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鸽

和平鸽和平友谊团结圣洁象征世界很多城市广场上,都会眷养着鸽子

比利时布鲁塞尔,迄今还矗立着妇女的塑像,雙手托着一只鸽子和花迎接游客,让人们珍惜和平、热爱生活。

历史编辑

以下是鸽子(和橄榄叶)成为和平象征的历史。

根据《圣经》的《创世记》记载,由於上帝对人类的罪行十分不满,決定用洪水毀灭地上一切,只选了挪亚和其家人留在世上。祂吩咐挪亚带同世上一些动物(每种一公一母)躲进方舟,逃避洪水灾难。

方舟在水上漂浮了一百五十多天后,挪亚便放出鸽子打探洪水的情況。鸽子回來时,嘴里衔著一片橄榄叶,让挪亚知道洪水已经消退。

从此以后,人们便以鸽子(和橄榄叶)象征和平。

现代起源编辑

 
1981年的苏联邮票,描绘了毕加索和1949年的和平鸽
 
1950年东德的邮票

走出二战空前惨烈战祸的全世界人民渴望持久和平。1949年2月,世界文化工作者保卫和平大会国际联络委员会、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及一些文化界和政治界的知名人士呼吁召开世界保卫和平大会(又称“世界拥护和平大会”,World Congress of Advocates of Peace),邀请世界各国的民主团体和爱好和平的人士参加。1949年3月24日,来自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中国学术工作者协会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等单位的40位代表组成了世界拥护和平大会中国代表团,郭沫若为团长,刘宁一马寅初为副团长,钱俊瑞为秘书长[1]。1949年4月20日至25日,72个国家、10个国际团体的2005名代表举行了世界保卫和平大会。会议原定在巴黎举行,由于法国政府拒给中国洪深等部分代表发签证,会议改为在巴黎和布拉格同时举行。大会通过了《世界保卫和平大会宣言》等10多项文件。会后,全世界保卫和平运动获得空前发展,81个国家相继建立了保卫和平的群众组织。在1949年4月的巴黎世界和平大会上,毕加索(Pablo Picasso)设计并光刻了一只鸽子的轮廓。长期生活在巴黎的毕加索的女儿在世界和平大会开幕当晚出生,毕加索给她取名为Paloma(西班牙语为鸽子)[2]。当年春天,毕加索的鸽子被贴在欧洲城市的墙壁上。随后该符号在世界和平运动的宣传中得到广泛使用,特别是用于世界和平理事会大会的海报。从那以后,和平之鸽一直是和平与和平运动的世界性象征。毕加索本人多次在其他作品中使用了这个图案。

1952年儿童节前夕,《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根据周恩来总理“我们热爱和平,但也不怕战争”的讲话精神,找摄影记者阙文在“我们伟大的祖国”这个图片栏目里表现这个主题。阙文根据毕加索的和平鸽,又值儿童节,决定用儿童和鸽子来表现,联系了北京北海幼儿园,了解到他们那里养了一批鸽子,儿童们还经常到北海公园放鸽子。阙文在1952年5月31日与青年报、健康报、体育报等一些摄影记者到北海公园摄影创作,选出一张男童和女童各抱着一只鸽子的照片,第二天儿童节发表在《人民日报》头版左侧的报眼位置。1952年10月,这幅照片就被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安靖和邹雅制作成大幅招贴画,下部用儿童体书写了“我们热爱和平”6个字,第一版就印制发行了500万张,朝鲜前线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几乎人手一份:“当这幅画发行到正在激烈战斗着的朝鲜战场上,它对我们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战员们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战士们常常在战斗前对着这幅画宣誓:"要为祖国的孩子而战!’由于这幅画的感动和鼓舞,有许多战士立下了不朽的功勋。”[3]

1953年10月,第三届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出国前制作了以毕加索世界和平大会绘制的宣传画“和平鸽”为图案的抗美援朝纪念章。该章为铜质,外形为五个大角五个小角合成的五边形,中间主图是圆形红色烤漆中一只展翅飞翔的和平鸽,上面镌刻着“和平万岁”四个字,外环边与和平鸽表面均镀金。纪念章背面有三行铭文,第一行是“抗美援朝纪念”,第二行是“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第三行是“1953.10.25”。第三届赴朝慰问团,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把它颁发给了当时在朝的上百万志愿军官兵。和平万岁抗美援朝纪念章有大小二个版本,俗称“大鸽子、小鸽子”,大鸽子通径46毫米,小鸽子通径39毫米。  

1975年,毕加索的和平鸽被列入联合国国际妇女年的标志。随后,它被联合国的一些机构采用。例如在《关于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的公约》期间,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甚至联合国妇女署采用了该标志。

参见编辑

  1. ^ 《出席巴黎和平大会 中国代表团已正式组成 郭沫若任团长日内出国》,《人民日报》1949年3月27日。
  2. ^ Picasso: Peace and Freedom: Room 3: The Dove of Peac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 Tate Gallery, abgerufen am 17. Mai 2014 (englisch).
  3. ^ 《一张招贴画》,发表于《新观察》1954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