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田燒

小鹿田燒(日语:おんたやき[1]是指日本大分縣日田市內,以皿山為中心的「小鹿田地區」所燒製的陶器。此陶藝技法在1995年平成7年)根據日本「文化財保護法日语文化財保護法」第71條規定,被指定為國家的「重要無形文化財日语重要無形文化財」;2008年3月,全區(約14公頃的範圍)以「小鹿田燒之里」的名稱,被選入為日本「重要文化景觀日语重要文化的景観」之一。

「小鹿田燒」大盤。盤器邊緣的紋路被稱為「飛鉋」,是以具有彈力的 L 形金屬片所削切而成,為「小鹿田燒」的特色之一。


概要编辑

「小鹿田燒」約從江戶時代中期1705年寶永2年)或1737年元文2年)開始興起。當時日田市屬於「天領」(江戶幕府直轄領地),而日田市的官派管理人(代官日语代官)為供應領地內的日常生活器物所需,於是從小石原(現屬福岡縣東峰村)招來陶工柳瀨三右衛門,以及日田郡大鶴村的黑木十兵衛等開窯做陶。由於「小鹿田燒」的技法受到「小石原燒」強烈的影響,也被視為是「小石原燒日语小石原焼」的分支[2]

技法特徵编辑

「小鹿田燒」採用朝鮮系的「登窯日语登り窯」來燒製,其器皿的主要外型特徵,是使用工具所刻劃出的幾何紋路,如「飛鉋(飛び鉋)」、「刷毛目」、「櫛描」等。此外,釉料的使用方式,主要以「打掛(打ち掛け)」、「流掛(流し掛け)」等技法,並由於原料的關係,以青瓷色(綠)、飴色(褐)、黑釉(黑)為主。

窯場經營编辑

一般來說,小鹿田地區是由10家窯場所共同組成,這10家窯場的成員家族包括:開窯時期從「小石原」招攬而來的陶工「柳瀨家」後代2戶,當初負責出資招募陶工的「黑木家」後代3戶,以及提供土地的「坂本家」後代4戶,加上從「黑木家」分支的「小袋家」1戶。除了部份窯場擁有自己的「登窯」外,聚落中心的「登窯」,是由附近5家窯場所共同使用。

小鹿田的各家窯場,300多年來均採取純手工作業的家族經營模式,並以「一子相傳」的方式來繼承。耗費體力的「練土」與「塑型」等工作由男性來負責,而女性則負責「上釉」與「入窯」等作業。

唐臼编辑

在小鹿田地區被用來搗碎陶土的工具,被稱為「唐臼(からうす)」,其構造類似於日式庭園中的「添水(鹿威し)」,係利用挖空的木料承納溪河的水流,待水滿達到承重上限後,藉以帶動木樁,以此作為驅動力反覆敲碎陶土。由於「唐臼」運轉時所發出的聲音,本區也被選入為「日本音風景百選」之一。

受災與復原编辑

2016年九州發生熊本地震,小鹿田採集陶土的礦區受到震災破壞。礦區修復作業期間,又因為2017年7月九州北部豪雨日语平成29年7月九州北部豪雨侵襲,造成陶土礦區再次崩塌,儲存的陶土大量流失。再加上小鹿田境內44組「唐臼」,已因這兩次災害有六成以上無法運作,而作為「唐臼」材料的松木又難以取得。災後復原之路,一度陷入停滯[3]

2019年,1家窯場宣佈停業,目前小鹿田區剩9座窯場持續營運中[4]。而「唐臼」等製陶設備與製陶活動也陸續恢復運作,「小鹿田民陶祭」亦自2018年起恢復舉辦[5]


文化特色编辑

「小鹿田燒」的各家窯場,自開窯以來均代代由長子繼承,不外收學徒。因此從小石原所帶來的傳統陶藝技法,也被完整的傳承保存了下來。而目前仍在營運中的九家窯場,全都是小鹿田開窯始祖「柳瀨家」、「黑木家」及「坂本家」的後代子孫所經營。

重要無形文化財编辑

為維護「小鹿田燒」的品質與形象,小鹿田的各家窯場協議陶土共同採集,並總量分配。且以「小鹿田燒」為共同品牌,嚴禁在器皿上烙印窯場或個人名稱。這些特色,都是「小鹿田燒」在1995年(平成7年)被指定為日本「重要無形文化財」的主要原因。而由各家窯場所共同組成的「小鹿田燒技術保存會日语小鹿田焼技術保存会」,則被認定為是「重要無形文化財」的「維護團體日语民藝運動人間国宝#工芸技術分野における「保持団体認定」」。

窯場所在的「皿山地區」與鄰近廣布梯田的「池之鶴(池ノ鶴)」,則被選定為是日本「重要文化景觀」[6]

民藝運動编辑

民藝運動日语民芸運動」的提倡者「柳宗悅」在1931年昭和6年)時,曾親自拜訪當地,並以《日田的皿山》為標題發表了著作;而後,在日本陶藝界相當知名的英國陶藝家 Bernard(Howell)Leach英语Bernard_Leach 也為了研習陶藝,在1954年(昭和29年)與1964年(昭和39年)兩度前往,並在當地滯留數週進行陶藝創作。自此,「小石原燒」與「小鹿田燒」在日本全國以及海內外都廣為人知。

智慧財產權编辑

「小鹿田燒」於2011年7月22日,在日本大分縣被登記為第8個「地區團體商標日语地域団体商標」,可作為當地共同的專屬商標之用[7]

參考資料编辑

  1. ^ 2位 小鹿田(大分県日田市)土つく音、薪燃える音…昔ながら. 日本経済新聞土曜朝刊別刷り NIKKEI+1(1面). 2019-10-12 [2019-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日语). 
  2. ^ 唐橋世濟著『豊後国志』1803年(享和3年)
  3. ^ 唐臼ない、陶土ない… 2年続きで被災、小鹿田焼悲鳴 民陶祭、見通し立たず. 『西日本新聞』.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4. ^ 「小鹿田焼窯」1軒、作陶終える 継難に決断、窯元9軒に. 西日本新聞朝刊. 2019-02-19 [2019-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4) (日语). 
  5. ^ 「小鹿田焼民陶祭」豪雨復興アピール 日田市で開催. 產經新聞ニュース. 2019-10-13 [2019-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13) (日语). 
  6. ^ 2008年に皿山地区と池ノ鶴地区約14ヘクタールが選定され、2010年には周囲の山林約225ヘクタールが追加選定されている。
  7. ^ 小鹿田焼に本物の証し 特許庁に登録. 大分合同新聞日语大分合同新聞. 2011-09-29 [2019-12-27] (日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