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占婆第五王朝(758年至859年[1]),為占婆國的一段歷史時期,中國典籍稱此一時期的占婆國號為「環王」。約於757、758年左右,占婆國中的要人尊奉來自賓童龍(Panduranga)的貴族畢底邠陀羅跋摩(Prithivindravarman)為王,第五王朝由此開始,經歷五位君主,存在約一百年,至毗建陀跋摩三世(Vikrantavarman III)死時,因沒有繼承人,遂由第六王朝所取代。第五王朝時期裡,曾與中國唐朝真臘等鄰國發生軍事衝突,占婆取得若干勝利,奪得部份土地。此外,第五王朝時期與南中國海一帶的爪哇進行文化往來,使占婆的建築藝術受到感染和影響。

目录

國號编辑

大約相當於第五王朝這一時段裡,中國文獻稱占婆國為「環王」或「環王國」。據中國史籍《唐會要》卷九十八《林邑國》及《新唐書·南蠻下·環王》所載,「環王」國號於唐肅宗至德以後使用,不以「林邑」為號。[2]法國學者喬治·馬司培羅指出,此一名稱的對譯,在占婆文梵文裡都無法尋譯原名。[3]

另外,《資治通鑑》卷二百一十九裡提到:「初,林邑王范真龍為其臣摩訶漫多伽獨所殺,盡滅范氏。國人立其王頭黎之女為王,不能治國,更立頭黎之姑子諸葛地,謂之環王,妻以女王。」[4]然而,諸葛地即位時間是唐朝的貞觀永徽之際,亦即占婆史上的第四王朝當中,與第五王朝相距近百年。

至於占婆國的碑誌資料方面,據喬治·馬司培羅稱,從已發現的碑銘當中,皆稱「占婆王」或「占婆國」,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名號。馬司培羅推斷,「環王之稱」若非第五王朝諸王的尊號,便可能與王室發源國土之名有關。[5]

王朝盛衰编辑

約757年,占婆第四王朝末王律陀羅跋摩二世(Rudravarman II)去世,國中的顯要人物便奉畢底邠陀羅跋摩(Prithivindravarman)為「此國惟一君王」,第五王朝於此展開。據學者喬治·馬司培羅指出,畢底邠陀羅跋摩的來歷為南方檳榔部落賓童龍(Panduranga)諸侯大族,又從占婆碑銘得知其在位期間,所控國土北至橫山,南抵吉蔑國境,國內「諸物豐饒,翦滅盜賊」,治績有一定水準。[6]

在第二位君主薩多跋摩(Satyavarman,畢底邠陀羅跋摩之甥,活躍時期約為774年至784年前後)時,遇上來自馬來爪哇的海盜侵擾。據「衙莊之浦那竭羅碑」所載,古笪(Kauthara,今越南芽莊)便遭到一次入寇,薩多跋摩下令「以舟載諸兵將逐擊之海上」,憑著海軍力量加以打擊。另外,薩多跋摩又曾在賓童龍修建壯麗居所。[7]

第三位君主因陀羅跋摩一世(Indravarman I,薩多跋摩之弟,活躍時期約為787年至801年前後)時,據碑銘文獻所顯示,他內治昌明。至於對外方面,因陀羅跋摩一世與第四位君主訶梨跋摩一世(Harivarman I,因陀羅跋摩一世之妹壻,活躍時期約為803年至817年左右)一樣,均有甚為頻繁的軍事擴張行動。據中國典籍《新唐書》記載,貞元十八年農曆十二月(西曆約為802年至803年之交),曾一度攻陷唐朝安南地區的驩州愛州二地。[8]另據碑銘記載,訶梨跋摩一世曾數次擊敗吉蔑軍隊。[9](詳見下)

至第五位君主(末代)毗建陀跋摩三世(Vikrantavarman III,訶梨跋摩一世之子)於逝世後,因沒有子嗣,於860年,由來自北方椰子部落阿摩羅婆胝人士因陀羅跋摩二世(Indravarman II,占婆第六王朝首位君主)繼位,第五王朝至此終結。[10]

對外關係编辑

與唐關係编辑

中國唐朝占婆第五王朝的北鄰,雙方曾在現時越南中部地區發生過激烈交戰。

占婆政府自第四王朝以後,曾一度中斷對唐的朝貢訪問。到第五王朝第三位君主因陀羅跋摩一世,曾設法與唐朝修好,於793年遣使向唐致送犀牛,唐人亦把來使帶到太廟[11]不過其後,或許因唐人未能厚待其使,又或許占婆政府認為朝貢沒益處,於是貢使又廢止。[12]

據中國史籍所載,訶梨跋摩一世在位時的802年末、803年初(貞元十八年農曆十二月),「環王陷驩、愛二州」,入侵唐朝安南都護府轄地(驩州越南乂安省河靜省等地;愛州清化省地區)[13]。但其後,唐朝亦予以還擊。809年,占婆軍再入寇安南,但卻被安南都護所擊敗,占婆原先所設置的「驩、愛州都統」被擒獲,且損失甚巨,被唐軍「斬三萬級,虜王子五十九人,獲戰象、舠、鎧」。[14]到824年農曆十一月,占婆與黃洞蠻聯合,攻陷陸州,殺當地刺史葛維[15]

與吉蔑關係编辑

占婆的另一鄰國、位於印支半島吉蔑(又稱真臘),在第五王朝時,曾分裂成水真臘陸真臘,所以法國學者喬治·馬司培羅推斷「占婆或乘亂侵入,亦意中必有之事。[12]

訶梨跋摩一世在位時,便對吉蔑邊境進行侵略,由將領波羅(Par)率軍數勝吉蔑軍隊。據「衙莊浦那竭羅碑」提到,占軍「破其如密林之城,如象之民,如獅之王。」喬治·馬司培羅指出,訶梨跋摩一世在位時,適逢是吉蔑重要君主闍耶跋摩二世在位時期,而吉蔑方面的史書未有記載敗於占人之事,故此,波羅的所謂戰勝,為邊境之侵略,而且有誇大其辭。[16]

與馬來、爪哇等地區關係编辑

第五王朝時期,占婆曾與來自馬來爪哇地區的海盜周旋。薩多跋摩曾於774年派海軍施以還擊。到因陀羅跋摩一世時的787年,馬來海盜又來進犯,並作出破壞,焚毁神祠,掠奪寶物,殺掠戰士、奴婢等等。[17]

不過,占婆在第五王朝及其前後,即7世紀至10世紀期間,在文化上深受爪哇影響,這在建築方面較為明顯,出現了史學界稱之為「印度─爪哇式建築」的建築藝術。[18]

第五王朝諸王簡表编辑

君王 占名 與前王關係 在位年代
畢底邠陀羅跋摩 Prithivindravarman 約758年即位
薩多跋摩 Satyavarman 畢底邠陀羅跋摩之甥 約774年至784年間繼位
因陀羅跋摩一世 Indravarman I 薩多跋摩之弟 約787年至801年間繼位
訶梨跋摩一世 Harivarman I 因陀羅跋摩一世之妹壻 約803年至817年間繼位
毗建陀跋摩三世 Vikrantavarman III 訶梨跋摩一世之子 約854年前後

※本圖表參照喬治·馬司培羅《占婆史·占婆諸王年表》,及D G E Hall《東南亞史》(A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製成。[19]

注釋编辑

  1. ^ 「第五王朝」的劃分及時間上下限,茲參照喬治·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4-49頁。
  2. ^ 王溥《唐會要》卷九十八《林邑國》,北京中華書局版,1751頁;歐陽修等《新唐書·南蠻下·環王》,北京中華書局版,6298頁。
  3.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4頁。
  4. ^ 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二百一十九,唐肅宗至德元載,北京中華書局校注本,7011頁。
  5.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4-45頁。
  6.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5-46頁。
  7.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6頁。
  8. ^ 歐陽修等《新唐書·德宗皇帝本紀》,北京中華書局版,204頁。
  9.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7-48頁。
  10.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及第五章《占城》,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9至50頁。
  11. ^ 王溥《唐會要》卷九十八《林邑國》,北京中華書局版,1751頁;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7頁。
  12. ^ 12.0 12.1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7頁。
  13. ^ 歐陽修等《新唐書·德宗皇帝本紀》,北京中華書局版,204頁;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7-48頁。
  14. ^ 歐陽修等《新唐書·南蠻下·環王》,北京中華書局版,6298頁;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8頁。
  15. ^ 歐陽修等《新唐書·敬宗皇帝》,北京中華書局版,228頁。
  16.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8頁。
  17. ^ 馬司培羅《占婆史》第四章《環王國及賓童龍之霸》,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46-47頁。
  18. ^ 尼古拉斯·塔林主編《劍橋東南亞史》(第一冊)第四章《以掠奪為基礎的占婆的政治經濟》,雲南人民出版社中譯本,213頁。
  19. ^ 喬治·馬司培羅《占婆史·占婆諸王年表》,臺灣商務印書館中譯本,115頁;D.G.E. Hall: A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 (Published by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1968), Appendix, P.928.

參考文獻编辑

參考網頁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