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尚書冤詞

古文尚書冤詞》八卷,清人毛奇齡撰。

东晋豫章内史梅赜献《古文尚书》五十八篇,自南宋以来,一直被懷疑是伪書,至清朝阎若璩作《尚书古文疏证》,列举诸多论据而力证其伪,自此,《古文尚书》之伪遂成定论。[1]毛奇龄有所不滿,作《古文尚书冤词》加以反驳。全书分总论、今文尚书、古文尚书、古文之冤始于朱氏、古文之冤成于吴氏、书篇题之冤、书序之冤、书词之冤、书字之冤等十部分,专为《古文尚书》申“冤”。例如,毛奇齡斷定《道經》是對《尚書》經的尊稱,為了證明其說,他援引漢代緯書《易通卦驗》云:“燧人在伏羲前寘刻《道經》,以開三皇五帝之書。”此說過於遷強,不足以取信於一般學者。[2]四库馆臣高度重視《尚书古文疏证》,认为毛奇龄的《古文尚书冤词》不过就是强词夺理。

注釋编辑

  1. ^ 趙執信〈潛丘先生墓誌并銘〉曰:「少讀《尚書》,多所致疑,謂自孔安國至梅頤幾五百年,中間半出傅會,遂著《疏證》。復為《朱子尚書古文疑》,以申其說。《疏證》迄未成書,而所引類魏、晉以前書,浩然不可窺其涯矣。”(《閻若璩年譜.附錄:潛丘先生 墓誌并銘》,頁147)杭世駿〈閻若璩傳〉曰:“讀《尚書》至《古文》諸篇,以為自孔安國至梅頤,遙遙幾 五百年,使其書果有,不應中間無見者。又讀《朱子》及吳草廬《纂言》,時時有疑,疑即有辨,著《疏證》,蓋自二十歲始。復為《朱子尚書古文疑》以申其說。”(《閻若璩年譜.附錄:閻若璩傳,頁151-152)
  2. ^ 程晉芳《青溪文集.附錄.綿莊先生墓志銘》曰:“始,先生少時,見毛氏《古文尚書冤詞》袒護梅氏《書》,乃為《古文尚書冤冤詞》以攻之,又著《晚書訂疑》推拓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