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契約

學習契約是一種自主學習教育哲學概念,將師生的課堂關係視為一種契約

學習契約是設計來解決學習責任的歸屬問題。是一種使自律學校的課堂和在家自學的團體能良好運行、師生都能接受的一種概念。

概念编辑

威權體制教育他律的學校裡,教師掌握權力、制定規則,而學生可能認為,或者感到學習是被迫的,他被要求擔負的責任沒有正當性,因此往往會不合作、怠惰甚至逃避學習。

反之,在民主學校在家自學或其他如夏山學校自律的學校,有時會出現學生不願寫作業、常常蹻課等現象,而學生們認為自己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即使沒有學到想學的東西,也不認為自己有責任配合教師。

自主學習相關的教育哲學中,認為課堂關係是師生雙方共同建立的契約。雙方都不是被迫簽定,但是簽定之後,為了讓課堂良好運作,雙方都必須遵守。然而,學生是否具有理解契約的能力是需要被考慮的,更好說,學生在此是「被期待」為具有遵守契約、理解契約與制訂契約能力的人,而教師除了以上期待,更因其不同於學生的照顧者位置,還被付予 「愛的施予者」的角色。學生透過契約的履行得到學習,教師亦同。

在學習契約的概念下,教師任意制定規則和學生的不寫作業、蹻課行為都是單方面的違約,不具有正當性。

學習契約與囚徒困境编辑

博奕論的觀點,一般的課堂往往面臨一個囚徒困境,教師在選擇自由式或威權式的教學法時,並不知道學生是否會認真。若學生不認真,則自由式的課堂往往難以經營。

用表格概述如下:

自由課堂(合作) 威權課堂(背叛)
學生認真(合作) 高效率課堂 師可濫權;生被控制
學生不認真(背叛) 師挫折;生放恣 低效率課堂


對師生共同來說,最好的結果是自由課堂、學生認真,建立高效率課堂,但整個遊戲的納什均衡落在教師威權、學生不認真的低效率課堂上。

然而,囚徒困境之所以無解,是因為它是一個非合作博奕,當規則改為一個合作博奕後,雙方因為可以討論並共同制定有強制力的契約,於是囚徒們就能選擇對他們對佳的策略,相互合作,不必擔心被背叛。

同樣地,學習契約使師生雙方可以合作,建立一個自由而認真的課堂。

違約编辑

一般而言,教師有監督機制,片面違約時自會受到處理。

學生違約的代價則因學校而異,每個民主學校的作法不盡相同。最常見的代價是取消這門課的參與權一學期,等準備認真面對課堂之後再修。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自主學習促進會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