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克雷格尔谋杀案

安娜塔西娅·“安娜”·克雷格尔(英語:Anastasia "Ana" Kriégel,2004年2月8日-2018年5月14日)是一名俄罗斯裔爱尔兰籍女孩,她于2018年5月14日在都柏林附近的卢肯英语Lucan, Dublin镇的某处大宅里遭受到暴力袭击、强奸谋杀。行凶的两名男孩,——由于他们在事发时年仅13岁,因此媒体以男孩A和男孩B称呼他们。——被判谋杀罪名成立;其中男孩A更是以加重性侵害英语Aggravated sexual assault入罪。这两名男孩是爱尔兰司法史上最年轻的谋杀罪罪犯。[1][2][3]

安娜·克雷格尔
原文名Ana Kriégel
性别女性
出生安娜塔西娅
Anastasia

(2004-02-18)2004年2月18日
 俄羅斯科麦罗沃州新库兹涅茨克
逝世2018年5月14日(2018歲-05-14)(14歲)
 爱尔兰芬戈郡卢肯英语Lucan, Dublin
死因谋杀(头部钝击致死)

死者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安娜塔西娅(俄語:Анастасия)于2004年出生于俄罗斯联邦新库兹涅茨克,很快就被当地的孤儿院收养。[1] 2006年,安娜塔西娅被杰拉尔丁·克雷格尔(Geraldine Kriégel)及她出生于法国的丈夫帕特里克·克雷格尔(Patric Kriégel)所收养,并搬至爱尔兰生活。[1] 尽管她的养父母与俄罗斯没有任何文化联系,但他们还是试图保证安娜与她母国的文化联系,例如:他们保留了她原来的俄罗斯名字。[1] 迁居爱尔兰之后,安娜与她的养父母居住在基尔代尔郡萊克斯利普纽顿公园(Newtown Park)的住宅区。

移居爱尔兰编辑

安娜有一些健康问题,她的右耳有一个必须摘除的肿瘤,这使得她几乎失聪。但据她的养父母表示,安娜在小学的大部分时候都是快乐的。[1] 此外,安娜还有一些视力问题。[1] 中学时代,安娜就读于康菲学院英语Confey College,并努力在那里结交朋友。[1] 安娜曾经因为画黑眼圈而遭到学校的停学处罚,但她母亲认为这表达了她内心的痛苦。[1] 因为安娜曾经遭遇过霸凌,曾在2017年自残过。[4] 某些霸凌行为可能发生在安娜上中学之前,而其中一些网络霸凌内容是关于她被收养的事情以及她的身高。[1] 甚至一些霸凌内容带有某些性暗示。[1] 这些情况导致安娜自己建立一些虚假社交账户来“霸凌”她自己。[1] 因此,安娜的母亲要求她必须将她所有应用程序的密码提供给她,以便其检查。[1]

失踪编辑

2018年5月14日,安娜參加了一次輔導會議。她從學校回家,換上校服,然後步行到萊克斯利普市中心。她回來並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那個後來被稱為男孩B的孩子在下午5:00叫到克雷格爾的家。安娜的母親杰拉爾丁回憶說,安娜沒有朋友,“沒有人打電話給安娜”。 安娜(Ana)最後一次出現在下午5:30在聖凱瑟琳公園(St Catherine's Park)。

案件过程编辑

2018年5月14日,一個平凡的週一。安娜從學校回到家,和父母打過招呼後急匆匆的穿上外套又跑了出去。 安娜說馬上就回來,有個朋友約她出去玩。母親認爲,這大概是哪個安娜喜歡的男孩叫她出去,安娜才會那麼激動吧。

  她沒有攔着安娜,因爲女兒被霸凌的緣故,在學校並沒有太多朋友。母親覺得安娜能有朋友是件很快樂的事。

  下午5點,安娜跑出了家門,一夜未歸。夫妻倆非常慌張,他們不知道是什麼阻止了女兒回家。甚至覺得是自己做錯了什麼,讓孩子離家出走了。 一天,兩天,三天。克雷格爾夫婦三天沒有閤眼,焦急地等待警方的消息。

  5月17日,警察敲響了克雷格爾夫婦的家門。他們找到了安娜。

  他們心愛的,只有14歲的女兒,在一座荒廢的農舍裏渾身血跡,一絲不掛的死去。脖子上纏着建築膠帶,帶血的衣服散落在房間各處。  經過法醫鑑定,死亡時間是5月14日晚——安娜離家的那一天。遺體遺棄在房間整整三天,已經開始腐爛。

   警方在調查中發現,安娜的身上有60多種不同的傷,還有被暴力性侵的痕跡。

  她的死因是頭部和頸部受到鈍器傷,在案發現場,警方發現了沒有被處理的兇器。一根帶着血的兩頭帶着釘子,92釐米的長棍和一塊混凝土塊。  警察在安娜的內衣上也發現了血跡,她的衣物經過了撕裂並被嚴重損壞,褲腿和內褲上也有很多血跡。

  經過盤問,警方得知當天下午5點半,安娜還和一個男孩在公園裏散步。鎖定嫌疑犯的速度幾乎是迅速的 約安娜出來的是B,他帶着安娜步行了3公里,來到一片荒蕪的田地中的廢棄農舍,進門後屋裏還另一個男孩在等着——是A。

  他們幾乎沒有給安娜任何選擇甚至反應的時間,女孩一進屋,就被兩人實施了一系列令人作嘔的性侵。A是強姦和施虐的主謀,B則在一旁“偷窺”。

  安娜由於身體殘障的問題,並不能很清晰的看到眼前發生的事,甚至沒有能力快速逃跑。就這樣在絕望中掙扎,被她認爲的“朋友”一棍一棍的毆打。 在他們折磨了安娜幾小時後,兩人殺死了這個無辜的女孩,把赤裸的屍體留在原地,第二天像沒事人一樣的去上課。

  而荒唐的是,這兩個13歲的惡魔,殺人和強姦只是爲了“好玩”。警方在A的家裏發現了其收藏的“撒旦俱樂部”的手冊。

  A和B加入了一種崇拜撒旦的邪教,其中有許多惡臭的挑戰,鼓動這些年輕人完成。警方相信,這次的暴行也與這個俱樂部有關。

公众反应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Conor Gallagher. Ana Kriégel murder trial: The complete story. 爱尔兰时报.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5). 
  2. ^ Rob Picheta. Two of Ireland's youngest killers sentenced for schoolgirl's murder. CNN.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3. ^ Ana Kriegel: Ireland's youngest killers sentenced for murder of 14-year-old girl. 天空新闻台.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7). 
  4. ^ Helen Bruce. Ana Kriegel’s mum tells court of ‘endless’ put-downs. Extra.ie.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