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悦

司马悦(462年-508年11月15日),字庆宗河内郡温县(今河南省焦作市温县)人,出自三祖司马氏琅琊房,北魏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司空公、琅琊康王司马金龙第三子[1],北魏官员。

司馬悅
北魏漁陽莊開國縣子
北魏豫州刺史
國家北魏
時代南北朝
主君北魏孝文帝北魏宣武帝
慶宗
封爵漁陽縣開國子
氏族司馬氏
籍貫河內溫縣
(今河南省焦作市溫縣
出生北魏文成帝和平三年(462年)
逝世北魏宣武帝永平元年十月七日
508年11月15日(508歲-11-15)(45-46歲)
豫州
諡號

生平编辑

司马悦虚龄十四时以功臣子弟担任禁卫军,太和年间,北魏设置司州,司马悦被选中担任司州主簿,很快升任司空司马、大将军司马,外任立节将军建兴郡太守。当时咸阳王元禧出任司州牧,朝廷以司马悦出任宁朔将军司州别驾,辅佐元禧。司马悦的儿子司马朏华阳公主,女儿司马显姿元恪贵嫔。司马悦升任太子左卫率河北郡太守[2][1]

魏宣武帝元恪初年,司马悦出任镇远将军豫州刺史。当时有汝南郡上蔡人董毛奴,携带五千钱死在路上。郡县都怀疑是百姓张堤打劫,又在张堤家中找到五千钱。张堤害怕拷打,就自行承认杀了人。罪案送到豫州后,司马悦观色察言,怀疑案子不实。司马悦引见董毛奴的哥哥董灵之,对他说:“杀人抢钱,当时困顿窘迫,应该有所遗留,这个贼人到底留下了什么东西?”董灵之说:“只留下一个刀鞘而已。”司马悦拿刀鞘观察,说:“这不是董毛奴乡邻所为。”司马悦召见州城的刀匠给他们看刀鞘,有个叫郭门的上前说:“这刀鞘是我亲手制作,去年卖给了外城居民董及祖。”司马悦逮捕了董及祖,责问他说:“你为什么杀人抢钱留下刀鞘?”董及祖从实认罪,董灵之又在董及祖身上董毛奴身穿的黑色短衣,董及祖被依法处死。司马悦审查案件,大多是这样,豫州在魏收完成《魏书》的年代都还在称赞司马悦[3][4]

正始元年(504年),司马悦担任别将,和镇南将军元英进攻义阳并攻克[5]。八月,魏宣武帝诏令改南梁司州郢州,以司马悦出任征虏将军、郢州刺史。梁武帝萧衍派遣豫州刺史马仙琕,左军将军、永阳戍主陈可等人率领一万军队,从三关南六十里凭借山势建城,名为竹敦,又派遣辅国将军、济阴太守蓟沛率领两千精兵驻守竹敦。南梁之后又在关南四十里麻阳旧栅建城,马仙琕轻骑来往东西为调度。关南的百姓多数心存观望。被司马悦命令西关统军诸灵凤突然袭击,击败南梁,烧光南梁的城楼储备,俘虏蓟沛和辅国将军、军主刘灵秀[6]。魏宣武帝诏令说曰:“司马悦首先谋取义阳,征战掠地获得胜利。况且他离开京城已久,多次请求回朝。准许满足他的心愿,让他前来朝廷。”魏宣武帝很快诏令司马悦以本将军出任豫州刺史。之后论及义阳的功勋,封司马悦为渔阳县开国子,食邑三百户[7][8]

永平元年,豫州城百姓白早生图谋叛逆,十月七日(508年11月15日),白早生将司马悦斩首后把首级送给南梁[9][10][11][12],司马悦时年虚岁四十七。魏宣武帝派遣中黄门缑荣监护丧事,赠予帛一千匹[1]。很快邢峦收复悬瓠,魏宣武帝诏令说:“司马悦突然遭遇横祸,身首异处,作为国家的亲戚和昔日的功臣,特别应当悼念。主书董绍,奉命执行公务,在异国被关押,值得怜悯。尚书可以斟酌敌将齐苟儿等四人中遣散二人,敕令扬州负责移送,换取司马悦的首级和董绍,迎接回籍,抚慰死者和生者。”永平四年二月丁卯朔十八日甲申(511年4月1日),司马悦葬于温县西乡岭山南侧,朝廷派遣谒者赠予司马悦平东将军青州刺史,赐给帛三百匹,谥号[1]。儿子司马朏继承爵位[13][8]

住所编辑

司马悦的住宅位于洛阳城东东安里,与济州刺史刁宣、幽州刺史李䜣、豫州刺史公孙骧为邻居[14]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 司马楚之,北魏侍中、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琅琊贞王[1]

父母编辑

  • 司马金龙,北魏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司空公、琅琊康王[1]
  • 钦文姬辰,北魏侍中、太尉、陇西王、直勤贺豆跋之女

兄弟姐妹编辑

  • 司马延宗
  • 司马纂,北魏河內邑中正
  • 司马徽亮,北魏琅邪公

子女编辑

  • 司马朏,北魏镇远将军、员外散骑常侍、渔阳县子
  • 司马彦,北魏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利州刺史、平阳县开国子[15]
  • 司马显明,长女,嫁北魏宣威将军、定州抚军府长史高雅[16]
  • 司马显姿,第三女,魏宣武帝第一贵嫔夫人
  • 司马裔,遗腹子,北周使持节、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西宁州刺史、琅邪定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持節督豫州諸軍事征虜將軍漁陽縣開國子豫州刺史司馬悅墓誌」君諱悅,字慶宗,司州河內溫縣都鄉孝敬里人也。故侍中征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貞王之孫,故侍中開府儀同三司吏部尚書司空公康王之第三子。先是庶姓猶王,封」琅琊王。故貞康二世,并申上爵。君稟靈和之純氣,含雄姿於岳瀆,神識超暢,玄鑒洞發。」梗概之風,岐嶷而越倫;卓爾之秀,總角而逸群。臨艱亢節,建貞白之操。所謂金聲玉振」之也。年十四,以道訓之冑,入侍禁墀。太和中,司牧初開,綱詮望首。以君地極海華,器識」明斷,擢拜主簿,俄遷司空大將軍二府司馬。讚務台鉉,釐格地里。」皇轝遷洛,肇建畿域,澄簡九流。帝弟咸陽王,以親賢之寄,光蒞司牧,博選英彥。自非」人地僉允,莫居綱任。以君少播休譽,令名茂實,除寧朔將軍司州別駕。翼佐徽猷,風光」治軌。君識遵墳典,庭訓雍緝,男降懿主,女徽貴賓,姻婭綢疊,戚聯紫掖。出撫兩邦,惠化」流詠。再牧郢豫,江黔被澤。折勝籌略,經謨周遠,謀\拔義陽,略定隨陸,席卷三關,開疆千」里。動績驟彰,再蒞豫土,釁機竊發,禍起非慮。春秋卌有七,永平元年十月七日薨於豫」州。皇帝哀悼,朝野悲歎,死生有命,脩短定期。斯賢而遇斯禍,以其新拔,眾窘可知。遣」中黃門緱榮顯弔祭,贈帛一千匹,營護喪事。越四年二月丁卯朔十八日甲申卜窆于」溫縣西鄉嶺山之陽。朝遣謁者,策贈平東將軍青州刺史,謚曰莊,禮也。乃刊幽石,式照」芳烈。其辭曰:」赫赫洪宗,振暉四海,〔瓊〕根玉葉,世為魏宰。君承華液,誕姿淑靈,玄鑒洞照,敏智早成。在」家孝睦,忠蹇王庭,比玉之潤,方響金聲。如彼孤松,干雲乃青,如彼皎冏,褰霧獨明。肅警」龍驎,兩宮荷榮,東閣西臺,出處有聲。分竹二邦,化流民詠,作牧郢豫,威振邊城,綏荒柔」附,澤沾江氓。功立名章,宜享遐齡,如何遭命,迫然潛形。卜窆有期,兆宅嶺山,飛旌翩翩,」將宅幽鰥。扃關既掩,霜生壟間,式刊玄石,永祀標賢。」大魏永平四年歲在辛卯二月丁卯朔十五日辛己建。
  2. ^ 《魏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五》:悦,字庆宗。自司空司马出为立节将军、建兴太守,转宁朔将军、司州别驾。迁太子左卫率、河北太守。
  3. ^ 《魏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五》:世宗初,除镇远将军、豫州刺史。时有汝南上蔡董毛奴者,赍钱五千,死在道路。郡县疑民张堤为劫,又于堤家得钱五千。堤惧拷掠,自诬言杀。狱既至州,悦观色察言,疑其不实。引见毛奴兄灵之,谓曰:“杀人取钱,当时狼狈,应有所遗,此贼竟遗何物?”灵之云:“唯得一刀鞘而已。”悦取鞘视之,曰:“此非里巷所为也。”乃召州城刀匠示之,有郭门者前曰:“此刀鞘门手所作,去岁卖与郭民董及祖。”悦收及祖,诘之曰:“汝何故杀人取钱而遗刀鞘?”及祖款引,灵之又于及祖身上得毛奴所著皂襦,及祖伏法。悦之察狱,多此类也。豫州于今称之。
  4. ^ 《北史·卷二十九·列传第十七》:悦字庆宗,历位豫州刺史。时有汝南上蔡董毛奴者,赍钱五千,死于道路。郡县人疑张堤为劫,又于堤家得钱五千,堤惧掠,自诬言杀。至州,悦观色,疑其不实。引见毛奴兄灵之,谓曰:“杀人取钱,当时狼狈,应有所遗,得何物?”灵之曰:“唯得一刀削。”悦取视之,曰:“此非里巷所为也。”乃召州内刀匠示之。有郭门前曰:“此刀削,门手所作,去岁卖与郭人董及祖。”悦收及祖诘之,及祖款引。灵之又于及祖身上得毛奴所衣皂襦,及祖伏法。悦察狱,多此类也。
  5.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少孤贫,而清苦自立,太守司马悦召为中正。悦为别将,军征义阳,引为中兵参军。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五》:魏置郢州于义阳,以司马悦为刺史。上遣马仙琕筑竹敦、麻阳二城于三关南,司马悦遣兵攻竹敦,拔之。
  7. ^ 《魏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五》:悦与镇南将军元英攻义阳,克之。诏改萧衍司州为郢州,以悦为征虏将军、郢州刺史。萧衍遣其豫州刺史马仙琕,左军将军、永阳戍主陈可等率众一万,于三关南六十里因山起城,名为竹敦,遣其辅国将军、济阴太守蓟沛精卒二千以戍之。后于关南四十里麻阳旧栅起城,仙琕轻骑东西为之节度。关南之民,多怀两望。悦令西关统军诸灵凤掩击,败之,尽燔其城楼储积,擒蓟沛及其辅国将军、军主刘灵秀。诏曰:“司马悦首谋义阳,征略有捷。且违京既久,屡请入朝。可遂此志,听其赴阙。”寻诏以本将军为豫州刺史。论义阳之勋,封渔阳县开国子,食邑三百户。
  8. ^ 8.0 8.1 《北史·卷二十九·列传第十七》:俄与镇南将军元英攻克义阳,诏改梁司州为郢州,以悦为刺史。改为豫州刺史,论前勋,封渔阳子。永平元年,城人白早生谋为叛,遂斩悦首送梁。诏扬州移购悦首,赠青州刺中,谥曰庄子。子朏袭。
  9. ^ 《魏书·卷八·帝纪第八》:豫州彭城人白早生杀刺史司马悦,据城南叛,萧衍遣将齐苟仁等四将以助之。
  10.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冬十月,豫州彭城人白早生杀刺史司马悦,据城南叛。
  11. ^ 《魏书·卷一百五之四·志第四》:是岁,豫州人白早生杀刺史司马悦,以城降梁,遣尚书邢峦击之。
  12.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七》:冬,十月,魏悬瓠军主白早生杀豫州刺史司马悦,自号平北将军,求援于司州刺史马仙琕。
  13. ^ 《魏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五》:永平元年,城人白早生谋为叛逆,遂斩悦首,送萧衍。既而邢峦复悬瓠,诏曰:“司马悦暴罹横酷,身首异所,国戚旧勋,特可悼念。主书董绍,衔命公行,囚漂殊域,事可矜愍。尚书可量贼将齐苟儿等四人之中分遣二人,敕扬州为移,以易悦首及绍,迎接还本。用慰亡存。”赠平东将军、青州刺史,赐帛三百匹,谥曰庄。子朏袭爵。
  14. ^ 《洛阳伽蓝记·卷二·城东》:庄严寺在东阳门外一里御道北,所谓东安里也。北为租场。里内有驸马都尉司马悦、济州刺史刁宣、幽州刺史李真奴、豫州刺史公孙骧四宅。
  15. ^ 《隋代司马融墓志考》, 《中原文物》, 2009年, (第3期): 94–98 
  16. ^ 《河北景县北魏高氏墓发掘简报》, 《文物》, 1979年, (03期): 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