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廷根七君子

哥廷根七君子(Göttinger Sieben)是一群在1837年抗議漢諾威王國廢棄憲法的大學教授。這七位教授被因此解職,其中三位則被驅除出境。

哥廷根七君子
上:格林兄弟(威廉及雅克布·格林) 
中:威廉·愛德華·阿爾布雷希特、
弗里德里希·克里斯托弗·達爾曼、
格奥尔格·哥特弗利德·格维努斯
下:威廉·愛德華·韋伯、
海因里希·埃瓦尔德

成員编辑

七君子皆是哥廷根大學的教授:

經過编辑

 
下薩克森州議會(漢諾威)前的《哥廷根七君子紀念碑》

在結束123年與大不列顛王國的同君聯合後,漢諾威王國在1837年迎來了自己的君主恩斯特·奧古斯特一世。就在恩斯特·奧古斯特一世於1837年11月1日登基後,他宣布廢棄漢諾威王國由前任國王威廉四世欽定的、相當自由主義的憲法(國家基本法德语Staatsgrundgesetz (Königreich Hannover))。 於是,格林兄弟等哥廷根七君子便在同年11月18日提出了一份抗議信。

同年11月底,大學副校長及四位學院長在未經大學授權的情況下,以大學名義向國王在 Rothenkirchen 的行宮提交了一份聲明,其中宣告大學與此七人斷絕任何關係並對七君子的信念加以貶斥。[1]

1837年12月12日,恩斯特·奧古斯特解除了這七位教授的職位,甚至將其中三人——達爾曼、雅各布·格林以及格维努斯——驅逐出境;他們隨後於1840年,在當時的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四世推薦下,部分地恢復了職位。與此同時,七君子的行動引發了各地民眾巨大的響應, 民眾甚至捐錢資助被驅逐出境的三人。最後,主張自由主義的群眾運動再也無法用政府命令或規定加以壓制。

各種高舉自由主義信念的的抗議活動、抗議信在全德意志地區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擴散開來。身為哥廷根七君子發起人之一的雅克布·格林在稍後發表了一份辯解聲明論述了他為何決定起身反抗。

在1848年的法蘭克福國民議會上,雅克布·格林得到了一個榮譽席位,阿爾布雷希特、達爾曼以及格维努斯等人則成為了憲法草案的共同起草者。哥廷根大學則在放逐這些卓越的教師後,名譽受到相當長時間的傷害。

紀念编辑

 
在哥廷根大學的《哥廷根七君子紀念雕塑》

1987年, 在哥廷根大學講堂前立了一面哥廷根七君子紀念牌。

1988年,下薩克森州議會所在的漢諾威萊納宮,在長廊上揭示了一塊紀念牌,紀念這七位教授。[2] 十年後,1998年在下薩克森州議會的前庭廣場——它被命名為哥廷根七君子廣場——上,豎立一座由義大利藝術家 Floriano Bodini(1933–2005)以青銅雕塑的哥廷根七君子紀念碑。[2]

哥廷根,哥廷根大學的中央校區也被命名為哥廷根七君子廣場。並從2011年起,立了一座由君特·格拉斯設計、並與他的出版者 Gerhard Steidl 共同捐贈的「哥廷根七君子紀念雕塑」。[3]

在2012年11月2日,在哥廷根七君子受迫害後的175年後,德國郵政發行了一張55分紀念郵票,紀念這七位教授。[4]

2015年11月19日,在歷經相當激烈與分歧的討論後,哥廷根火車站前廣場上的一座紀念碑揭幕了,這座紀念碑原是漢諾威主車站前的恩斯特·奧古斯特紀念碑的複製品。不過這位國王騎馬昂揚的雕塑卻被撤除,只有基座。而原版基座上的銘刻「他忠實子民的國家之父」(Dem Landesvater sein treues Volk)也被更改為「國家之父,他的哥廷根七君子」(Dem Landesvater seine Göttinger Sieben)。 基座的另一面,則刻上哥廷根七君子的全名,而捐贈者藝術家 Christiane Möbus 的名字也列在他們七人之下。[5]然而在揭幕的四天後發現了一個令人難過的錯誤:基座上的年份數字錯了。哥廷根七君子事件發生的年份是1837年(MDCCCXXXVII),而非1827年(MDCCCXXVII),雕刻上缺了一個X。[6]

文獻编辑

  • Ulrich HungerErnst Böhme, Rudolf Vierhaus, ., Die Georgia Augusta als hannoversche Landesuniversität. Von ihrer Gründung bis zum Ende des Königreichs, Vom Dreißigjährigen Krieg bis zum Anschluß an Preußen – Der Wiederaufstieg als Universitätsstadt (1648–1866). Göttingen: Vandenhoeck und Ruprecht. 2002: pp. 197 ff., ISBN 3-525-36197-1 (德文)  
  • Jörg H. LampeErnst Böhme, Rudolf Vierhaus, ., Politische Entwicklungen in Göttingen vom Beginn des 19. Jahrhunderts bis zum Vormärz, Vom Dreißigjährigen Krieg bis zum Anschluß an Preußen – Der Wiederaufstieg als Universitätsstadt (1648–1866). Göttingen: Vandenhoeck und Ruprecht. 2002: pp. 45–137, speziell 91 ff., ISBN 3-525-36197-1 (德文)  
  • Miriam Saage-Maaß: Die Göttinger Sieben – demokratische Vorkämpfer oder nationale Helden? V&R unipress, Göttingen 2007, ISBN 978-3-89971-368-8.
  • Georg Weber: Die Göttinger Sieben und das geflügelte Wort vom "beschränkten Unterthanenverstand". In: Deutsche Revue 13. Jg. (1888) 4. Bd., S. 311-322. (Digitalisa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注釋编辑

  1. ^ B. Jacob Grimm: Weisheit aus der Sprache.
  2. ^ 2.0 2.1 N.N.: Das Landesdenkmal „Die Göttinger Sieben“ vor dem Landtagsgebäude, hrsg. vom Präsident des Niedersächsischen Landtages, Referat für Öffentlichkeitsarbeit, Protokoll, Dezember 2005, Neuauflage 20.
  3. ^ Skulptur der Göttinger Sieben von Günter Gras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uf der Website der Stadt Göttingen
  4. ^ Pressemitteilung des Bundesfinanzministeriums vom 30.. [2016-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5. ^ Heidi Niemann, Sie dieses Denkmal? –Göttingen enthüllt umstrittenen Sockel|autor[永久失效連結], Göttinger Tageblatt, 2015.11.19
  6. ^ Ulrich Schubert, Ein X zu wenig am neuen Denkmal vor dem Bahnhof in Göttinge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Göttinger Tageblatt, 2015.11.23

網頁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