒。陳訓慈指出歷史應是最普遍的學識,與社會息息相關,通過歷史影響人們的生活。從上述兩人的觀點就可以看出史地學派對於歷史教育作用的重視。徐則陵說:“史也者,研究個己求生適應之過程。”陳訓慈張其昀對徐的說法做了進一步的解釋,認為歷史研究和民族主義、民族文化有相當的關聯。CITEREF吴忠良2006

人物编辑

歷任總幹事:諸葛麒陳訓慈胡煥庸向達

指導員:柳詒徵竺可楨梁啟超徐則陵白眉初王毓湘陳衡哲顧泰來朱進之蕭純錦曾膺聯杜景輝等。

南高史地研究會,除指導員多學界翹楚外,其成員及弟子對中國歷史學、地理學等方面的發展貢獻極巨,湧現出了多位中國現代歷史、地理諸多學術領域的奠基者、開拓者,如張其昀胡煥庸鄭鶴聲王庸等等。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吴忠良. 南高史地学派与中国史学会. 历史学. 2005, (第4期). 

參考文獻编辑

  1. ^ 吴忠良. 传统与现代之间:南高史地学派研究. 华龄出版社. 2006-12. ISBN 7-80178-424-3. 
  2. ^ 陈宝云. 学术与国家:《史地学报》及其学人群研究. 安徽教育出版社. 2010-04. ISBN 978-7-5336-51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