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孟光,字德曜東漢右扶风人,梁鴻之妻,與梁鴻為同鄉,以德行見稱。

生平编辑

據《後漢書》及《續列女傳》載,孟光長得肥胖、貌醜、膚黑,力大無窮,能舉起石。年輕時曾經有不少人為她作媒,但她都拒絕,父母問她要選怎樣的夫婿,她說:「要德行像梁鴻那麼好的。」梁鴻知道孟光如此仰慕他,又很欣賞孟光的德行,就決定娶已三十歲的她為妻[1]。她和梁鴻訂婚後,就做了一些布衣、麻鞋等樸素廉價的衣服,並編織了一些竹筐等民具。婚禮那天她盛裝打扮,之後七天梁鴻都沒有理睬她,她就跪在床下問:「小女子私下聽聞先生德行高尚,已經拒絕了很多女子,妾身亦拒絕了很多男子,現在被嫌棄,不得不請罪!」梁鴻就說:「我是想找一個能夠和我穿粗衣服過活的人,你現在身穿華麗的衣裳,濃妝豔抹,哪裡是我希望要的人?」孟光就回應:「知道先生的意思,妾身也有隱居的服裝。」於是卸下華衣美服,改梳椎髻、穿樸素的布衣服,做起織布等工作。梁鴻看到就說:「這真是我梁鴻的妻子!」並為她取名為,字德曜

兩人一起生活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孟光問梁鴻:「常常聽到先生說想隱居避難,現在為甚麼沒再提起?難道你想向現實妥協嗎?」梁鴻就說:「是(想歸隱)。」於是夫婦二人就一起到霸陵的深山隱居,以耕織為工作,閒時唸書、彈琴自娛[2]。他們仰慕先世的高士,為四皓以來二十四位高士作頌。有一次梁鴻因事出東關,到京師洛陽,想起普通百姓的辛勞愁苦,悲從中來,作《五噫歌》,觸怒了漢章帝,只好帶著孟光逃亡。他們到了吳郡大戶人家皋伯通家為僕人。雖然他們淪為奴僕,但依然謹守禮節,吃飯前,孟光總會把飯菜連著小桌[註 1]舉高至眉毛處[3],皋伯通看到了,就覺得他們應該不是普通的下人,於是以賓客之禮待之。

後世就把「舉案齊眉」這句成語形容夫妻相敬相愛。

註釋编辑

  1. ^ 當時人們席地而坐,「案」是一種小矮桌

參考文獻编辑

  1. ^ 《後漢書·逸民传·梁鸿》:“ 梁鸿妻者﹐右扶风梁伯淳之妻﹐同郡孟氏之女也。其姿貌甚丑﹐而德行甚修。乡里多求者﹐而女辄不肯。行年三十﹐父母问其所欲﹐对曰﹕“欲节操如梁鸿者。”时鸿未娶﹐扶风世家多愿妻者﹐亦不许。闻孟氏女言﹐遂求纳之。”
  2. ^ 《後漢書·列女传·梁鸿妻》:孟氏盛饰入门﹐七日而礼不成。妻跪问曰﹕“窃闻夫子高义﹐斥数妻。妾亦已偃蹇数夫。今来而见择﹐请问其故。”鸿曰﹕“吾欲得衣裘褐之人﹐与共遁世避时。今若衣绮绣﹐傅黛墨﹐非鸿所愿也。”妻曰﹕“窃恐夫子不堪。妾幸有隐居之具矣。”乃更粗衣﹐椎髻而前。鸿喜曰﹕“如此者﹐诚鸿妻也。”字之曰德曜﹐名孟光﹔自名曰运期﹐字俟光﹐共遯逃霸陵山中。此时王莽新败之后也。鸿与妻深隐﹐耕耘织作﹐以供衣食﹔诵书弹琴﹐忘富贵之乐。
  3. ^ 《後漢書·列女传·梁鸿妻》:后复相将至会稽﹐赁舂为事。虽杂庸保之中﹐妻每进食﹐举案齐眉﹐不敢正视。以礼修身﹐所在敬而慕之。君子谓﹕“梁鸿妻好道安贫﹐不汲汲于荣乐。”论语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此之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