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厅水库

官厅水库位于北京市河北省交界处,大部分位于河北省怀来县境内,小部分位于北京市延庆县。官厅水库因大坝修建在官厅镇附近而得名,是1949年后中国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库。

官厅水库
2019年官厅水库中部鸟瞰,红色为京张高铁桥,下方为京藏高速路桥,上方为官厅公路悬索桥
2019年官厅水库中部鸟瞰,红色为京张高铁桥,下方为京藏高速路桥,上方为官厅公路悬索桥
官厅水库在中國的位置
官厅水库
官厅水库在中国的位置
坐标 40°13′51″N 115°36′09″E / 40.23083°N 115.60250°E / 40.23083; 115.60250坐标40°13′51″N 115°36′09″E / 40.23083°N 115.60250°E / 40.23083; 115.60250
代码BCC00000011
级别大(一)型水库
水库位置河北省怀来县北京市延庆区
大坝位置怀来县官厅镇
上游流入永定河妫水河
下游流出永定河
集水面积43402平方千米
水库面积130平方千米
正常水位476(汛限水位)
水质IV类[1]
最大库容41.6亿立方米
坝顶高程492
最大坝高52
坝顶长度423
开工时间1951年10月
竣工时间1954年5月13日
资料主要来源:[2][3]

概述及历史编辑

 
1952年建造中的永定河官厅水库

官厅水库上游桑干河洋河交汇形成永定河入注官厅水库,妫水河也汇入,下游为永定河

官厅水库于1951年10月动工,1954年5月13日竣工。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二日,毛泽东在官厅水库竣工前夕,视察了工地;水库建成后,又亲笔题词:“庆祝官厅水库工程胜利完成。”1955年7月正式蓄水运行。原设计库容22.7亿立方米,坝顶高程485.27m。此后经过4次扩建和加固,坝顶高程492m,总库容为41.6亿立方米,调洪库容29.9亿立方米。水面面积238平方公里,控制流域面积43402平方公里[2]。坝址位于永定河官厅山峡入口处。建有1座主坝,1座溢洪道、1条输水泄洪洞。主坝坝顶长423米,最大坝高52米,坝底宽360米,顶宽10米,最高蓄水位483.07米。溢洪道长430米,最大泄洪量560立方米/秒。装机容量3 X 1万千万。

官厅水库建成后成为京西主要的饮用水来源,京密引水等工程未解决冬季输水问题之前,官厅水库一度是冬季冰期北京市区工业和生活的唯一地表水源[4]。五十年代,水库年均蓄水量为19亿立方米。官厅水库原设计按一千年一遇洪水设计,一万年一遇洪水校核。1975年8月河南“75·8”水库溃坝后,经过复核,官厅水库防洪标准只有370年一遇。为此在1967年溢洪道降低堰顶的初步改建基础上,1975年后开始了加固、改建和加高,经过14年连续施工,水库防洪标准由原来370年一遇提高到防御可能最大洪水的标准。现行水库防洪标准为:千年一遇洪水设计,可能最大洪水校核。水库防洪效益显著,基本上免除了永定河下游的洪水灾害。水库建成后拦蓄大于1000立方米/秒的洪水八次,削减洪峰流量70~96%,发挥了拦洪调蓄作用,使下游没有出现洪水灾害。历史经历最大洪水为1959年7月底到8月初官厅水库上游出现瞬时流量2660m3/秒,入库洪峰2499m3/秒,8月6日水库水位达477.05m,主要利用输水隧洞和电站发电泄水,进行水库调节;共开启闸门79次,泄水1.78亿m3,最大泄量为600M3/秒,远小于下游山峡河道所能承担的2500m3/s的泄量。最大入库水量也是出现在1959年,为25.48亿立方米。自1953年以来,永定河曾出现了8次大于1000m3/s的洪水,包括1956年洪水(8月9日17时最大入库洪峰1114m3/s)、1967年洪水(1500m3/s)、1974年8月23日水库水位达到汛期最高值477.30m,相应蓄水量为7.55亿m3

官厅水库的建成为官厅山峡梯级发电创造了条件。继1956年官厅水力发电站建成以后,先后又修建了下马岭、下苇甸两座梯级电站,至2000年,三座电站共发电82亿度。

1971年春天,官厅水库死了很多鱼。当时中科院地理所、北京市卫生防疫站等单位派人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与张家口宣化上游的工厂排污有关。第二年春天,进一步的调查确认了这一事实。于是,国务院连发3份文件,并成立了官厅水系水源保护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官办”),专门治理此项目。1971年,官厅水库由国家水利部管理改为北京市政府管理。现为北京市水务局官厅水库管理处。在边做边探索的情况下,官厅水库53%的污染物被处理掉了。这场战役的副成果是诞生了一项中国独创的环境管理制度——“三同时”制度。1972年6月,在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计委国家建委关于官厅水库污染情况和解决意见的报告》中,第一次提出了“工厂建设和三废利用工程要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的要求。

1972年春天,怀来、大兴县许多民众因食用官厅水库的鱼后出现恶心、呕吐等症状。中国国家计划委员会和原国家基本建设委员会随后向国务院作出《关于官厅水库污染情况和解决意见的报告》,指出上游沙城、宣化等地工业废水已经污染水源[4],20世纪80年代以后因興建沙城農藥廠,水库水体遭滴滴涕污染日益严重,水量也程逐年下降的趋势,1997年有市民发现官厅水库水体有异味,官厅最终退出饮用水源地体系[2][3]。目前官厅水库的水主要用作北京西部地区的工业水源。

从2005年初至2006年底,官厅水库首次禁渔,让水库还清半污染水质,官厅水库水质逐渐恢复至IV类水质,依然不能达到规定的Ⅲ类以上饮用水质标准。2007年8月20日,北京水务局通告,官厅水库继密云水库怀柔水库海子水库之后,成为北京第4个备用饮用水源。

2017年3月,总规划面积达20.3万亩的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建设正式启动,预算共计50亿元,预计2020年全部建成[5]

2016年北京官方公布的战略计划,到2035年将恢复官厅水库饮用水源功能[6]

参考文献编辑

  1. ^ 2015年11月大中型水库水质状况. 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 2015年12月24日 [2016年1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5月25日). 
  2. ^ 2.0 2.1 2.2 杜桂森,王建厅,张为华等. 官厅水库水体营养状况分析 (PDF). 湖泊科学. 2004, 16 (3). [永久失效連結]
  3. ^ 3.0 3.1 郝芳华,孙峰,张建永. 官厅水库流域非点源污染研究进展. 地学前缘. 2002, 9 (2). 
  4. ^ 4.0 4.1 彭波. 官厅水库“复活”背后:仅作为应急备用水源. 中国新闻周刊. 2012-11-20. 
  5. ^ 刘毅 张志锋. 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的“三本账”. 人民日报. 2018-10-27. 
  6. ^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