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数民族优惠政策

(重定向自地方民族主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少数民族优惠政策相关争议颇多,主要集中在变相滋长各少数民族的地方民族主义,和过度打击大汉族主义以至于对汉族逆向歧视两方面,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序言中明确规定:“在维护民族团结的斗争中,要反对大民族主义,主要是大汉族主义,也要反对地方民族主义。”[1]

地方民族主义争议编辑

根據中國大陸的法律,凡確定為「民族自治地方」的地方,必須實行一系列特殊的民族政策,例如在朝鮮族自治州的安圖縣的行政首腦必須由朝鮮人擔任,政府機關中朝鮮族幹部人數比例必須保持在50%以上,而在教育方面就必須建立朝鮮族的學校,朝鮮族子女必須入讀朝鮮族的學校學習朝鮮族的語言文字和朝鮮族教材,教育部門中朝鮮族教職工和幹部亦要佔半數以上比例,學者指出,有關決策者擔心朝鮮族人指責政府搞大漢族主義,破壞朝鮮族文化,同時指出支持民族教育的人恰恰是漢族幹部,因為他們特別不願意被指責為大漢族主義[2]

对汉族逆向歧视争议编辑

北京政府的民族政策給於少數民族的優惠待遇,讓評論家曾節明批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相關民族政策主張,並宣稱現在的漢族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大漢族沙文主義」[3]。曾節明認為中共執政以來,漢族才是在中國各民族中受迫害最重的民族,如在文革中,破壞的文化古跡幾乎全部是漢族的文化古跡,被迫害的文化人士幾乎全部是漢族文化人士。有學者批評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使得汉族不能在生育、就学、就业等方面与少数民族享受平等的机会和权利。汉族若争取与少数民族平等的生育、就学、就业机会和权利就会被扣上“大汉族主义”,如此一来,汉族只有永远“做二等公民”[4]

批评与评价编辑

有學者指出在中國少数民族「很容易把中共专制的压迫看成是异族的民族压迫」,儘管在中共統治集團中漢人佔絕對多數,但並不意味著它對漢人有任何優待,不代表中共有實行民族歧視和大漢族主義,並引用英國思想家約翰·斯圖爾特·密爾(John Stuart Mill)的見解:「在有些實行專制統治的多民族國家,其專制政府『或許儘管出自其中的一個民族,但對它本身的權力比對民族感情感到有更大的興趣』」[5]

中國大陸作家及民族問題專家王力雄認為:「民族壓迫是與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相違背的。作為意識形態至上的政黨,中共事實上經常給予少數民族一些優於漢人的特殊待遇。中國多年實行的對少數民族在升學、提干、生育等各方面的優惠,至今仍能吸引那些只有二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少數民族血緣的人,把自己的民族成分報成少數民族而非漢族。漢族的普通百姓,社會地位絲毫不高於少數民族,而在受迫害方面,卻一點不因為其有主體民族的身份而有所減少。中共的迫害是針對人的,而不是針對民族。在這方面,它絕對一視同仁。所以,只能說是中共政權、而不能說是漢族人民對中國的少數民族包括西藏民族實行了迫害。」[6]

參見條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全文)
  2. ^ 《中国农村敎育发展的区域差异:24县调查》,福建教育出版社,第269-272頁
  3. ^ 仇漢―民族虛無主義態度不可取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18.
  4. ^ 《凭栏观史》第34期:中国到底有没有大汉族主义
  5.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蔡庄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6. ^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大塊文化,1998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