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用途编辑

吴大澂认为夏后氏之璜不是佩戴用的璜,而是一种大璜,为礼神之玉。[2]

《山海经·海外西经》记载,“大乐之野,夏后启于此儛九代,乘两龙,云盖三层。左手操翳,右手操环,佩玉璜。在大运山北。”陈剩勇认为夏后氏在扮演天地的巫覡时佩戴玉璜,那么这种璜就不是一般的佩饰,而是沟通生死世界的一种宗教法器。[3]

易仁认为红山文化出土的勾云形玉珮就是夏代的璜,早期寓意为生殖崇拜,晚期为王权和地位的象征。[4]

鲁国的夏后氏之璜编辑

周初大封建的时候,鲁公伯禽分到了大路、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等宝物。[5]这些宝物成为鲁国的国宝,世代由鲁国国君掌管。[6]

前502年冬季,阳虎作乱失败,他进入公宫,拿走了夏后氏之璜和封父之繁弱,逃亡到五父之衢[7][8][9]

前501年夏季,阳虎将夏后氏之璜和封父之繁弱送回鲁国。[10][11]

宋国的夏后氏之璜编辑

前481年,宋国的桓魋在作乱失败后逃亡到卫国,卫国的公文氏攻打桓魋,向他索取夏后氏之璜。桓魋给了公文氏别的玉器后逃到齐国。[12]

其他编辑

  • 《淮南子·氾论训》:夫夏后氏之璜不能无考,明月之珠不能无类。然而天下宝之者,何也?其小恶不足妨大美也。
  • 《淮南子·精神训》:夫有夏后氏之璜者,匣匮而藏之,宝之至也。夫精神之可宝也,非直夏后氏之璜也。
  • 《淮南子·说山训》:呙氏之璧,夏后之璜,揖让而进之,以合欢;夜以投人,则为怨,时与不时。
  • 《淮南子·说林训》:夫随一隅之迹,而不知因天地以游,惑莫大焉。虽时有所合,然而不足贵也。譬若旱岁之土龙,疾疫之刍狗,是时为帝者也。曹氏之裂布,蛷者贵之,然非夏后氏之璜。
  • 《潜夫论·赞学》:易曰:“君子以多志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是以人之有学也,犹物之有治也。故夏后之璜,楚和之璧,虽有玉璞卞和之资,不琢不错,不离砾石。
  • 王通 《文中子·上义》:夏后氏之璜,不能无瑕;明月之珠,不能无秽。

参考文献编辑

  1. ^ 《淮南子注·氾论训》:半圭曰璋,半璧曰璜,夏后氏之珍器也。
  2. ^ 《古玉图考》:周礼六瑞传世者,惟璜最少。古者伐国,迁其重器以分同姓。大璜,夏氏之璜。《春秋传》曰:分鲁公以夏后氏之璜。大溦以为大璜为礼神之玉,与佩璜不同。
  3. ^ 陈剩勇《中国第一王朝的崛起 中华文明和国家起源之谜破译》 湖南出版社 ISBN 7-5438-0784-X 83-86页
  4. ^ 易仁 《文明探源与发现》 辽宁大学出版社 ISBN 7-5610-5080-1 77-79页
  5. ^ 《左传·定公四年》:分鲁公以大路、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使帅其宗氏,辑其分族,将其类丑,以法则周公,用即命于周。
  6. ^ 《春秋左传正义·定公八年》:此宝玉、大弓必是国之重宝,历世掌之。
  7. ^ 《春秋·定公八年》:盗窃宝玉大弓。
  8. ^ 《左传·定公八年》:阳氏败。阳虎说甲如公宫,取宝玉、大弓以出,舍于五父之衢,寝而为食。
  9. ^ 《春秋经传集解·定公八年》:宝玉,夏后氏之璜。大弓,封父之繁弱。
  10. ^ 《春秋·定公九年》:得宝玉、大弓。
  11. ^ 《左传·定公九年》:夏,阳虎归宝玉、大弓。书曰“得”,器用也。凡获器用曰得,得用焉曰获。
  12. ^ 《左传·哀公十四年》:向魋出于卫地,公文氏攻之,求夏后氏之璜焉。与之他玉,而奔齐,陈成子使为次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