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宜陽之戰發生於前308年至前307年期間,是戰國時代秦國攻打韓國的一場戰爭。

宜陽之戰
日期前308年至前307年
地点
结果 秦軍攻克宜陽。韓王使相國公仲侈持寶器入秦乞和。
参战方
秦國
魏國
韓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甘茂 不詳
兵力
不詳 十萬[1]
伤亡与损失
不詳,死傷者眾[2] 斬首六萬[3]

目录

背景编辑

秦武王素有「通三川,窺周室」之志,意欲問鼎中原[4][5],而韓國的宜陽正是通向東周的門戶,只有佔領宜陽才可達成心願。因宜陽為韓國的軍事重地,派有重兵駐守。

戰役编辑

秦武王派左丞相甘茂魏國,相約共同攻打韓國宜陽,魏國遵從約定,秦武王親身至息壤(秦國的城邑)迎接甘茂[6]。甘茂以宜陽是韓國重地,駐有重軍,路途又艱險遙遠,難於攻取,勸告秦武王切勿攻打。武王不聽,遂與甘茂定下息壤之盟,約定武王決心全力支持甘茂,一定不會中途退兵。

前308年,武王遂令甘茂與庶長封率秦軍攻打宜陽[7][8]。經歷五個月的進攻,秦軍仍不能攻破[9]樗里子公孫奭果然以宜陽未得來攻擊甘茂向武王進讒,武王隨即召見甘茂打算退兵。甘茂以「息壤之盟」反問秦王,說服秦武王增援甘茂,最後終於擊敗韓軍,斬首六萬,攻佔宜陽[10][11]。接著,秦軍渡過黃河奪取武遂(今山西省垣曲縣東南),並在當地築城駐守[12]韓襄王恐懼,使相國公仲侈持寶物,入秦乞和。秦武王大喜准許其請求。遂下詔甘茂班師,留向壽宣撫宜陽地方[13]

參考文獻编辑

  1. ^ 戰國策 卷一 東周策》:秦攻宜陽,周君謂趙累曰:『子以為何如?』對曰:『宜陽必拔也。』君曰:『宜陽城方八里,材士十萬……
  2. ^ 戰國策 卷四 秦策二》: 宜陽未得,秦死傷者眾,
  3. ^ 史記 卷十五 六國年表》:秦拔我宜陽,斬首六萬。
  4. ^ 史記 卷五 秦本紀第五》:武王謂甘茂曰:「寡人欲容車通三川,窺周室,死不恨矣。」
  5. ^ 戰國策 卷四 秦策二》:秦武王謂甘茂曰:「寡人欲車通三川,以闚周室,而寡人死不杇乎?」甘茂對曰:「請之魏,約伐韓。」王令向壽輔行。
  6. ^ 戰國策 卷四 秦策二》:甘茂至魏,謂向壽:「子歸告王曰:『魏聽臣矣,然願王勿攻也。』事成,盡以為子功。」向壽歸以告王,王迎甘茂於息壤。
  7. ^ 戰國策 卷四 秦策二》:甘茂至,王問其故。對曰:「宜陽,大縣也,上黨、南陽積之久矣,名為縣,其實郡也。今王倍數險,行千里而攻之,難矣。臣聞張儀西幷巴、蜀之地,北取西河之外,南取上庸,天下不以為多張儀而賢先王。魏文侯令樂羊將,攻中山,三年而拔之,樂羊反而語功,文侯示之謗書一篋,樂羊再拜稽首曰:『此非臣之功,主君之力也。』今臣覉旅之臣也,樗里疾、公孫衍二人者,挾韓而議,王必聽之,是王欺魏,而臣受公仲侈之怨也。昔者曾子處費,費人有與曾子同名族者而殺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參殺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殺人。』織自若。有頃焉,人又曰:『曾參殺人。』其母尚織自若也。頃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參殺人。』其母懼,投杼踰牆而走。夫以曾參之賢,與母之信也,而三人疑之,則慈母不能信也。今臣之賢不及曾子,而王之信臣又未若曾子之母也,疑臣者不適三人,臣恐王為臣之投杼也。」王曰:「寡人不聽也,請與子盟。」於是與之盟於息壤。
  8. ^ 史記 卷五 秦本紀第五》:其秋,使甘茂、庶長封伐宜陽。
  9. ^ 戰國策 卷四 秦策二》:宜陽未得,秦死傷者眾,甘茂欲息兵。左成謂甘茂曰:「公內攻於樗里疾、公孫衍,而外與韓侈為怨,今公用兵無功,公必窮矣。公不如進兵攻宜陽,宜陽拔,則公之功多矣。是樗里疾、公孫衍無事也,秦眾盡怨之深矣。」
  10. ^ 史記 卷十五 六國年表》:秦拔我宜陽,斬首六萬。
  11. ^ 戰國策 卷四 秦策二》:果攻宜陽,五月而不能拔也。樗里疾、公孫衍二人在,爭之王,王將聽之,召甘茂而告之。甘茂對曰:「息壤在彼。」王曰:「有之。」因悉起兵,復使甘茂攻之,遂拔宜陽。
  12. ^ 史記 卷十五 六國年表》:拔宜陽城,斬首六萬。涉河,城武遂。
  13. ^ 資治通鑑 卷三 周紀三》:甘茂攻宜陽,五月而不拔。樗里子、公孫奭果爭之。秦王召甘茂,欲罷兵。甘茂曰:「息壤在彼。」王曰:「有之。」因大悉起兵以佐甘茂。斬首六萬,遂拔宜陽。韓公仲侈入謝於秦以請平。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