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嚴挺之(673年-742年),名挺之以字行華陰(今陝西省華陰市)人。曾任考功員外郎,官至太子詹事。

經歷编辑

少好學,舉進士神龍元年,制舉擢第,調為義興尉。遇常州刺史姚崇,引為右拾遺[1]

先天二年,進諫唐玄宗[2]

一日,被御史臺彈劾,左遷萬州員外參軍[3]

開元二十三年(735年)制加皇子榮王已下官爵。

開元年間,任考功員外郎[4],官至太子詹事。因得罪宰相李林甫李元纮,被排擠,日後官運不佳。歷任太原少尹、濮州汴州刺史

曾與張九齡等十三人各作告身進呈,唐玄宗大悦。

天寶元年,唐玄宗嘗對李林甫說:「嚴挺之何在?此人亦堪進用。」李林甫乃召其弟損之至門敘故,說「當授子員外郎」,因謂之曰:「聖人視賢兄極深,要須作一計,入城對見,當有大用。」令損之取絳郡一狀,云:「有少風氣,請入京就醫。」李林甫將狀奏說:「挺之年高,近患風,且須授閑官就醫。」唐玄宗嘆息很久,李林甫奏授員外詹事,便令東京養疾[5]

嚴挺之信奉佛教,事僧惠義。到了東都洛陽時,鬱鬱不得志而發生疾病。自己寫了遺囑與自己的墓誌銘:「天寶元年,嚴挺之自絳郡太守抗疏陳乞,天恩允請,許養疾歸閑,兼授太子詹事。前後歷任二十五官,每承聖恩,嘗忝獎擢,不盡驅策,駑蹇何階,仰答鴻造?春秋七十,無所展用,為人士所悲。其年九月,寢疾,終於洛陽某裏之私第。十一月,葬於大照和尚塔次西原,禮也。盡忠事君,叨載國史,勉拙從仕,或布人謠。陵谷可以自紀,文章焉用為飾。遺文薄葬,斂以時服。」[6]

嚴挺之與裴寬皆信奉佛教。開元末年,僧人惠義圓寂,挺之服缞麻送於龕所。裴寬為河南尹,僧普寂卒,寬與妻子皆服缞绖,設次哭臨,妻子送喪至嵩山。故嚴挺之的誌文說「葬於大照塔側」,祈其靈祐也。[7]

嚴挺之素重交結朋友,凡是舊交先過世的朋友,厚撫其妻子,凡嫁孤女數十人,時人重之。[8]

評價编辑

史臣曰:挺之才略器識,不下諸公,恥近權門,為人所惡,不登臺輔,養疾宮僚。雖富貴在天,窮達有命,彼林甫者,誠可投畀豺虎也。贊曰:開元之代,多士盈庭。日用無守,嘉貞近名。、適、挺,各有度程。大位俱極,半慚德馨。[9]

家庭编辑

有子嚴武,廣德中黃門侍郎、成都尹、劍南節度使。工書法,著有《韋述集賢注記》、《舊唐書本傳》、《書林紀事》。

參考编辑

  1.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嚴挺之,華州華陰人。叔父方嶷,景雲中戶部郎中。挺之少好學,舉進士。神龍元年,制舉擢第,授義興尉。遇姚崇為常州刺史,見其體質昂藏,雅有吏幹,深器異之。及崇再入為中書令,引挺之為右拾遺。
  2.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睿宗好樂,聽之忘倦,玄宗又善音律。先天二年正月望,胡僧婆陀請夜開門燃百千燈,睿宗禦延喜門觀樂,凡經四日。又追作先天元年大酺,睿宗禦安福門樓觀百司酺宴,以夜繼晝,經月余日。挺之上疏諫曰:微臣竊惟陛下應天順人,發號施令,躬親大禮,昭布鴻澤,孜孜庶政,業業萬幾。蓋以天下心為心,深戒安危之理,此誠堯、舜、禹、湯之德教也。奈何親禦城門,以觀大酺,累日兼夜,臣愚竊所未諭。夫酺者,因人所利,合醵為歡,無相奪倫,不至糜弊。且臣蔔其晝,史冊攸存,君舉必書,帝王重慎。今乃暴衣冠於上路,羅妓樂於中宵。雜鄭、衛之音,縱倡優之樂。陛下還淳復古,宵衣旰食,不矜細行,恐非聖德所宜。臣以為一不可也。誰何警夜,伐鼓通晨,以備非常,存之善教。今陛下不深惟戒慎,輕違動息,重門弛禁,巨猾多徒。倘有躍馬奔車,流言駭叫,一塵聽覽,有累宸衷。臣以為二不可也。且一人向隅,滿堂不樂;一物失所,納隍增慮。陛下北宮多暇,西墉暫臨。青春日長,已積埃塵之弊;紫微漏永,重窮歌舞之樂。倘令有司跛倚,下人饑倦,以陛下近猶不恤,而況於遠乎!聖情攸聞,豈不懍然只畏。臣以為三不可也。且元正首祚,大禮頻光,百姓颙颙,鹹謂業盛配天,功垂曠代。今陛下恩似薄於眾望,酺即過於往年。王公貴人,各承微旨;州縣坊曲,競為課稅。籲嗟道路,貿易家產,損萬人之力,營百戲之資。適欲同其歡,而乃遺其患,復令兼夜,人何以堪?臣以為四不可也。《書》曰:「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況自去夏霪霖,經今亢旱,農乏收成,市有騰貴。損其實,崇其虛,馳不急之務,擾方春之業。前代聖主明王,忽於細微而成過患多矣,陛下可效之哉?伏望晝則歡娛,暮令休息,要令兼夜,恐無益於聖朝。上納其言而止。
  3.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時侍禦史任知古恃憲威,於朝行詬詈衣冠,挺之深讓之,以為不敬,乃為臺司所劾,左遷萬州員外參軍。
  4.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開元中,為考功員外郎。
  5.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天寶元年,玄宗嘗謂林甫曰:「嚴挺之何在?此人亦堪進用。」林甫乃召其弟損之至門敘故,云「當授子員外郎」,因謂之曰:「聖人視賢兄極深,要須作一計,入城對見,當有大用。」令損之取絳郡一狀,云:「有少風氣,請入京就醫。」林甫將狀奏云:「挺之年高,近患風,且須授閑官就醫。」玄宗嘆叱久之。林甫奏授員外詹事,便令東京養疾。
  6.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挺之素歸心釋典,事僧惠義。及至東都,郁郁不得誌,成疾。自為墓誌曰:「天寶元年,嚴挺之自絳郡太守抗疏陳乞,天恩允請,許養疾歸閑,兼授太子詹事。前後歷任二十五官,每承聖恩,嘗忝獎擢,不盡驅策,駑蹇何階,仰答鴻造?春秋七十,無所展用,為人士所悲。其年九月,寢疾,終於洛陽某裏之私第。十一月,葬於大照和尚塔次西原,禮也。盡忠事君,叨載國史,勉拙從仕,或布人謠。陵谷可以自紀,文章焉用為飾。遺文薄葬,斂以時服。」
  7.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挺之與裴寬皆奉佛。開元末,惠義卒,挺之服缞麻送於龕所。寬為河南尹,僧普寂卒,寬與妻子皆服缞绖,設次哭臨,妻子送喪至嵩山。故挺之誌文雲「葬於大照塔側」,祈其靈祐也。
  8.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挺之素重交結,有許與,凡舊交先歿者,厚撫其妻子,凡嫁孤女數十人,時人重之。
  9. ^ 舊唐書/卷99/嚴挺之傳:史臣曰:崔日用附會三思,以取高位,預討韋氏,遂握重權。自言「吾一生行事,皆臨時制變,不必專守始謀」,信矣。與夫守死善道者,不可同年而語也。張嘉貞雖不立田園,奈急於勢利,朋比近習,杖姜皎、伷先,非中立之士也。蕭嵩位極中令,異政無聞,樹破虜之勛,真致遠之器。九齡文學政事,鹹有所稱,一時之選也。適之臨下雖簡,在公克勤,惜乎不得其死也!挺之才略器識,不下諸公,恥近權門,為人所惡,不登臺輔,養疾宮僚。雖富貴在天,窮達有命,彼林甫者,誠可投畀豺虎也。贊曰:開元之代,多士盈庭。日用無守,嘉貞近名。嵩、齡、適、挺,各有度程。大位俱極,半慚德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