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邵(1734年-1815年),少逸鷺洲晚號蝶叟四川中江人,清朝政治人物,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登庚辰科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散館刑部主事,升員外郎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任山東監察御史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以兼任福建監察御史之差至臺灣擔任巡視臺灣監察御史[1]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升禮科給事中。歷官鴻臚寺少卿鴻臚寺卿光祿寺卿太常寺卿宗人府府丞左副都御史大理寺卿嘉庆九年(1804年)回鄉,主成都草堂书院,講席十余年。著有《蝶叟集》。

註釋编辑

  1. ^ ·紀昀,《閱微草堂筆記》(卷19):“孟鹭洲自记巡视台湾事曰:乾隆丁酉,偶与友人扶乩,乩赠余以诗曰:乘槎万里渡沧溟,风雨鱼龙会百灵,海气粘天迷岛屿,潮声簸地走雷霆,鲸波不阻三神岛,鲛室争看二使星,记取白云飘渺处,有人同望蜀山青。时将有巡视台湾之役,余疑当往数日,果命下,六月启行,八月至厦门渡海,驻半载始归。归时风利,一昼夜即登岸,去时飘荡十七日,险阻异常。初出厦门,即雷雨交作,云雾晦冥,信帆而往,莫知所适。忽腥风触鼻,舟人曰:黑水洋也,其水比海水凹下数十丈,阔数十里,长不知其所极,黝然而深,视如泼墨。舟中摇手戒勿语,云其下即龙宫为第一险处,度此可无虞矣。至白水洋,遇巨鱼鼓鬣而来,举其首如危峰障日,每一拨刺,浪涌如山,声砰訇如霹雳。移数刻始过。尽计其长,当数百里。舟人云来迎天使,理或然欤?既而飓风四起,舟几覆没,忽有小鸟数十环绕樯竿,舟人喜跃,称天后来拯。风果顿止,遂得泊澎湖。圣人在上,百神效职,不诬也。遐思所历,一一与诗语相符,非鬼神能前知欤?时先大夫尚在堂,闻余有过海之役,命兄到赤嵌来视余,遂同登望海楼,并末二句亦巧合,益信数皆前定,非人力所能为矣。戊午秋,扈从滦阳,与晓岚宗伯话及,宗伯方草滦阳续录,因书其大略付之,或亦足资谈柄耶?以上皆鹭洲自序,考唐钟辂作定命录,大旨在戒人躁竞,毋涉妄求,此乩仙预告未来,其语皆验,可使人知无关祸福之惊恐,与无心聚散之踪迹,皆非偶然。亦足消趋避之机械矣。”

參考文獻编辑

  • 紀昀,《閱微草堂筆記》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70100768號
  • 朱汝珍,《詞林輯略·卷四》, 清代傳記叢刊, 學林類(18), 明文書局發行。
  • 劉寧顏編,《重修臺灣省通志》,臺北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年。
  • 管锡庆,《中江进士孟鹭洲巡治台湾》,德阳日报,2004-11-09
官衔
前任:
王顯曾
巡視臺灣監察御史(漢)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上任
繼任:
雷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