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济

司马济(3世紀-311年5月5日),河内郡温县(今河南省焦作市温县)人,曹魏司隶从事、安城亭侯司马通之孙,任城景王司马陵之子[1],晋朝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司馬陵去世后,司马济被册立为任城王,官拜散骑侍郎给事中散骑常侍辅国将军,与东海王司马越一起前去项城[1]永嘉五年四月戊子311年5月5日),石勒发兵追赶东海王司马越的送丧队,太尉王衍、襄阳王司马范、任城王司马济、武陵庄王司马澹、西河王司马喜、梁怀王司马禧、齐王司马超吏部尚书刘望廷尉诸葛铨尚书郑豫、豫州刺史刘乔、太傅长史庾敳等都被活捉,坐于幕府之下,石勒询问西晋覆灭的缘故,王衍详细的叙说了灾祸与失败的缘由并声称不关自己的事,石勒很生气,叫左右将他扶出去。司马济等人畏惧死亡,纷纷陈述自己的见解,只有襄阳王司马范神色自若,呵斥众人说:“今日之事,还要说些什么!”石勒问孔苌说:“我在天下间行走多时,还从没见过这种人,需要留下他们吗?”孔苌回答说:“他们都是晋朝的王公大臣,终究不可以为我们所用。”于是石勒把王公大臣领到外面害死,当夜王衍被人推倒墙壁压死[2][3][4]。司马济的两个儿子也被俘获[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晋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七》:任城景王陵字子山,宣帝弟魏司隶从事安城亭侯通之子也。初拜议郎。泰始元年,封北海王,邑四千七百户。三年,转封任城王,之国。咸宁五年薨,子济立。拜散骑侍郎、给事中、散骑常侍、辅国将军。随东海王越在项,为石勒所害,二子俱没。
  2. ^ 《晋书·卷五·帝纪第五》:四月戊子,石勒追东海王越丧,及于东郡,将军钱端战死,军溃,太尉王衍、吏部尚书刘望、廷尉诸葛铨、尚书郑豫、武陵王澹等皆遇害,王公已下死者十馀万人。
  3. ^ 《资治通鉴·卷八十七·晋纪九》:夏,四月,石勒帅轻骑追太傅越之丧,及于苦县宁平城,大败晋兵,纵骑围而射之,将士十馀万人相践如山,无一人得免者。执太尉衍、襄阳王范、任城王济、武陵庄王澹、西河王喜、梁怀王禧、齐王超、吏部尚书刘望、廷尉诸葛铨、豫州刺史刘乔、太傅长史庾敳等,坐之幕下,问以晋故。衍具陈祸败之由,云计不在己;且自言少无宦情,不豫世事;因劝勒称尊号,冀以自免。勒曰:“君少壮登朝,名盖四海,身居重任,何得言无宦情邪!破坏天下,非君而谁!”命左右扶出。众人畏死,多自陈述。独襄阳王范神色俨然,顾呵之曰:“今日之事,何复纷纭!”勒谓孔苌曰:“吾行天下多矣,未尝见此辈人,当可存乎?”苌曰:“彼皆晋之王公,终不为吾用。”勒曰:“虽然,要不可加以锋刃。”夜,使人排墙杀之。济,宣帝弟子景王陵之子;禧,澹之子也。
  4. ^ 《晋书·卷一百零四·载记第四》:先是,东海王越率洛阳之众二十馀万讨勒,越薨于军,众推太尉王衍为主,率众东下,勒轻骑追及之。衍遣将军钱端与勒战,为勒所败,端死之,衍军大溃,勒分骑围而射之,相登如山,无一免者。于是执衍及襄阳王范、任城王济、西河王喜、梁王禧、齐王超、吏部尚书刘望、豫州刺史刘乔、太傅长史庾敳等,坐之于幕下,问以晋故。衍、济等惧死,多自陈说,惟范神色俨然,意气自若,顾呵之曰:“今日之事,何复纷纭!”勒甚奇之。勒于是引诸王公卿士于外害之,死者甚众。勒重衍清辨,奇范神气,不能加之兵刃,夜使人排牆填杀之。
前任:
司馬陵
晉朝任城王
284年—311年
繼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