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Wikipedia β

夏濟安(1916年-1965年2月23日),江蘇吳縣(今苏州市)人。文學教授夏志清的兄長。少年时期先后在苏州中学、江湾立达学园(即现在的上海市松江二中)、上海中学求学。上海光華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教西南联大北京大學外語系和香港新亞書院。1950年來台後任教於台灣大學外文系,為早期小說作家白先勇歐陽子王文興陳若曦葉維廉等人的啟蒙老師,1956年與吳魯芹劉守宜等創辦《文學雜誌》並兼任主編,在雜誌上主張「樸素的、清醒的、理智的」文學,與其弟夏志清對當代文學的貢獻十分深遠。1959年赴美,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加州柏克萊大學作研究,主要工作是研究中国共产党党史。1965年2月23日因腦溢血病逝美國奧克蘭,1975年夏志清曾出版其遺著《夏濟安日記》,载录的是夏先生在1945年1月到9月全部的日记。夏济安的中文著作还有《夏济安选集》、《现代英文选评注》等;英文著作有《Gate of Darkness》,这是一本1949年以前左派文人的评论集。

评价编辑

“济安之‘趣’与一般耍贫嘴说俏皮话就自以为是风趣,别人也以其人有风趣视之,实在是大异其趣的。他首先口齿就不伶俐,要想在说俏皮话或者刻薄话上争胜,本钱就不够,而且也不屑为之的。我们不是学究冬烘,但有时也忧虑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把尖刻冷傲之语,看作是幽默与风趣,曾经是我们引以为忧的世风。济安之 ‘趣’,是从他为人之‘真’产生的。大约当今之世,真面目,真性情,愈来愈少了。不带几分假,就很够有趣,何况他妙语如珠之外,在动作上和办事务的风格上,又常会奇峰突起,出人意料?”
“陈先生(指陈世骧)告诉我,夏济安先生也喜欢我的武侠小说。有一次他在书铺中见到一张圣诞卡,上面绘着四个人,夏先生觉得神情相貌很像《天龙八部》中所写的 ‘四大恶人’,就买了下来,写上我的名字,写了几句赞赏的话,想寄给我。但是我们从未见过面,他托陈先生转寄。陈先生随手放在杂物之中,后来就找不到了。夏济安先生曾在文章中几次提到我的武侠小说,颇有溢美之辞。我和他的缘分更浅,始终没能见到他一面,连这张圣诞卡片也没收到。我阅读《夏济安日记》等作品的时候,常常惋惜,这样一位至性至情的才士,终究是缘悭一面。”
“那一刻,我的心在跳,好像在等待法官判刑似的。如果夏先生当时宣判我的文章‘死刑’,恐怕我的写作生涯要多许多波折,因为那时我对夏先生十分敬仰,而且自己又毫无信心,他的话,对于一个初学写作的人,一褒一贬,天壤之别。夏先生却抬起头对我笑道:‘你的文字很老辣,这篇小说,我们要用,登到《文学杂志》上去。’那便是《金大奶奶》,我第一篇正式发表的小说。”
“他的去世标记我生命上的一个转捩点;我这样敬爱他,我至少得试写一部小说奉献在他的灵前。他知道我写成了一部像样的小说,一定比知道我被聘哈佛大学当教授更为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