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同化Cultural assimilation),或同化政策社會學上是指個人或團體,被融入非原本,但具社會支配地位的民族傳統文化的過程。同化原本是生物學概念(参见同化 (生物学)),後來被社會學借用。

同化定義编辑

也被稱之為「內化」,指非主流團體被主流團體同化;非主流團體成員習得主流團體的特質,而逐漸被接受成為主流團體的一部分[1]。同化被同化者通常是外地來的移民少數民族。由于生活在非原本社會中或與其接觸,慢慢失去大部份原來的文化特點;並接受非原本社會的特點。變化直到與非原本社會的成員無法區分為止。

同化並不指種族上或其他生理上的融合,雖然這種融合與同化有莫大關聯。

世界各地的同化情況编辑

有學者認為徹底同化很少見,以歐洲為例,雖然當地各民族歷經多次被征服及強制同化,但卻沒有因此融為一體,反而分化出更多民族; 但美國、尤其中國就幾乎相反。

而比較值得注意的同化例子是美國,例如美國的黑人,多数原是來自非洲的黑奴,現在極大多數已忘却本身文化;另外移民美國的歐洲各國人也多數在兩三代內幾乎完全被同化。不过,后一种情况并不止发生在美国。意大利、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在19世纪曾有数量可观的人口移居拉丁美洲,然而始终没有任何一个拉美国家将意大利语德语法语等语言定为本国的官方语言。

另一個出現徹底文化同化的例子就是中國,由秦始皇厲行書同文政策之後,其他受影響的外族在後來幾乎被漢文化徹底同化; 在古代中國,秦始皇于公元前221年統一中國後,下令書同文,命李斯依據周朝大篆,编成小篆,通行全國,原本有不同文字的六國遺民被同化;而後秦朝继续擴張版圖,征服了陸梁地,赵佗仍未建立南越國之前,遂定南越(即岭南地区),以為桂林郡南海郡象郡等三郡,即今天的福建廣東廣西等地,當地原居住着越人,但因為漢帝國大幅擴張並採用類似秦始皇的文化政策也被徹底同化為漢族。

同時,在中國歷史當中也有外族政權自行徹底同化成漢族的事例; 例如在南北朝時期由拓跋氏鮮卑人所建立的北魏時,魏太武帝拓跋燾開始大量使用漢族高門入朝做官,亦採用魏晉官制,而北魏第七任皇帝魏孝文帝元宏親自操刀的漢化改革運動則最為徹底,不僅在官吏、政治、經濟制度完全改用漢制,並強力推行鮮卑人改穿漢服、改漢姓、說漢語、易漢俗,甚至遷都洛陽以改變己族戶籍; 這種徹底措施讓當時的胡漢矛盾快速消失,雖然此作為導致北魏發生了反漢化的六鎮之亂,以及導致國家分裂的河陰之變等事,但也直接導致定居中原的鮮卑人完全融入漢族,亦影響了後來的隋朝皇室甚至唐朝皇室的早期族系結構。而完顏氏女真人建立的金朝也有類似結局: 自開國皇帝金太祖完顏阿骨打開始就有相當的漢文化影響,也有漢名完顏旻; 後繼者金太宗完顏晟侵滅北宋奪得中原金熙宗完顏亶初步接受了中原皇帝傳統的嫡長子繼承法和以漢式尚書省為中心的金朝官制,金廢帝完顏亮遷都中都金世宗完顏雍成功同時利用漢式科舉和辦學制度兼強化女真獨有猛安謀克制度成功穩定國家發展,史稱大定之治; 而漢化極深的金章宗完顏璟甚至因長期與文人吟詩作對而不理國政而導致國家衰落,更相當程度導致女真族不斷加強漢化速度,即使有金世宗早期仍然嘗試以倡導學習女真字女真語也沒法阻止; 而金朝被蒙古人、宋人徹底消滅後,定居中原的女真人也被快速漢化,只剩東北地區方向尚有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部,其中建州女真就是16世紀初期崛起的滿族的基礎,兩者也有相似命運(見下段)。

另外,中国融合的历史从清朝入关就展開,如剃发易服之后汉人穿着改为马褂和袍子,以及汉人发型被满化。然而,爱新觉罗氏的皇帝没有一个不会说汉语的,如康熙帝雍正帝乾隆帝等,甚至是後金王朝的創立者努爾哈赤以及繼承者皇太極也有足夠的漢語書寫、交流能力;另外羁留汉地的滿洲族在民国成立之后普遍文化程度较滿洲滿族高,同时,这种融合也不是单向的,即不能认为滿人完全蜕变为汉人,实际上汉人在很多习俗、语言等方面也被滿人影響。进入东北地区的汉人,除入关之前汉军八旗之类的满洲化外,其后汉人仍有持续满化的进程(如思想上完全滿化,終身以滿清遺老自居的漢人鄭孝胥)。然而,自滿清皇朝前期開始,作為滿族重要文化之一的滿語在皇室內部亦開始式微[2]漢語反而不斷取代滿語,成為朝廷內部日常交流以至民間交流的主母語[3],在清皇朝崩潰後約百年,連東北的滿族人也被快速漢化(尤其在語言、文字、文化上)[4][5],今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子村是中国最后使用满语的社区,一般认为他们是齐齐哈尔水师营营丁后裔。有观点认为他们是清代满洲化汉族流人与营丁及当地民族融合后的后代。在满族人使用汉语的当代社会,他们却成为仅剩的满语人群[6]

然而,在中國歷史上亦有一些外族政權同化不成功的案例: 例如契丹族建立的遼朝開國皇帝遼太祖耶律阿保機本身雖也接受漢式皇帝世襲制度,也平定了反漢式繼承製的諸弟之亂,他亦崇拜孔子,先後於上京建國子監,府、州、縣設學,以傳授儒家學說,又建立孔子廟; 繼承者遼太宗耶律德光趁後晉內亂一度侵奪中原並採用漢式五德終始說自居正統;遼聖宗常閱讀《貞觀政要》、道宗愛看《論語》等;遼道宗時,契丹以“諸夏”自稱,道宗又說“吾修文物,彬彬不異中華。”[7]教育方面實行設學養士和科舉取士[8],但是遼太祖也獨創了契丹文字,遼太宗雖奪得中原但因不善管理(尤其濫用打草穀搶掠漢人)而被漢人猛烈反制並被擊退,同時遼世宗耶律阮晚期亂政、遼穆宗耶律璟不理朝政下,遼朝逐步無力繼續南下中原,在十一世紀掘起的宋朝又經過了長達25年的宋遼戰爭後確立了兩國的均勢,使遼朝終其一生更加沒法侵奪中原,直到遼天祚帝耶律延禧長期亂政導致女真人完顏阿骨打崛起建立金朝,并被宋朝聯合擊破,其殘部只好西遷到現今新疆一帶重建西遼, 自此大幅削弱漢文化對其的影響力,最後被成吉思汗領導下大幅崛起的蒙古帝國徹底摧毀,契丹人自此從歷史上消失,而終期一生保持獨立地位並沒被漢化。

另外,對中國歷史影響極深的另一遊牧民族蒙古族也是另一個同化不完全的外族政權,如成吉思汗大幅崛起並創立蒙古帝國時,除了殲滅西夏西遼以及重創金朝外,他只是接受了被其控制的漢人以皇帝稱呼其蒙古大汗身份,所有習俗仍依循蒙古傳統習俗; 後繼者窩闊台大汗在聯合南宋殲滅金朝後奪得中原,接受漢化契丹族大臣耶律楚材建議利用漢制管治中原,亦以戊戌選試吸納中原人才,而貴由大汗不理國政、蒙哥大汗死在征伐南宋路上亦導致蒙古帝國漢化停止; 直至元世祖忽必烈建立元朝兼戰勝保守派繼承人阿里不哥蒙古帝國分裂成四大汗國後才恢復漢化,例如樹立太廟、改蒙稱元、完善法制、定都大都、殲滅南宋奪取整個中華、重收京坑大運河等; 但直到元仁宗才採用漢式謫長子繼承法世襲皇帝地位,而元英宗英年早逝、元泰定帝任內天災不斷、元天順帝遭政變所殺、元文宗自己漢化素養高但受制燕帖木兒亂政朝廷、元明宗也被燕帖林兒毒殺、元寧宗早夭等打擊,導致元朝和蒙古族漢化裹足不前; 而元惠宗任內亦受制伯顏專權,推行漢化政策太慢(如至正新政),加上天災混亂,元惠宗自己在任內後期甚至不理朝政拖累,導致國內民變徹底爆發; 更被漢人朱元璋在應天府稱帝創立的明朝徹底打回漠北,元惠宗退回漠北後勉強以北元自居苟延殘存三代後,被韃靼瓦刺控制的蒙古族也中斷了和漢文化的交流, 即使到明朝末期的滿族後金皇朝,以至皇太極改號為皇朝再度征服蒙古族後,並分蒙古族為外蒙古喀爾喀蒙古本部、內蒙古喀爾喀左翼旗右翼旗, 但清朝對蒙古族採用的政策也嚴重阻擾蒙古族再度吸收漢文化的速度,直到清王朝因辛亥革命崩潰時,喀爾喀蒙古本部在首領博克多汗號召下脫離中國獨立,並趁著中華民國大陸時期多次軍閥內戰影響下逐步投向蘇聯,在蘇聯影響下採用俄式西里爾字母取代原先的蒙古文字,從國名蒙古人民共和國過渡至蒙古國完全獨立,其獨立地位最終也受到中國等國際社會廣泛承認; 內蒙古方面,從中華民國時期的重要軍閥仍有效控制,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內蒙古自治區),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漢化政策影響下亦續繼續漢化(如說漢語),但內蒙古內部所使用的傳統蒙古文字以及蒙古語系大體得到保留,蒙古族也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管治下其中一個少數民族繼續保留地位。

有學者認為,歐洲與中國的面積差不多,但欧洲分裂成多个国家;中国却始终能够统一,文字的差别是主要因素。地域辽阔,山阻水隔,使居住在各地的同一民族语言产生变化,拼音文字非常依赖“语音”,当“语音”产生变化后,修改文字符合“语音”是很自然的,加上拼音文字修改容易,造成欧洲的语文一路增多,语文有异则造成民族分裂,加上歐洲各國國勢和地理均等,所以欧洲始終分裂成多个民族;而汉字依赖“字形”,对语音的依赖不显著,且要修改汉字有一定难度,是以虽然中国各地区的汉语方言有异,但文字始终一样,加上歷代擁有大一統帝國的中原王朝滲透王朝、甚至是征服王朝的皇帝也厲行文化統一、尊儒政策,也大力消滅在大一統皇朝內部割據的地方勢力,因此中國即使曾多次分裂,但中原王朝強勢軍事統一下的文化統一仍在中國行之有效,更為中國大一統思想奠定永久性文化、語言、實力基礎。

組織同化编辑

組織同化過程是可被視為新成員了解、學習融入組織的過程,以器也組織為對象。Jablin (1987) 提出「同化」(assimilation),是指個體餐與,融入和離開組織之行為和認知過程,包含三階段:

先期性的的社會化(anticipatory socialization)是指個體進入組織之前的社會化的過程,包括之前對特定組織及特定職業所產生之想像、期望和所獲得之訊息等。

遭遇期(organizational encounter)是指新進員工剛進入組織的一段時期,主要的傳播內容集中在如何扮演角色、企業文化以及在此企業所知事情。

蛻變期(metamorphosis)是指組織員工度過新人的時期,會以一種內部成員的身分進行互動,也會以個人化的的過程與建立人際關係。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郭, 貞. 傳播理論. 新北市深坑區北深路三段260號8樓: 揚智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6: 521. ISBN 978-986-298-224-2. 
  2. ^ 行政院新聞局局版臺業字〇七七五號 莊吉發 雍正朝滿漢合璧奏摺校注 台北:文史哲出版社 中華民國七十三年十月初版
  3. ^ 满语消失的最后一瞬. 中国网. [2007年] (中文(简体)‎). 
  4. ^ http://www.china.com.cn/city/txt/2007-07/26/content_8584001.htm 满语消失的最后一瞬
  5. ^ 捍衛漢化:駁伊芙琳‧羅斯基之“再觀清代”
  6. ^ 陈文龙. 满洲化的流人与营丁融合的族人定居于嫩水边. 大话哈尔滨网站. 2017-09-07 [2018-05-18] (简体中文). 
  7. ^ 《松漠紀聞·卷上》:「大遼道宗朝,有漢人講《論語》,......至『夷狄之有君』,疾讀不敢講。則曰:『上世獯鬻、獫狁,蕩無禮法,故謂之夷。吾修文物彬彬,不異中華,何嫌之有!』卒令講之。」
  8. ^ 編輯部編輯(1992年):《中國文明史 宋遼金時期》遼代 第五章 〈儒學的傳播與教育的發展〉,第104頁。

參考資料编辑

  • 大英百科全書》:“同化”(assimilation)條目。
  • 郭貞等著 (2016) 。傳播理論第十一章組織傳播。新北市:揚智文化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