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运

尉迟运(539年-579年4月6日),字乌戈拨[1]代人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北周大司空、吴武公尉迟纲庶长子,西魏、北周官员。

生平编辑

尉迟运年少时就精明干练,立志要立下功劳。大统十六年(550年),尉迟运因为父亲尉迟纲的功勋封安喜县侯,食邑一千户。周孝闵帝登基后,尉迟运加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1]。不久,周孝闵帝被废,朝廷商议尊立宇文毓为帝,于是命令尉迟运到岐州迎接宇文毓回朝。尉迟运因为参与拥立周明帝的功勋,进爵周城县公,增加食邑五百户。保定二年(562年),尉迟运进位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1]。保定三年(563年),尉迟运跟随杨忠进攻北齐的并州,以军功别封其第二子尉迟端为保城县侯,食邑一千户。保定四年(564年),尉迟运出任陇州诸军事、陇州刺史[1]。陇州地处汧河渭河,民俗难治。尉迟运用心抚纳,被当时的人所称赞。保定五年(565年),尉迟运回朝出任右小右武伯,很快转任右大武伯。保定六年(566年),尉迟运加军司马,右大武伯如故[1]。尉迟运任职身兼文武,深受重用。北齐斛律光侵犯汾水以北,尉迟运跟随齐国公宇文宪抵御,攻克敌人的伏龙城,进爵广业郡公,增加食邑八百户[2][3],总计两千八百户[1]

建德元年(572年),尉迟运出任侍伯中大夫,转任右司卫。当时太子宇文赟在东宫,亲近阿谀逢迎之人,多次有罪过。周武帝宇文邕在朝臣中挑选忠信耿直的人匡正辅佐宇文赟,于是以尉迟运为右宫正[3][4]。建德三年七月庚申(574年8月4日),周武帝前往云阳宫,又命令尉迟运以本官兼司武,与长孙览辅佐宇文赟留守京城[5]。七月乙酉(574年8月29日),卫刺王宇文直作乱,率领党羽袭击肃章门。长孙览畏惧,前往周武帝所在之地。尉迟运当时就在肃章门,宇文直的士兵突然来袭,尉迟运来不及命令属下,亲手关闭宫门。宇文直的部众与尉迟运争夺宫门,砍伤尉迟运的手指,最终宫门还是被关上。宇文直进不了门,就纵火烧门。尉迟运害怕火灭之后宇文直的党羽能进门,于是取宫中的木材和坐床等投入火中加大火势,又用膏油灌入火中,火势更盛。宇文直很长时间都进不了宫门,于是退去。尉迟运率领留守的士兵,趁宇文直撤退追击,宇文直大败而逃[6][7][8][9][10]。七月连绵大雨三旬,就在尉迟运击败宇文直的这一天雨停[11]。当日没有尉迟运,宫中就被叛党攻占了。周武帝嘉奖尉迟运,以尉迟运加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其余官职如故[1],赐给他以宇文直的田宅、妓乐、金帛、车马和其他东西,赏赐物品不可计数[12][13]

建德五年(576年),尉迟运出任同州蒲津潼关杨氏壁龙门涹头六防诸军事、同州刺史[1]。周武帝将要讨伐北齐,征召尉迟运参与商议。周武帝东征北齐时,尉迟迥率领禁卫军作为全军最后的防守部队。齐后主高纬支援晋州,尉迟迥乘坐驿马回到京城,向周武帝当面陈述战略,于是周武帝再度率军前往晋州[1]。尉迟运又在齐王宇文宪的指挥下与柱国越王宇文盛,开府宇文神举等人率领一万轻装骑兵趁夜赶到晋州[14]。关东被平定,尉迟运出了大力,升任柱国,建德五年十二月丙寅(577年1月26日),尉迟运进爵卢国公[15],食邑三千户,原爵位广业郡公转授给一个儿子[1]宣政元年(578年),尉迟运转任司武上大夫 ,总管宿卫军事。周武帝将要北伐突厥,在云阳宫去世,秘不发丧,尉迟运和薛国公长孙览接受遗诏,率领卫兵回到京城[16][17]

周宣帝即位,尉迟运于宣政元年闰六月辛巳(578年8月4日)加上柱国[18][19]。尉迟运任宫正时,数次向周宣帝进谏。周宣帝不接纳,反而对尉迟运疏远猜忌。当时尉迟运又与王轨宇文孝伯等人都受到周武帝的亲近,王轨经常将宇文赟的过失告诉周武帝。周宣帝认为尉迟运也参与其事,更加记恨尉迟运。等到王轨被诛杀,尉迟运害怕大祸将要来临,私下对宇文孝伯说:“我们必定不能免祸,怎么办?”宇文孝伯说:“现在堂上有老母,地下有周武帝,为臣为子,知道要到哪里。而且委质事人,本应为名和义献身,劝谏不入,将到哪里逃死。你如果为身家性命着想,应该远远离开朝堂。”从此宇文孝伯和尉迟迥各行其志[20][21]。不久,尉迟运出任秦渭成康文武六州诸军事、秦州总管[1][22]。然而尉迟运到了秦州,还是十分担心不能免祸。大成元年二月廿四日(579年4月6日),尉迟运忧惧在秦州去世[23],虚岁四十一。朝廷赠予大后丞、秦渭河鄯成洮文等七州诸军事、秦州刺史,谥号[24],儿子尉迟靖继承爵位[25][26],同年十月十四日(579年11月18日)归葬于咸阳郡泾阳县洪渎乡永贵里[1]

家庭编辑

始祖编辑

  • 尉迟吐利,尉迟国君,随追尊魏圣武帝拓跋诘汾南迁,以国命氏[1]

祖父母编辑

父亲编辑

  • 尉迟纲,北周使持节、太傅、柱国大将军、大司空、吴武公[1]

兄弟姐妹编辑

  • 尉迟勤,北周大将军、青州总管、成平郡公
  • 尉迟安,隋朝柱国、鸿胪卿、左卫大将军、吴国公
  • 尉迟敬,北周仪同三司
  • 尉氏,嫁北周开府、车骑大将军、陈留郡公杨整
  • 尉迟氏,嫁唐朝金紫光禄大夫、少府监、宗正卿、兵部尚书、上柱国、临川孝公李德懋

夫人编辑

  • 贺拔毗沙,肆州刺史、龙城伯贺拔度孙女,太师、太宰、琅琊献公贺拔胜之女,保定三年(563年)封宜州宜君郡君,建德三年(574年)封广业国夫人,宣政元年(578年)封卢国夫人,隋朝建立后封卢国太夫人,开皇十九年七月一日(599年7月28日)在住宅中去世,虚岁五十八,仁寿元年岁次辛酉十月辛亥朔廿三日癸酉(601年11月23日)与尉迟运合葬于雍州泾阳县奉贤乡静民里[27]

子女编辑

  • 尉迟靖,隋朝洪夏二州总管、卢国公
  • 尉迟端,北周保城县侯
  • 尉琼仁,嫁司马氏[28]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罗新,叶炜著.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修订版)》.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16.5: 287–290. ISBN 978-7-101-11639-7 (中文(中国大陆)). 
  2. ^ 《周书·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尉迟运,大司空、吴国公纲之子也。少强济,志在立功。魏大统十六年,以父勋封安喜县侯,邑一千户。孝闵帝践阼,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俄而帝废,朝议欲尊立世宗,乃令运奉迎于岐州。以预定策勋,进爵周城县公,增邑五百户。保定元年,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三年,从杨忠攻齐之并州,以功别封第二子端保城县侯,邑一千户。四年,出为陇州刺史。地带汧、渭,民俗难治。运垂情抚纳,甚得时誉。天和五年,入为小右武伯。六年,迁左武伯中大夫。寻加军司马,武伯如故。运既职兼文武,甚见委任。齐将斛律明月寇汾北,运从齐公宪御之,攻拔其伏龙城。进爵广业郡公,增邑八百户。
  3. ^ 3.0 3.1 《北史·卷六十二·列传第五十》:运少强济,志在立功。魏大统十六年,以父勋封安喜县侯。周明帝立,以预定勋,进爵周城县公。历位陇州刺史,再迁左武伯中大夫,寻加军司马。运既职兼文武,甚见委任。进爵广业郡公,转右司卫。时宣帝在东宫,亲狎谄佞,数有罪失。武帝于朝臣内选忠谅鲠正者以匡弼之,于是以运为右宫正。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一》:太子好昵近小人,左宫正宇文孝伯言于周主曰:“皇太子四海所属,而德声未闻。臣忝宫官,实当其责。且春秋尚少,志业未成,请妙选正人,为其师友,调护圣质,犹望日就月将。如或不然,悔无及矣!”帝敛容曰:“卿世载鲠直,竭诚所事。观卿此言,有家风矣。”孝伯拜谢曰:“非言之难,受之难也.”帝曰:“正人岂复过卿!”于是以尉迟运为右宫正。运,迥之弟子也。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一》:秋,七月,庚申,周主如云阳,以右宫正尉迟运兼司武,与薛公长孙览辅太子守长安。
  6. ^ 《周书·卷五·帝纪第五》:乙酉,卫王直在京师举兵反,欲突入肃章门。司武尉迟运等拒守。直败,率百余骑遁走。
  7. ^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乙酉,卫王直在京反,欲突入萧章门。司武尉迟运等拒守,直败,遁走。
  8. ^ 《周书·卷十三·列传第五》:及帝幸云阳宫,直在京师,举兵反,攻肃章门。司武尉迟运闭门拒守,直不得入。
  9. ^ 《北史·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及帝幸云阳宫,直在京师反,攻肃章门,司武尉迟运闭门,不得入,退走。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一》:直积怨愤,因帝在外,遂作乱。乙酉,帅其党袭肃章门。长孙览惧,奔诣帝所。尉迟运偶在门中,直兵奄至,手自阖门。直党与运争门,斫伤运指,仅而得闭。直久不得入,纵火焚门。运恐火尽,直党得进,取宫中材木及床榻以益火,膏油灌之,火转炽。久之,直不得进,乃退。运帅留守兵,因其退而击之,直大败,帅百余骑奔荆州。戊子,帝还长安。八月,辛卯,擒直,废为庶人,囚于别宫,寻杀之。以尉迟运为大将军,赐赉甚厚。
  11. ^ 《隋书·卷二十二·志第十七》:后周建德三年七月,霖雨三旬。时卫刺王直潜谋逆乱。属帝幸云阳宫,以其徒袭肃章门,尉迟运逆拒破之。其日雨霁。
  12. ^ 《周书·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建德元年,授右侍伯,转右司卫。时宣帝在东宫,亲狎谄佞,数有罪失。高祖于朝臣内选忠谅鲠正者以匡弼之。于是以运为右宫正。三年,帝幸云阳宫,又令运以本官兼司武,与长孙览辅皇太子居守。俄而卫刺王直作乱,率其党袭肃章门。览惧,走行在所。运时偶在门中,直兵奄至,不暇命左右,乃手自阖门。直党与运争门,斫伤运手指,仅而得闭。直既不得入,乃纵火烧门。运惧火尽,直党得进,乃取宫中材木及床等以益火,更以膏油灌之,火势转炽。久之,直不得进,乃退。运率留守兵,因其退以击之,直大败而走。是日微运,宫中已不守矣。高祖嘉之,授大将军,赐以直田宅、妓乐、金帛、车马及什物等,不可胜数。
  13. ^ 《北史·卷六十二·列传第五十》:建德三年,帝幸云阳宫,又令运以本官兼司武,与长孙览辅皇太子居守。俄而卫刺王直作乱,率其党袭肃章门。览惧,走行在所。运时偶在门中,直兵奄至,不暇命左右,乃手自阖门。直党与运争门,斫伤运指,仅而得闭。直既不得入,乃纵火。运恐火尽,直党得进,乃取宫中材木及床等以益火,更以膏油灌之,火转炽。久之,直不得进,乃退。运率留守兵因其退以击之,直大败而走。是夜微运,宫中已不守矣。武帝嘉之,授大将军,赐以直田宅、妓乐、金帛、车马、什物等不可胜数。
  14. ^ 《周书`卷十二·列传第四》:宪乃遣柱国越王盛、大将军尉迟运、开府宇文神举等轻骑一万夜至晋州。
  15. ^ 《周书·卷六·帝纪第六》:丙寅,出齐宫中金银宝器珠翠丽服及宫女二千人,班赐将士。以柱国赵王招、陈王纯、越王盛、杞国公亮、梁国公侯莫陈芮、庸国公王谦、北平公寇绍、郑国公达奚震并为上柱国。封齐王宪子安城郡公质为河间王,大将军广化公丘崇为潞国公,神水公姬愿为原国公,广业公尉迟运为卢国公。
  16. ^ 《周书·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四年,出为同州、蒲津、潼关等六防诸军事、同州刺史。高祖将伐齐,召运参议。东夏底定,颇有力焉。五年,拜柱国,进爵卢国公,邑五千户。宣政元年,转司武上大夫,总宿卫军事。高祖崩于云阳宫,秘未发丧,运总侍卫兵还京师。
  17. ^ 《北史·卷六十二·列传第五十》:四年,出为同州刺史,同州、蒲津、潼关等六防诸军事。帝将伐齐,召运参议,东夏底定,颇有力焉。五年,拜柱国,进爵卢国公。转司武上大夫,总宿卫军事。帝崩于云阳宫,秘未发丧,运总侍卫兵还京师。
  18. ^ 《周书·卷七·帝纪第七》:辛巳,以上柱国赵王招为太师,陈王纯为太傅,柱国代王达、滕王逌、卢国公尉迟运、薛国公长孙览并为上柱国。
  19. ^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辛巳,以上柱国、赵王招为太师,陈王纯为太傅,柱国、代王达、滕王逌、卢公尉迟运、薛公长孙览并为上柱国。
  20. ^ 《周书·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帝乃诛轨。尉迟运惧,私谓孝伯曰:“吾徒必不免祸,为之奈何?”孝伯对曰:“今堂上有老母,地下有武帝,为臣为子,知欲何之。且委质事人,本徇名义,谏而不入,将焉逃死。足下若为身计,宜且远之。”于是各行其志。运寻出为秦州总管。
  21. ^ 《北史·卷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译又说轨捋帝须事,帝乃诛轨。尉迟运惧,私谓孝伯曰:“吾徒必不免祸,奈何?”孝伯曰:“有老母,地下有武帝,为臣为子,知欲何之!且委质事人,本徇名义,谏而不入,将焉逃死?足下若为身计,宜且远之。”于是各行其志。运寻出为秦州总管。
  2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三》:周主之为太子也,上柱国尉迟运为宫正,数进谏,不用;又与王轨、宇文孝伯、宇文神举皆为高祖所亲待,太子疑其同毁己。及轨死,运惧,私谓孝伯曰:“吾徒必不免祸,为之奈何?”孝伯曰:“今堂上有老母,地下有武帝。为臣为子,知欲何之!且委质事人,本徇名义;谏而不入,死焉可逃!足下若为身计,宜且远之。”于是运求出为秦州总管。
  2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三》:尉迟运至秦州,亦以忧死。
  24. ^ 《周书校勘记·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三》:谥曰(忠)〔中〕 诸本“忠”都作“中”。殿本当依北史改。按尉迟运为周宣帝所憾,幸免于祸,不会给予“忠”字之谥。今回改。
  25. ^ 《周书·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宣帝即位,授上柱国。运之为宫正也,数进谏于帝。帝不能纳,反疏忌之。时运又与王轨、宇文孝伯等皆为高祖所亲待,轨屡言帝失于高祖。帝谓运预其事,愈更衔之。及轨被诛,运惧及于祸,问计于宇文孝伯。语在《孝伯传》。寻而得出为秦州总管,秦渭等六州诸军事、秦州刺史。然运至州,犹惧不免。大象元年二月,遂以忧薨于州,时年四十一。赠大后丞、秦渭河鄯成洮文等七州诸军事、秦州刺史。谥曰中。子靖嗣。大象末,仪同大将军。
  26. ^ 《北史·卷六十二·列传第五十》:宣帝即位,授上柱国。运之为宫正也,数进谏于帝。帝不纳,反疏忌之。时运又与王轨、宇文孝伯等皆为武帝亲待。轨屡言帝失于武帝,帝谓运预其事,愈更衔之。及轨被诛,运惧及于祸,寻而得出秦州总管。至州,犹惧不免,遂以忧薨于州。赠大后丞、七州诸军事、秦州刺史,谥曰忠。子靖嗣。
  27. ^ 王其祎,周晓薇编著;王庆卫,樊波助理;毛汉光,耿慧玲顾问. 《隋代墓志铭汇考 3》. 北京市: 线装书局. 2007年10月: 5. ISBN 9787801065889 (中文(中国大陆)). 
  28. ^ 胡戟,荣新江主编. 《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 北京市: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年11月: 21. ISBN 978-7-301-16079-4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