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考異

尚書考異》五卷,[1]明代梅鷟著,[2]是《古文尚書》辨偽的重要著作。

梅鷟是明代正德癸酉举人,曾任南京国子监助教。《古文尚书》之伪,從南宋吴棫朱熹,及元代吴澄等人已經有所懷疑,[3]但皆僅是私議,並無具體證據。[4]梅鷟著《尚书考异》是第一部全面性抉發梅赜《古文尚书》之伪的專書,例如梅氏从地理方面考证“孔传”提到的地名是漢武帝以後才出现的名称,如积石山在汉昭帝时才置金城郡,孔传却说积石山在金城西南;瀍水出谷城县,到了晋朝才划入河南,孔传却说其出自河南北山。但《尚书考异》考辨方式仍存在缺陷。程廷祚認為要考辨《古文尚书》之伪,重点應在於《古文尚書》是“来历不明”。[5]梅鷟虽然抉發《古文尚书》有大量蹈袭之迹,但無法認定梅赜就是抄襲得來,也無法證明刘向刘歆班固所称之《古文尚书》就是真的“孔壁《古文尚书》”,要解決真偽問題,就必須知道究竟是誰抄襲誰。陳第曾作《尚書疏衍》駁斥梅鷟之說。阎若璩亦認為梅鷟對《尚书》证伪方式過於武断。[6]梅氏最早指出《古文尚书·大禹谟》中的“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前三句實際上抄自《荀子》,閰氏著《尚书古文疏证》時沿用這個說法,但未引出處,實有抄襲之嫌。

《尚书考异》在明代只有传抄本,并未刻印。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有《尚书考异》旧抄本两册,书后附一册明韩邦奇《洪范图解》。

注釋编辑

  1. ^ 明史·艺文志》不著录。朱彝尊《经义考》作一卷。
  2. ^ 四库全书本《尚书考异》不著撰人姓名,不分卷。四库馆臣以书中有“鷟按”字样,因而判定其书作者为梅鷟。
  3. ^ 如吴棫说「安国所增多之书,今篇目俱在,皆文从字顺,非若伏生之书诘屈聱牙,至有不可读者。」(《书稗传》)朱熹说「尝疑今《孔传》并《序》皆不类西京文字气象,未必真安国所作,只与《孔丛子》同是一手伪书。盖其言多相表裏,而训诂亦多出《小尔雅》也。此事先儒所未言,而予独疑之。」《文集。卷七一》吴澄说「窃尝读之,伏生书虽难尽通,然辞义古奥,其为上古之书无疑;梅氏所增廿五篇,体制如出一手,采集补缀,虽无一字无所本,而平缓卑弱,殊不类先汉以前之文」。(《书纂言》)
  4. ^ 《尚书考异》首载“提要”谓:“宋吴棫、朱子、元吴澄皆尝辨其伪,然但据其难易以决真伪,未及一一尽核其实。鷟是书则以安国《序》并增多之二十五篇,悉杂取传记中语以成文,逐条考证,详其所出。”
  5. ^ 程廷祚认为:“夫二十五篇之《书》,平正疏通,乍观无一言之违于理道。而其为前古书传所称引者,视伏《书》为尤多,又奚以见其可疑也?若谓可疑者文从字顺异于伏《书》,则伏《书》中亦不皆诘曲聱牙也。且周穆王而下暨秦穆公之同时,其文载于《左》、《国》者众矣,未尝与《吕刑》、《文侯之命》、《秦誓》同其体制,岂彼皆可疑乎?盖晚《书》之可疑,在于来历不明,而诸儒不能言其所以然,致使议论沸腾,能发之而不能定也。”
  6. ^ 《尚書古文疏證》卷八第一百十九稱:“余讀《焦氏筆乗》,稱家有梅鷟《尚書譜》五卷,專攻古文《書》之偽,將版行之不果。……求其《譜》凡十載,得於友人黃虞稷家,急繕寫以來,讀之,殊武斷也。”《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于“《古易考原》三卷”条下亦稱:“明梅鷟撰……是书谓伏羲之易,已有文字。画卦在前,河图后出。伏羲但则之。以揲蓍大衍之数当为九十有九,以五十数为体,以四十九为用,无以中五乘十置一不用之理。论殊创辟。然于古无所授受,皆臆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