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迦युग,Yuga),又称为,是印度教中的时代单位,共有圆满时、三分时、二分时、争斗时四个宇迦。目前所在的宇迦为争斗时,自公元前3102年开始。四个宇迦的时间具体为:

  • 1圆满时(Krita Yuga)= 4,800天年 = 1,728,000年
  • 1三分时(Treta Yuga)= 3,600天年 = 1,296,000年
  • 1二分时(Dvapara Yuga)= 2,400天年 = 864,000年
  • 1争斗时(Kali Yuga)= 1,200天年 = 432,000年

其中,一天年合360天日,一天日即尘世一年。四个宇迦合为一个摩诃宇迦(大时,Mahayuga),总计432万年。据印度教描述,圆满时之时人人道德高尚、和睦融洽、生活幸福。此后罪恶开始不断出现,至争斗时之时人类已彻底堕落,法只余四分之一。从圆满时至争斗时,人类的寿命也从400岁趋渐减少为100岁。最终,争斗时泯灭后世界重生,新的圆满时出现,如此循环反复。[1][2]


宇迦Yuga為12000年的論點:

重要的文本,例如《摩訶婆羅多》和被學者們認為早於《往世書》編纂的《摩奴法典》(Laws of Manu)仍然保留了宇迦週期為總計一萬兩千年的原始說法。《摩訶婆羅多》特別明確提到宇迦週期是以人類的晝夜為基礎計算的。拜火教徒同樣相信總共一萬兩千年的紀元週期(Cycle of the Ages),希臘人的大年(Great Year)或完年(Prefect Year)則分別是一萬兩千九百五十四年(西塞羅)與一萬零八百年(赫拉克利特)。

在《神聖科學》(The Holy Science,1894)一書裡,聖尤地斯瓦爾(Sri Yukteswar)聲稱完整的宇迦週期需要動輒兩萬四千年,其中包含了一個道德愈趨淳樸的一萬兩千年,以及另一個道德逐漸敗壞的一萬兩千年。因此,在我們結束了從圓滿時到爭鬥時的一萬兩千年下降週期後,這個序列又會反過來進入另一個從爭鬥時到圓滿時的上升週期。據聖尤地斯瓦爾指出:“每個一萬兩千年的週期都會伴隨著徹底的變化,既包括物質世界的外在變化,也可以是智識甚至電力世界的內在變化,這正是命運宇迦(Daiva Yugas)或電力週期(Electric Couple)的作用。”

整個宇迦週期的跨度為24000年,非常接近兩萬五千七百六十五年的歲差年(Precessional Year),亦即太陽逐一“穿過”,也就是倒退走過黃道十二宮一圈所需要的時間。《蘇里亞瓦希丹塔》聲稱歲差運動每年都會挪移五十四弧秒(arc seconds),而目前的觀測值則是每年五十點二九弧秒,恰好符合兩萬四千年的歲差年!這意味著目前的歲差觀測值很可能只是暫時偏離了平均值而已。

不同宇迦的上升與下降週期的觀念在佛教徒和耆那教徒中也很普遍。耆那教徒相信一個完整的時輪(Kalachakra)包含了漸進與漸劣的部分各一半。在週期較進步的一半(增劫〔Utsarpini〕),人們的知識、幸福、健康、道德和靈性都會蒸蒸日上,而在週期較敗壞的一半(滅劫〔Avasarpini〕),這些品質則是相應地越來越黯淡。這兩個半週期永遠彼此如影隨行,就好比白晝與黑夜,或是月亮的盈虧。


Yuga宇迦每個時期等長的論點:

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史教授喬治・德・桑提拉納(Giorgio de Santillana)在《哈姆雷特的石磨》(Hamlet's Mill,1969)一書中所證明,儘管約有三十來種古老文化都有類似宇迦週期的神話觀念,但我們很少能發現有任何信息提到這個週期內的不同時代的相對時長。

在少數討論到宇迦時長的來源中,我們可以發現宇迦週期中的幾乎每個時代都擁有相近的時長。舉例來說,拜火教徒相信這個世界的歷史總計是一萬兩千年,並且可以被四等分成四個三千年。墨西哥的《里奧斯手抄本》(Codex Rios,又名Codex 3738/Codex Vaticanus A)則聲稱每個時代的時長分別是四千零八年、四千一零年、四千八百零一年以及五千零四十二年,總計一萬七千八百六十一年。即使是在這個例子裡,我們也可以發現每個時代的時長非常接近。

由此看來,梵文文本中提及的四個宇迦時長(四千八百年、三千六百年、兩千四百年以及一千兩百年)反而才是偏離了常態。這種順序下的每個宇迦都比上一個要減少了一千兩百年,這種等差數列在自然界的週期中可謂十分罕見,甚至連存不存在都有待商榷。難道宇迦的時長是在過去的某個時候被人刻意修改了,好使人產生一種彷彿每個宇迦的時長都隨著道德的更進一步淪喪而變得越來越短的感覺嗎?

古印度最家喻戶曉的兩位天文學家,阿耶波多和保利沙(Paulisa)實際上都相信宇迦週期是由幾個時長完全相同的宇迦所組成!生活在11世紀的中世紀學者比魯尼(Al-Beruni)曾撰寫過一部關於印度哲學、科學及文化的綜論《比魯尼論印度》(Alberuni’s India),他在其中提到宇迦週期的依據是印度天文學家婆羅摩笈多(Brahmagupta)的學說,而後者的學識又是源自於梵文的《傳承書》(Smriti)。他在這裡說了一段很發人深省的話:

“婆羅摩笈多曾說:‘阿耶波多認為宇迦週期是由總共四個相等的宇迦所構成。因此,與剛才提到的《傳承書》不一樣,他的立場迥然不同。”

所以阿耶波多其實相信四個宇迦都是等長的!比魯尼已經把這一點重申得很清楚:“於是,按照阿耶波多的說法,一個宇迦有三千年...兩個宇迦有六千年...三個宇迦有九千年。”

另一位聲名遠播的古印度天文學家保利沙也贊同不同宇迦時長大致相同的想法。據比魯尼指出,在討論到該如何計算一個劫(kalpa)的時長的時候:“他(保利沙)使用的措辭仍然是宇迦週期,而不是單個的宇迦,他只是簡單地將其劃分成四個部分,並且以四分之一的方式計算四個部分的長度。”

以北斗七星曆為基礎的宇迦算法也是以12000年為一個週期,爭鬥時、二分時、三分時、圓滿時時間等長為3000年,4個時期共12000年。

而各時期的順序如下:

公元前12676年~公元前 9976年:下降的圓滿時Descending Satya Yuga

公元前 9976年~公元前9676年:下降的圓滿時300年過渡期

公元前 9676年~公元前 6976年:下降的三分時Descending Treta Yuga

公元前 6976年~公元前 6676年:下降的三分時300年過渡期

公元前 6676年~公元前 3976年:下降的二分時Descending Dwapara Yuga

公元前 3976年~公元前 3676年:下降的二分時300年過渡期

公元前 3676年~公元前  976年:下降的爭鬥時Descending Kali Yuga

公元前  976年~公元前  676年:下降的爭鬥時300年過渡期

公元前676年~公元2024年:上升的爭鬥時Ascending Kali Yuga

公元2024年~公元2324年:上升的爭鬥時300年過渡期

公元2324年~公元5024年上升的二分時Ascending Dwapara Yuga

公元5024年~公元5324年:上升的二分時300年過渡期

公元5324年~公元8024年上升的三分時Ascending Treta Yuga

公元8024年~公元8324年:上升的三分時300年過渡期

公元8324年~公元11024年上升的圓滿時Ascending Satya Yuga

公元11024年~公元11324年:上升的圓滿時300年過渡期

下降時期與上升時期的差異是指的是人的靈性的圓滿程度逐漸下降與逐漸上升,人們的靈性為100%時為圓滿時>人們的靈性剩餘3/4時為三分時>人們的靈性剩餘1/2時為二分時>人們的靈性所剩無幾時為爭鬥時


在《摩訶婆羅多》中,哈努曼(Hanuman)這麼向般度族王子毗摩(Bhima)介紹了宇迦週期:"圓滿時之所以圓滿,是因為那時世上只有一種宗教,人人皆聖人:所以,他們沒有人需要花時間去參加宗教儀式...那時沒有窮人也沒有富人;沒有勞動,因為人人都可以憑藉心念滿足自己的需要...圓滿時沒有疾病、沒有歲月帶來的衰老、沒有仇恨、沒有虛榮、沒有邪念、沒有憂愁、沒有恐懼。全人類都在崇高的祝福庇蔭下,那時宇宙的靈魂十分潔白...那個完美時代的宗教,就是人人發自內心對宇宙靈魂的崇敬。等到了三分時的時候,祭祀開始出現,世界靈魂漸漸變得赤紅;這時人們的德行已經減少了四分之一。人們熱衷於追求真理並舉行宗教儀式;他們能夠通過付出和努力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等到了二分時的時候,世界靈魂已經變得濁黃:宗教又更糟了一半。《吠陀經》在此時被一分為四,儘管有些人知道四部《吠陀經》,但大多數人都只知其三甚至其一。心靈更敗壞、真理更式微、接踵而至的是慾望、疾病和災難頻繁;於是人們的苦難就開始了。由於罪惡橫行,這是一個十分衰頹的時代。"


源於印度的霎哈嘉瑜珈(Sahaja Yoga)的創始人Shri Mataji表示:"鬥爭期(Kali Yuga)會有很多虛幻、錯誤,因為這樣,人們才要去追求。正如威廉‧布萊克說:「眾人子去尋求上天終會得到,會得到自覺,變得似神,也可令他人變得似神。」這就是今天要發生的,而且要在全世界發生,若你想解決世界的一切問題及苦難,便要嘗試成為真我。"於英國倫敦公開講座1994年6月5日皇家艾伯特演奏廳。來源網站:Nirmala Vidya Amruta

参考文献编辑

  1. ^ 黄心川 (编). 《南亚大辞典》.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8: 92–93. 
  2. ^ 鲁刚 (编). 《世界神话辞典》.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9: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