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

(重定向自塞麦尔维斯

伊格納茲·菲利普·塞麦尔维斯匈牙利語Semmelweis Ignác Fülöp,1818年7月1日-1865年8月13日),匈牙利婦产科医师,现代婦产科消毒法倡导者之一,被尊稱為「母親們的救星」。

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
An engraved portrait of Semmelweis: a mustachioed, balding man in formal attire, pictured from the chest up.
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醫生在1860年42歲時由Jenő Doby雕刻的銅板像
原文名 Ignatius Semmelweis
出生 Semmelweis Ignác Fülöp
(1818-07-01)1818年7月1日
 匈牙利王國布達
(今 匈牙利布達佩斯西部)
逝世 1865年8月13日(1865-08-13)(47歲)
 奥地利帝国上德布靈英语Oberdöbling
(今 奥地利維也納德布靈南部)
居住地  匈牙利王國
国籍 馬札爾人
公民权  匈牙利王國
母校 維也納大學
布達佩斯大學
知名于 在1847年起推薦雙手消毒的標準
科学生涯
研究领域 產科學, 手術
配偶 Mária Weidenhofer (1837–1910)
(married in 1857)[1]
儿女 Antónia
Mária
Ignác
Margit
Béla
父母 József Semmelweis
Teréz Müller
尽管他发表了许多成果,其中洗手可将死亡率降低到1%以下,但塞梅尔维斯的观察结果与当时的科学和医学观点相抵触,他的想法也遭到医学界的拒绝。他在维也纳(1847-1849年)和布达佩斯(1850年)医院婦产科工作时,经过细微观察,证实了产褥热是由于接生人员的手或器械受到污染传染产妇引起的败血症;于是他提倡使用漂白粉溶液消毒接生人员的手和器械;后来采用这种方法的医院产褥热死亡率显著减少。
當時醫院仍有階級區分,賽梅爾維斯因此觀察到,上級產房的產婦死亡率明顯比下級產房的產婦死亡率低,在調查醫生的行為後,是因為上級產房的醫生是以正式醫生為主,而下級產房的醫生是實習醫生為主,且實習醫生還需經手人體解剖,與產房就在停屍間隔壁,往往在解剖後就直接去進行產婦的接生,是以下級產房的產婦死亡率居高不下,新生兒的死亡率亦是如此。
Semmelweis无法为他的发现提供可接受的科学解释,當他提出醫生接生前要洗手時,冒犯了所有接生不洗手的同行,無法在醫學界立足,最終被同行迫害並送到精神病院,在一次試圖逃跑時失敗後被警衛毒打。1865年,越来越直言不讳的Semmelweis遭受了神经衰弱,在他的同事们庇护14天后去世了,享年47岁,他的右手坏疽性伤口是由警卫队殴打造成的。[2]。Semmelweis的去世仅在他去世数年后就获得了广泛的认可,当时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证实了细菌学理论,约瑟夫·李斯特(Joseph Lister)从事法国微生物学家的研究,使用卫生方法进行了实践和操作,取得了巨大成功。

2020年3月20日,Google首頁的Doodle以洗手標準步驟的動畫向塞麥爾維斯致敬,紀念他在1847年的這天成為維也納總醫院英语Vienna General Hospital婦產科的住院總醫師,他就是在此提出洗手消毒的主張。此時全球正面臨新冠肺炎疫情,Google也藉此向大眾宣傳洗手的重要性[3][4]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