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名取号轻巡洋舰(日语:名取なとり Natori ?)是日本帝國海軍的一艘二等巡洋舰(轻巡洋舰),为长良级4号舰,属于5500吨级巡洋舰日语5500トン型軽巡洋艦的第二批次之一。本舰参与了太平洋战争,长期在南太平洋一带活动,在战争后期遭美军潜艇击中沉没,并以“名取奥德赛”(幸存者们以划艇返回菲律宾的行动)而闻名。

名取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なとり
名取号,1922年摄于长崎
名取号,1922年摄于长崎
概觀
艦種 轻巡洋舰
擁有國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大日本帝国
艦級 长良级
製造廠 三菱重工业长崎造船所
下訂 1919年
動工 1920年12月14日
下水 1922年2月16日
服役 1922年9月15日
結局 1944年8月18日被美军潜艇伏击沉没
除籍 1944年10月10日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5170[1]
滿載排水量 常备5570吨
全長 162.15米
全寬 14.17米
吃水 4.80米
鍋爐 舰本式锅炉12座[2]
动力 技本式蒸汽轮机4座[1]
功率 90,000匹馬力(67,000千瓦特)
最高速度 36(66.7公里每小時)
續航距離 5,000海里(9,300公里)/14(25.9公里每小時)[1]
乘員 440人[1]
偵搜系统 改装后
21号对空电探(雷达)1座
水下听音器1座
1130毫米探照灯3座
武器裝備 新造时
50倍径三年式140毫米单装炮7座计7门
40倍径三年式80毫米单装高射炮2座计2门
6.5毫米单装机枪2挺
八年式610毫米双联装鱼雷发射管4座计8门
鱼雷16枚
水雷48枚
改装后
50倍径三年式140毫米单装炮5座计5门
40倍径八九式127毫米双联装高射炮1座计2门
九六式25毫米三联装机枪2座计6挺
同双联装机枪2座计4挺
同单装机枪2座计2挺
八年式610毫米双联装鱼雷发射管4座计8门
裝甲 舷侧62毫米
上甲板30毫米
艦載機 水上飞机1架

本舰舰名来源于陸前國(今宮城縣内)的名取川日语名取川[2][1]

目录

舰历编辑

建成至战前编辑

名取号轻巡洋舰是大正年间,日本海军大量建造的5500吨级轻巡洋舰日语5500トン型軽巡洋艦中,长良级的3号舰,于1920年12月14日在三菱造船长崎造船所日语三菱重工業長崎造船所开工建造,1922年2月16日下水,1922年9月15日正式服役。

1927年12月,名取编列入第二舰队第2水雷战队(时任战队司令为馆明次郎日语館明次郎海军少将)并担任旗舰。

1932年至1933年前后,日军对名取进行了改装,在5、6号主炮之间安装了吴式二号三型推进器,原来的滑行导轨台也随之拆除。舰体的改动包括增大舰桥后部的甲板室,罗经舰桥加装封闭外板和帆布天篷;换装新式的4米测距仪(同级姊妹舰大多安装的是3.5米或4.5米测距仪,只有名取单舰采用4米测距仪);原两门76毫米高射炮改为两座双联装13毫米防空机枪,原两挺6.5毫米机枪改为7.7毫米机枪,并在原来滑行平台的位置安装一座英国维克斯双联装40毫米“砰砰”炮[3]

1933年5月,名取转入第一舰队第7战队。1935年11月,改编到驻佐世保的警备战队[4]。1936年12月,转入第一舰队第8战队(时任战队司令为南云忠一海军少将),参加了在南中国方面的行动。1938年12月,编入第五舰队第9战队,以馬公市为基地,进行在南中国的作战。

1937年,除鬼怒外的长良级5舰接受了第二次大改装。名取的改装包括将原有的3部900毫米探照灯更换成九二式1100毫米探照灯;两座双联装13毫米机枪更换为两座双联装25毫米机关炮。这次改装使得全舰满载吨位达到了将近8000吨,航速也减慢到32節(59.3公里每小時)。而居住条件比起改装前也要更差了。[5]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当天第八战队(由良名取鬼怒)即返回佐世保,准备为海军向上海增派部队一事进行护航。同年8月9日,上海发生“大山勇夫事件”,正在佐世保待命的第八战队和第一水雷战队立即搭载着12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前往上海,11日晚完成登陆[6]。13日八一三事变爆发,留守上海的日军舰艇立即投入战斗。17日早上,第八战队司令南云忠一海军少将率队(名取、由良、鬼怒、川内)进入黄浦江炮击大场、江湾一带的中国炮兵阵地[7]。22-23日,日本陆军组建的上海派遣军开始在吴淞、川沙口附近登陆,多艘日舰进行炮击支援[7]

1939年9月,转为预备舰,在舞鶴市为了作为旗舰而进行改造。

1940年,有关方面对名取实行改造,旨在加强防空和夜战能力[8]。11月,转为第二中国派遣舰队日语遣支艦隊(“第二遣支舰队”)第5水雷战队(时任战队司令为原显三郎日语原顕三郎海军少将)的旗舰。1941年4月,五水战编入第三舰队旗下,参加了入侵法屬印度支那的作战。

太平洋战争编辑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名取参加了日军对菲律宾的一系列作战[9]。12月10日,在日军进攻阿帕里英语Japanese invasion of Aparri的战斗中,美军B-17轟炸機空袭了日军登陆场,若干近失弹对名取造成轻伤,一个油库损坏泄露[10];舰上7人死亡,15人负伤。随后名取参加了林加延湾战役英语Japanese invasion of Lingayen Gulf。12月31日,名取编入马来亚部队,在第二次马来亚登陆作战中担任掩护角色。

1942年1月,名取加入兰印部队(日军对进攻荷属东印度的部队的称呼),参加了荷蘭東印度群島戰役中的爪哇岛登陆战。2月底,第七战队(最上三隈)、五水战(旗舰依然是名取)护送着第2师团的56艘运输船从金兰湾起程,目标直指巴达维亚[11]。3月1日0时前后,日军负责警戒登陆场的驱逐舰在夜色中,发现了美军重巡休斯敦号英语USS Houston (CA-30)和轻巡珀斯号英语HMAS Perth (D29)巽他海峡战役英语Battle of Sunda Strait爆发。原显三郎吸引两艘盟军巡洋舰远离登陆场,同时发信息请求第七战队两艘重巡的支援[11]。然而珀斯号发射的照明弹照亮了日军运输船,两舰遂对名取弃之不顾直奔登陆场,迫使五水战仓促应战。当晚五水战名取和各驱逐舰共发射了28枚鱼雷,无一命中;盟军巡洋舰用4枚鱼雷作为回应,也全部脱的[12]。01:19最上、三隈赶到,最终击沉了这两艘巡洋舰。另外01:30前后多枚鱼雷冲入万丹湾内,击沉日本运输船佐仓丸,重创龙城丸、蓬莱丸、龙野丸,第16军司令今村均中将落水。有作者认为这批鱼雷其实是日本人自己发射的鱼雷,由于九三式鱼雷出色的航程才导致了误击[13]

同年3月10日,名取作为第二南遣舰队第16战队(司令依然为原显三郎)的旗舰,与长良五十铃鬼怒一同,在东印度洋一带遂行警戒任务。12月1日,在帝汶岛附近,日军侦察机发现了一支澳大利亚舰队(护航艇阿米代尔号英语HMAS Armidale (J240)卡索曼号英语HMAS Castlemaine,改装护航艇库尔号),名取、鬼怒奉命出动前往攻击该支盟军舰队,但没能遭遇敌军[14]。期间澳大利亚飞机对名取展开过空袭,但没有命中[15]。其后名取又曾负责向荷兰地亚运送海军陆战队[15]

1943年1月6日,鱼雷艇友鹤在多博湾入口遭遇美军空袭而负伤。1月8日,名取从拉姆巴塔(Lembata)岛出发前去进行护卫;9日日军的特设炮艇万洋丸赶到进行拖曳,名取于是单独返回安汶。当地时间09:41(东京时间11:38),名取到达距离安汶灯塔东南大约18海里处的位置。潜伏此处多日的美军潜艇遍罗鱼号英语USS Tautog (SS-199)在3000码距离上发射了两枚鱼雷,两发全中,虽然无一爆炸,但冲击依然对名取造成严重伤害,舰艉船体撕裂,两根推进轴断裂。09:48遍罗鱼号再度发射两枚鱼雷,这次两枚全部射失。09:51名取用主炮进行还击,并下令水上飞机投下深水炸弹,逐退了遍罗鱼号。这次遇袭名取舰上战死7人、负伤12人[16][17]。陆军的救难船大隈丸在安汶协助名取进行临时修理,但1月16日和21日美军B-24轟炸機数度袭击[18],其中21日的空袭中一枚227公斤炸弹在右舷7-10米处的水下爆炸,船底出现进水情况,二号锅炉舱受损,20人战死[19]。名取新舰长植田弘之介海军大佐决定此处不宜久留,于是布雷舰苍鹰的护卫下撤往望加錫,途中数次遇到空袭,都没有命中[20]。另一边遍罗鱼号一直在萨拉扎(Salajar)海峡附近寻找战机,23日9时许遍罗鱼号再度向名取发起进攻,然而4枚鱼雷依旧全部失的。名取也用主炮应战,负责警戒的水上飞机也投放深水炸弹,而遍罗鱼号再次全身而退[19]。名取到达望加錫后,第102工作部对受伤的艉部进行加固;27日名取又转赴新加坡进行应急修理,安装了临时舰艉和舵机[21]。同年5月24日名取返回舞鹤进行修理,6月7日抵达,同时着手进行改装[22]。改装工作包括拆掉了第5、第7号主炮炮塔;原7号炮塔位置改为一座127毫米双联装高射炮;舰桥顶部加装一部21号电探;近程防空火力增强到14门25毫米防空机枪(两座三联装、两座双联装、4挺单装);舰艏加装水下听音器和接收器[21]

1944年4月改装作业结束,名取编入中部太平洋方面艦隊,在日本内海西部进行训练。1944年5月,名取编入第3水雷战队,从吴市达沃市运送第126防空队。6月参加菲律賓海海戰,担任航母编队补给部队的护卫。在战斗后名取执行从菲律宾往帛琉运送物资的任务。

同年8月18日0时不久,埋伏在薩馬島以东海域的美军潜艇硬头鳟号英语USS Hardhead (SS-365)发现了船队。硬头鳟号02:37和02:40对一艘“日本战列舰”先后发射了两批共9枚鱼雷,确认两发命中。02:40一枚Mk-23鱼雷取得第一发命中,击中左舷舰桥下方位置,摧毁了一号锅炉室,同时使得重油舱起火,舰上开始对右舷注水;不久第二批发射的Mk-18鱼雷击中右舷前主桅下方。05:40名取前甲板没入水中,7时舰长久保田智海军大佐下令弃舰,5分钟后全舰即沉入海中[23]

遇袭时名取舰上包括搭乘者在内超过了550人,约100人选择与舰同沉;其余幸存者分乘2艘内火艇、3艘划艇和15只救生筏等待救援。由于事发时海况恶劣,不少小艇和救生筏翻覆沉没。其中约200人登上了3艘划艇,每艘额定20人的划艇挤上了60多人。由于救援迟迟不至,22日划艇上的幸存者们用竹竿和桅杆残骸等物品做成三面帆,向菲律宾前进。23日遭遇风暴,海浪几乎掀翻了小艇。26日幸存者们发现了一架日本飞机,但这架飞机没看到海面上的小艇。27日起小艇队上陆续有人死亡。28日黄昏,小艇队似乎发现了海岸线;然而29日一整天都在下雨,小艇队再次迷失方向。30日早上,日本陆军的巡逻艇第11昭南丸终于发现了这些幸存者们,并拖回棉兰老岛苏里高港。当天小艇上共有183人获救,其中1人在陆军医院中不治身亡。包括小艇上的183人在内,共有194人返回日本控制区;另外8月31日美国潜艇黄貂鱼号经过该海域时遇到其中一只救生筏,打捞起4名日军官兵;9月12日驱逐舰马歇尔号也救起了44人。[24]

名取沉没时的1号艇指挥松永市郎海军大尉当时任通信长。战后松永出版过《先任将校:军舰名取短艇队归航之战》、《美国潜艇硬头鳟VS军舰名取短艇队(日語:米潜水艦ハードヘッドvs軍艦名取短艇隊)》等作品。[24]

历代舰长编辑

下表系根据《日本海軍史》第9、10卷《将官履歴》,以及《官報》进行整理。

舾装长编辑

  1. 副岛庆亲 海军大佐:1922年2月16日 - 1922年9月15日

舰长编辑

  1. 副岛庆亲 海军大佐:1922年9月15日 - 1922年12月1日[25]
  2. 森田登 海军大佐:1922年12月1日[25] - 1923年11月20日
  3. 小仓泰造 海军大佐:1923年11月20日 - 1924年12月1日
  4. 井上四郎 海军大佐:1924年12月1日 - 1925年11月20日
  5. 加岛次太郎 海军大佐:1925年11月20日 - 1926年5月20日
  6. 水城圭次 海军大佐:1926年5月20日 - 1926年11月1日
  7. (兼)市来崎庆一 海军大佐:1926年11月1日 - 12月1日
  8. 松本忠左 海军大佐:1926年12月1日 - 1927年8月20日
  9. 津田威彦 海军大佐:1927年8月20日 - 11月15日
  10. 有地十五郎 海军大佐:1927年11月15日 - 1928年8月1日
  11. 日暮丰年 海军大佐:1928年8月1日 - 12月10日
  12. 佐田健一 海军大佐:1928年12月10日 - 1929年11月30日
  13. 小山与四郎 海军大佐:1929年11月30日 - 1930年12月1日
  14. 三木太市 海军大佐:1930年12月1日 - 1931年4月5日
  15. 星野仓吉 海军大佐:1931年4月5日 - 1931年12月1日
  16. 坂部省三 海军大佐:1931年12月1日 - 1932年6月10日
  17. (兼)後藤辉道 海军大佐:1932年6月10日 - 1932年12月1日[26]
  18. 松木益吉 海军大佐:1932年12月1日 - 1933年11月15日
  19. 松浦永次郎 海军大佐:1933年11月15日 - 1934年11月15日
  20. 岸福治 海军大佐:1934年11月15日 - 1935年11月15日
  21. 岡村政夫 海军大佐:1935年11月15日 - 1936年12月1日
  22. 中原义正 海军大佐:1936年12月1日 -
  23. 中尾八郎 海军大佐:1937年11月10日 -
  24. 有贺武夫 海军大佐:1938年12月5日 -
  25. 松原宽三 海军大佐:1939年11月15日 -
  26. 山澄贞次郎 海军大佐:1940年11月15日 -
  27. 佐佐木静吾 海军大佐:1941年7月28日 -
  28. 猪口敏平 海军大佐:1942年7月1日 -
  29. 植田弘之介 海军大佐:1943年1月20日 -
  30. (兼)平井泰次 海军大佐:1943年7月20日 -
  31. 久保田智 海军大佐:1944年3月18日 - 同年8月18日战死

同级舰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刘怡,#出没风波里,35页
  2. ^ 2.0 2.1 幕末以降帝国軍艦写真と史実コマ133(原本213頁)
  3. ^ 刘怡,#出没风波里,100-101页
    (按,同一作者在109页却又写到该位置安装的是一座四联装13毫米机枪。故存疑。)
  4. ^ 刘怡,#出没风波里,103页
  5. ^ 刘怡,#出没风波里,101页
  6. ^ 刘怡,#出没风波里,114-115页
  7. ^ 7.0 7.1 刘怡,#出没风波里,116页
  8. ^ 刘怡,#出没风波里,121页
  9. ^ 刘怡,#出没风波里,130页
  10. ^ 刘怡,#出没风波里,131页
  11. ^ 11.0 11.1 刘怡,#出没风波里,147页
  12. ^ 刘怡,#出没风波里,148页
  13. ^ 刘怡,#出没风波里,149页
  14. ^ 日本軽巡戦史,369-371ページ
  15. ^ 15.0 15.1 日本軽巡戦史、371ページ
  16. ^ 刘怡,#出没风波里,231-232页
  17. ^ 日本軽巡戦史、372ページ
  18. ^ 日本軽巡戦史、373ページ
  19. ^ 19.0 19.1 刘怡,#出没风波里,233页
  20. ^ 日本軽巡戦史、373-374ページ
  21. ^ 21.0 21.1 刘怡,#出没风波里,234页
  22. ^ 日本軽巡戦史、374ページ
  23. ^ 刘怡,#出没风波里,250页
  24. ^ 24.0 24.1 刘怡,#出没风波里,251-252页
  25. ^ 25.0 25.1 『官報』第3102号、大正11年12月2日。
  26. ^ 『官報』第1778号、昭和7年12月2日。

参考文献编辑

  • 雑誌「丸」編集部『ハンディ版 日本海軍艦艇写真集14 軽巡 長良型』光人社、1997年。
  • [歴史群像]太平洋戦史シリーズVol.32『軽巡 球磨・長良・川内型』. 学習研究社. 2001. 
  • [歴史群像]太平洋戦史シリーズVol.51『帝国海軍 真実の艦艇史2』. 学習研究社. 2005. 
  • 木俣滋郎. 日本軽巡戦史. 図書出版社. 1989. 
  • 海軍歴史保存会『日本海軍史』第7巻、第9巻、第10巻. 第一法規. 1995. 
  • 外山操. 艦長たちの軍艦史. 光人社. 2005. ISBN 4-7698-1246-9. 
  • 『官報』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