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大义觉迷录》是清朝雍正帝亲自颁行的一部在全国发行的官方宣传资料,收录了曾静一案的上谕、曾静口供及其《归仁录》,描述了曾静从反对雍正到拥护雍正这一“大义觉迷”的过程。利用第三人稱的角色為切入題材,是研究滿清的重要史料。乾隆即位后,认为该书主要是起到弄假成真的效果,但書本中鉅細靡遺的記載,卻引起人們過度的討論,因此迅速禁绝该书。

目录

著書原因编辑

清初汉人文人曾静张熙受到吕留良華夷之辨思想的影響,不满身為「蠻夷」的滿人皇帝的统治,並宣揚雍正帝得位不法的言論。曾静於雍正六年(1728年)试图游说当时的总督岳钟琪反清,岳钟琪假装同意,骗出口供,反過來逮捕二人,送返燕京

之後在刑部侍郎杭奕禄等的审问下,曾静表示认罪,写了《归仁录》,表示悔過并颂扬雍正帝。雍正帝赦免曾、张二人,下令收录两年来关于此案的上谕,以及曾静口供和《归仁录》,合成《大义觉迷录》,对曾静等人指责他的十大罪状(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怀疑、株忠、好谀任佞)进行了一一辩解。不過呂氏家族則厄運連連,被皇帝視為反清邪教,後代慘遭株連。雍正帝刊版发行此书,并要求公家朝廷上下、地方官吏人手一册,所有地方官、學官必須據《大義覺迷錄》的內容及論點向百姓講解,还命曾静到全国各地巡讲,现身说法朝廷之英明,痛斥自己误入邪教歧途[1]

翻案處死编辑

雍正帝驾崩仅两个月,刑部尚書徐本上奏請停其講,雍正十三年(1735年)十月十九日,已经登基尚未改元乾隆帝即违背父训,反悔赦免,並公开翻案,于十二月,曾静、张熙二人凌遲处死,雍正生前特别告誡子孙,不可杀曾张二人,以作為反面教員:“即朕之子孙,将来亦不得以其诋毁朕躬,而追究诛戮之。”但是乾隆违犯遗命,诛杀了曾静、张熙,以绝后患。乾隆還宣佈,《大义觉迷录》一書毀去其版,凡有私藏者,即有杀头灭身之罪。收禁此书,主要还是因为它“触到雍正本人宫闱内部、伦常之间的一些隐私”。[2]

乾隆之所以与雍正处置曾静谋反案大相径庭,是因為他認為雍正对曾静谋反案和吕留良文字狱案的公开审讯和批判,实际是把雍正自己推上法庭,讓民眾在內心審判皇帝;雍正的“华夷之别”的新释、十大罪状的自辩、皇宫中的秘闻丑事泄露、皇子搶帝位间尔虞我诈的鬥爭、文武大臣黨爭的利益傾軋等等,皆详细地记录于《大义觉迷录》一书中,暴露出雍正禁錮兄長,迫害弟弟,此般對兄弟的苛刻,無疑是损害了九州之主、万乘之尊的光辉形象,更洩漏宫廷秘辛,屬於反面宣传,达不到使臣民“觉迷”的目的,因此必须彻底剪除禁锢异端思想的蔓延,肃清其流毒。同时这两个弥天重犯当反面教员,更难以起到“感化”教育的作用。

該書流至東瀛,為人所發覺,光绪末年革命党人在香港重印。

英籍史學家史景遷著有一書《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詳述其事件由來,但該書頗多爭議。[3]《大义觉迷录》对研究雍正帝其人及其政治主张,提供了不少线索。此书还反映出康雍时期的一些社会情况、民间反清情绪等问题。材料虽然零碎,但其中有些内容仍是其他书籍所不载的。

「這兩位皇帝都錯了,一個皇帝以為向天下人說明對他不利的傳言,便可讓謠言不攻自破,以為後代雪亮的眼睛會尊敬他。但是他的子民卻只記得了謠言,而忘了皇帝的苦心;另一位皇帝則以為把書毀掉,就能讓此事煙消雲散,而他的子民卻認為之所以要毀掉此書,就是因為書中欲蓋彌彰的杜撰千真萬確。」

意義编辑

《大義覺迷錄》澄清雍正即位以來種種流言,並清理異議。書中辯論的過程表現了在十七世紀明末清初當時的思想與智識論辯,並大量暴露了原本外界不得而知的宮廷內鬥,將隱晦不明的皇權爭鬥公開在世人面前討論,成為後世史家的研究史料。

注釋编辑

  1. ^ 陳捷先《乾隆寫真》,遠流出版,2010年,第45頁
  2. ^ 金性尧:《清代笔祸录》,香港中华书局有限公司1989 年出版。
  3. ^ 黄绍坚:《“蒙太奇史学”——美国汉学家史景迁和他的史学著作》

參考書目编辑

  • 冯尔康:《曾静投书案与吕留良文字狱述论》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