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孟连事件是2008年7月19日发生在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的一起严重的群体性事件,官方又称“7·19事件”。该事件造成2名村民死亡,17名村民及41名公安民警受伤及8辆执法车辆被毁,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1]

事件经过编辑

勐马镇胶农与橡胶公司在橡胶林产权归属问题及橡胶制品收购价上存在分歧。2003年5月19日,胶农与橡胶公司签订《胶园管、养、割承包合同》,承包期限为30年,橡胶公司拥有64.22%的林地产权。但随后几年橡胶制品市场价格飙升,从几年前的七八千每吨升至每吨两万余元,而橡胶公司却仍按5年前合同约定价格收购。从2006年开始,胶农们以橡胶制品价格及物价上升为由,多次要求橡胶公司提高收购价格被拒后,取消与橡胶公司签订的合同。2008年3月25日,胶农与橡胶公司人员发生肢体冲突,但被孟连县选派的工作组及民警强行劝止。7月15日,几位村民再次找到橡胶公司,在交涉过程中与工作组成员发生语言冲突及肢体冲突。[2]

7月15日,孟连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发布《关于限令违法犯罪人员》通告,该通告限令“组织煽动群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人员,须于2008年7月5日起10日内投案自首,不主动投案自首,将从严打击。但并未有人自首。19日清晨6时许,勐啊村的岩依、岩帅王、岩忙、波叶罕嫩、岩依所丙等5位胶农在家中和睡梦中被警察强行厮打和带走。警方的举动引起村民不满,随后引发冲突。[3]

官方通告中称,警方只是“传唤冲突人员”,并计划“传唤任务执行完毕后向村民开展法制宣传教育”,但遭到“500多名不明真相的人员在极少数别有用心人的煽动下,情绪激动,行为过激,多次冲越警戒线,手持长刀、钢管、铁棍、木棒向民警进行攻击性劈砍、殴打”,致使“多名民警受伤,民警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经多次喊话劝阻、退让、鸣枪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被迫使用防暴枪自卫,由于距离较近,致使两人死亡。”[4][5]

但是在另一新闻中的一胶农代表的叙述有所不同,胶农称19日上午7时左右,他们到橡胶公司与对方协商解决橡胶林产权,突然冲上来上百名警察,警察个个头戴钢盔手提盾牌和警棍,身穿防弹背心,他们与警察“理论”,之后发生冲突。警察在冲突中使用了催泪弹,冲突持续了十来分钟停止。该描述在事件起因上与官方通告有明显出入。[5]

在冲突中的两名死者分别叫岩常秧和岩底,年龄分别为50岁、20岁,都是勐马镇芒丙村人。二人是父子关系,其中岩底还是昆明某中专学校的在校生。[5]

事件调查编辑

云南省纪委在“7·19”事件发生后成立了专案组,调查结果显示该事件背后有一系列腐败案,一系列窝案串案中,包括群体性事件责任追究、孟连县领导受贿、财政干部贪占财政资金3个系列案件,涉案人员涉及省、市、县、乡四级党政机关。共有33人涉案,其中厅级干部3人,处级干部11人,科级以下19人,涉及违纪违法资金近1亿元。[1]

该事件揭露出的基层腐败现象令人吃惊,报道中称,孟连县委原书记胡文彬,在当地工作3年,每年下乡的次数只有十多次,下乡的目的地常常是两个橡胶公司。勐马、公信两个橡胶公司老板说,不但逢年过节要给他们送东西,而且还随时替他们埋单,甚至到了接到他们的电话就“害怕”的地步。在这样一个集边疆、民族、贫困为一体的小县,原财政局长刘宏就能将2000多万元财政资金拨入其个人所有的茶业有限公司。从省到县部分财政干部上下串通,打着发展经济作物种植,支农、惠农的幌子,成立假公司合伙骗国家的钱。[1]

相关责任人处理编辑

尽管云南省纪委查出一系列腐败案,并且追究了33名党政干部,但是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在该事件处理中有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云南省委常委会在处理决定中只是“责成沈培平同志向省委作出书面检查。”[6]

2008年6月14日,普洱市公安局向省公安厅书面请示跨县调动400名警察到孟连,省政法委、公安厅明确否定了这一请求。然而,2008年7月2日的普洱市委常委会依然决定“打击孟连农村黑恶势力”,“沈培平在市委决策时提出,调动警力的事不要报省里了。”事后云南省委常委会在处理决定中“责成沈培平同志向省委作出书面检查。”[6][7]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