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大聖遺音唐朝肅宗元年(756年)時由四川斫琴世家雷氏為皇室斫成的古琴,現存兩床,其中一床原為王世襄所藏,2003年以891萬人民幣成交,是當時拍賣價最高的古琴,後在2011年以1.15億人民幣的價格再次拍賣,這個價格僅次於1.3664億的宋琴松石間意;另一床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1]其名取自王符潜夫論·潜嘆》中的“昔唐之大聖也,聪明宣昭。虞之大聖也,德音發聞。”[2]

伏羲式编辑

此大聖遺音屬伏羲式、由桐木斫製,尺寸不詳,以鹿角霜為灰胎,髤紫漆,金徽玉軫,龍池為圓形,鳳沼為橢圓形。通體蛇腹斷,琴額有冰紋斷。秦腹龍池上方刻草書“大聖遺音”,內刻隸書年款“至德丙申”,兩側刻隸書“嶧陽之桐,空桑之材,鳳鳴秋月,鶴舞瑤臺”,龍池下方是方印“困學”和“玉振”,其中“困學”印還見於其他五床現存的唐琴,只有“玉振”是僅見於此。所有字、印除去年款以外皆髹金。琴軫和琴足製於明,質地為青玉。[3]

該床琴自唐朝以來沒有經過大修,傳世琴中十分難見。管平湖認為這床琴是現存唯一具備《琴操》中琴應該有的“九德”,即“奇、古、透、潤、靜、圓、勻、清、芳”者。[2][4]

歷史编辑

楊時百的《琴學叢書·藏琴錄·籠門寒玉》曾記載:“西園主人(溥侗)因‘大聖遺音’‘玉振’印上有印方寸‘困學’二字,定為鲜于伯機印,或‘玉振’亦鲜于氏印也。”但鄭珉中認為此說過於武斷,他認為“玉振”一定不是鮮于氏印,其它刻有此印的琴也看不出和鲜于氏有什麼關係。[2]

近代有跡可循的收藏家最早為琴人錫寶臣,之後可能是在1946年至1948年間王世襄袁荃猷夫婦以“飾物三件及日本版《唐宋元明名畫大觀》,再加翠戒指三枚”從其孫章則川處換得。[3][5] 當時琴的情況很差,由管平湖替王世襄聘請銅器修復家高英製作銅套,又請金禹民刻:“世襄、荃猷,鬻書典釵,易此枯桐”,由管平湖安裝、修復。[3] 2003年面世,同年11月以891萬人民幣的價格刷新當年九霄環佩創下的古琴拍賣紀錄,2011年5月22日在嘉德春拍中再次成交,價格達1.15億,僅次於1.3664億的宋琴松石間意[6][7]

神農式编辑

神農式的大聖遺音現藏於故宮博物院。[3]琴長120厘米(47英寸),肩寬20.5厘米(8.1英寸),尾寬13.4厘米(5.3英寸)。[8][9]桐木製,髹栗殼色漆、其上罩有黑漆,還有朱漆補綴期間。斷紋為蛇腹間牛毛斷紋。龍池兩側刻“巨壑迎秋,寒江印月。萬籁悠悠,孤桐颯裂”。其他形制均與前者相同。[2]

清朝時藏於宮中,但具体的历史已經無法查證。在清宮南庫中因久無人打理而積滿水鏽,清宮善後委員會清點時標記為“破琴一張”,編號崑字一〇七號。幾十年後在1947年由於故宮博物館任職的王世襄發現,并轉入珍寶庫。1949年他得到館長馬衡批准,將此琴交由管平湖修復。[9]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國唐代古琴拍出1.15億元.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1-05-23 [2015-02-19]. 
  2. ^ 2.0 2.1 2.2 2.3 王風,<古琴器考辨示例>,《琴学荟萃:第3届古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ISBN 9787533326760
  3. ^ 3.0 3.1 3.2 3.3 唐代古琴 大聖遺音. 文化中國. 2011-05-31 [2015-02-19]. 
  4. ^ 大聖遺音琴·伏羲式. 中國古琴網. [2015-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26). 
  5. ^ 玩物因緣95年:追憶王世襄. PCome新聞. 2010-01-06 [2015-02-19]. 
  6. ^ 市場上唯一唐琴:“大聖遺音”的億元傳說. 環渤海新聞網. 2011-06-01 [2015-02-19]. 
  7. ^ 千年唐代古琴大剧院再次奏响 - 大圣遗音
  8. ^ 大聖遺音琴. 中華博物. [2015-02-19]. 
  9. ^ 9.0 9.1 鄭珉中,《蠡测偶录集-古琴鉴定及其他》,紫禁城出版社,2010,ISBN 9787800477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