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行印象》為劉文金於1964年所作的國樂合奏曲。

樂曲結構编辑

《太行印象》由慢板、快板、慢版三大段組成。

  1. 第1段抒情的慢板
    雲鑼敲響序幕,古箏揚琴的引子帶進笛子獨奏的旋律,笛子的小顫音氣變音以及降si的使用表現出了山西民歌的特色,這一段只以而不加入中低音的伴奏,造成秀麗飄緲的效果。經過過門,進入由二胡齊奏來表現的慢版主要旋律:作者把簡單的旋律經過變奏加花,以及四拍子五拍子的配合,作出了二大段讓人覺得似是同一主題、卻又變化無窮的旋律,淳厚的二胡音色、深情的樂句起伏,讓人好似身處在山高水深、民風淳樸的山西,而彈撥樂器十六分音符副旋律,以及後段柳琴的加入主旋律,使得音樂更加豐富且具流動性;旋律由曲笛與彈撥樂器,再加入胡琴,漸強帶出嗩吶演奏主旋律的高潮。在二胡小段旋律的再現之後,最後再由笛子回到前段的旋律,並由彈撥樂器、二胡、低音樂器結束。
  2. 第2段快板
    為一連串主題音樂的快速進行,以彈撥樂器的特色的「點」為骨幹,連接各個主題。小快版加速到很快的快版,帶起一連串高潮。快板依照音樂風格及調性可分為3段:
    1. 低音樂器及二胡的撥奏之後,主題旋律由彈撥樂器奏出,吹管樂器打擊樂器支持,營造旋律中的熱烈歡呼,接著旋律轉入低音,增加厚重感,最後再由輕快有力的嗩吶結束。
    2. 在彈撥四連音的過門以及緩緩加速之下展開,經過笙與低音的開展,進入了嗩吶較雄壯的部分,其旋律為第1段慢版主旋律以增長,以及彈撥、低音及定音鼓的重音伴奏,營造雄壯與跳動感,最後在箏、雲鑼及整個樂團的強奏結束。
    3. F大調是全曲中旋律及風格較特別的一段:羽調式加上五度音程及三度音程,以呈現更加有力直接的情緒。二胡首先拉出一段帶來緊張之感的斷奏旋律,笛子的伴奏旋律也配合製造這種氣氛,最後帶出快版最高潮的嗩吶旋律,這一小段充分發揮嗩吶擅於各種滑音的特色,讓人感到歡快、粗曠,又具鄉土風味(古帛版的並帶俏皮),敲擊樂伴奏為其增添不少色彩。嗩吶旋律之後,由彈撥的快速四連音把音量情緒發緩結束。
  3. 第3段慢板
    慢版的旋律以最前面的梆笛獨奏但具有深遠高峻感覺的旋律為主軸,這個旋律構成了慢板中的山峰及山腰,山谷的兩種旋律為前面慢版胡琴旋律的改編,以及小快板彈撥旋律的放慢及換音(指下2、6小段)。以這3種旋律交錯配合。整個慢版依力度大小由強、中弱、強、最強、中強、強6部分所組成。主旋律基本上速度慢、音長,3、5段以短音作出較為流動舒緩的感覺,使其不致於一直繃緊:
    1. 以第1段的兩句作為序奏,揭示此段主題,在力度強大的主旋律下及長音之下,彈撥以四連音五連音三連音等增加樂曲的氣勢。
    2. 長音漸弱,笛與柳琴主奏柔和的旋律,緩和前段熱烈的氣氛,然後二胡、中音嗩吶加入,給予一層厚實的溫暖感。
    3. 在漸強中,嗩吶帶領的序奏旋律以流動性的旋律再現,低音的副旋律使人有峰迴路轉的感覺,在擊樂的醞釀之下,樂曲力度逐漸加強。
    4. 全曲高潮部分:雲鑼與嗩吶連綿的高音,給予高處的起伏感。
    5. 較流動的樂句,力度稍弱,造成強弱對比的張力。
    6. 柳琴、笛子清新亮麗的樂聲之中,似乎在描寫艱辛努力之後看到的光明景象。
  4. 全曲最後在熱烈的氣氛中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