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贾斯图斯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Bishop of Rochester
(重定向自尤斯图斯

贾斯图斯尤斯图斯英语:Justus,有时也称Iustus[3]:94,生年不详,于627至631年间其中一年的11月10日逝世)是第四任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图斯由教宗额我略一世意大利派往英格兰,任务是使信奉当地异教盎格鲁-撒克逊人皈依基督教,他可能与601年派出的第二批传教士一同抵达。贾斯图斯于604年成为首任罗切斯特主教,并在614年出席了巴黎的教会会议。

贾斯图斯
坎特伯雷大主教
Staugustinescanterburygravejustus.jpg
贾斯图斯在圣奥古斯丁修道院下葬的墓碑
教省 坎特伯雷
教區 圣公会坎特伯雷教区
主教區 坎特伯雷大主教
任命 624
榮休 627至631年间其中一年的11月10日
前任 梅里图斯
繼任 霍诺里乌斯
其他職位 罗切斯特主教
聖秩
晉牧坎特伯雷的奥古斯丁
於604晉牧
個人資料
逝世 627至631年间其中一年的11月10日
葬於 坎特伯雷圣奥古斯丁修道院
聖徒
紀念日 11月10日
尊者 正教会
天主教会[1]
普世圣公宗
封聖会众制前,早于正式的基督教圣人过程
象徴 背负大主教十字的大主教[2]
主保 意大利沃尔泰拉
朝聖地 坎特伯雷圣奥古斯丁修道院
这是
普世聖公宗
一系列的部分
Canterbury Cathedral - Portal Nave Cross-spire.jpeg
坎特伯里座堂
组织

坎特伯雷大主教
贾斯汀·韦尔比
普世聖公宗主教長會議
兰柏会议
普世圣公宗咨议会
主教教區
主教制

背景及历史

基督教 · 基督教教會
耶稣 · 基督 · 圣保罗
圣公宗历史
聖公宗高派
牛津运动
使徒繼承
聖職 · 大公会议
坎特伯里的圣奥思定 · 比德
中世纪座堂建築
亨利八世 · 英格兰宗教改革
托马斯·克兰麦
廢除修道院
英国国教会
爱德华六世 · 伊丽莎白一世
馬修·赫頓 · 理查·胡克
詹姆斯一世 ·钦定版圣经
查理一世 · 威廉·勞德
非效忠者分裂
女性神职人员
同性恋  · 溫莎報告

神学

三位一體聖父聖子聖靈
基督教神學
教义 ·三十九教条
卡洛林神學家
芝加哥兰柏四纲领
聖禮 · 玛利亚 · 圣公会圣人

礼仪和崇拜

公祷书
早/晚禱崇拜
圣餐礼 · 教会年历
正典
说教书
聖公會派別
高派教会 · 低派教会
广派教会

圣公宗主题

合一運動 · 修道
祈祷 · 音乐 · 艺术

Anglican rose.PNG 聖公宗主題頁

616年,肯特国王埃塞尔伯特逝世,贾斯图斯被迫逃往高卢,但旋于翌年便得以复原自己的教区。624年,贾斯图斯成为坎特伯雷大主教,负责监督向诺森布里亚派遣的传教士。他去世后受尊奉为圣人,在坎特伯雷圣奥古斯丁修道院拥有一处圣地。

目录

抵达英格兰编辑

 
贾斯图斯可能带着公元6世纪的《圣奥古斯丁福音书》前往不列颠,图为该福音书上路加传道者肖像

贾斯图斯是教宗额我略一世派往英格兰执行额我略使命的使者之一。有关贾斯图斯及其传教生涯的所有已知信息几乎均衍生自8世纪早期比德所著的《英吉利教会史[4]。由于比德没有描述过贾斯图斯的渊源,因此后者在抵达英格兰以前的经历依然蒙有一层神秘的面纱。他可能是在601年和经坎特伯雷的奥古斯丁请求而派往的第二批传教士一起抵达的英格兰[4][5]:109。一些现代来源中认为贾斯图斯是于597年与奥古斯丁一起抵达英格兰的首批传教士之一[6],但比德相信贾斯图斯是随第二批抵达的[7][8]:43,这批传教士中还包括日后将成为伦敦主教和坎特伯雷大主教的梅里图斯[9]

如果贾斯图斯是第二批传教士的一员,那么他抵达英格兰时带有的礼物除书籍外,还有“做礼拜和教堂事工所需要的一切物品”[10][11]:62。15世纪的坎特伯雷编年史家托马斯·埃尔汉姆声称,由第二批传教士带到英格兰的书籍中有多本在他生活的年代里仍旧存放在坎特伯雷,只是他没有机会对其加以辨认。对坎特伯雷现存手稿的一次调查显示,如今存放在剑桥大学科珀斯克里斯蒂学院的286号手稿(Manuscript (MS) 286)《圣奥古斯丁福音书》有可能就是那时的原稿[4]。此外,现今存放在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的编号为Hatton 48的《圣本笃清规》也可能是从那时起存留至今的历史手稿[12]。另一本同样存放在博德利图书馆的编号为Auctarium D.2.14的意大利语福音书手稿与《圣奥古斯丁福音书》存在密切联系,其中的证据证实了盎格鲁-撒克逊人拥有书稿的正确时间框架。最后,不列颠图书馆至今还保存着一份编号为MS Cotton Titus C的教宗额我略一世的作品片段,这些都可能是由传教士带到英格兰的传道物品[13]

罗切斯特主教编辑

奥古斯丁于604年晋牧贾斯图斯为主教,其教省包括肯特郡罗切斯特[14]历史学家尼古拉斯·布鲁克斯认为,选择罗切斯特可能并不是因为当地曾是罗马时代的主教辖区,而是因为该镇当时在政治上的重要性。虽然镇的规模很小,只有一条街道,但却是华特灵大道梅德韦河口的交汇所在,并因此成为设防城市[15]。贾斯图斯可能并不是出家人比德没有如此称呼他)[16],他的教学神职人员很可能也不是修道士[16]

罗切斯特书》中一份标注日期为604年4月28日,据称是由国王埃塞尔伯特签发的特许状得以存留至今,同时14世纪时的《时间中的契据登记簿》(Liber Temporalium)中还有一份基于《罗切斯特书》上述特许状的文本手抄附本,其中大部分使用的是拉丁语,但边界条款又使用了古英语。这份特许状将罗切斯特市附近的土地拨让给了贾斯图斯的教堂[17][18]。之后将继任奥古斯丁成为新任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劳伦斯就是特许状的其中一位见证人,不过奥古斯丁本人却并非证人。这份文本是以向两位不同收信人的语气书写的,一位是埃塞尔伯特的儿子埃德博尔德,他已经成为罗切斯特地区的统治者,埃塞尔伯特在书中向儿子进行训诫;特许状本身则是直接针对教堂的守护神圣安德烈[19]:90,这种做法也与同一批保存文档中的其他特许状类似[20]

历史学家威廉·利维森(Wilhelm Levison)曾于1946年出版的著作对特许状的真伪提出质疑[20],特别是其中两个不同语气的部分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他认为其中的第一部分可能是由比德的熟人加入,旨在呼应埃德博尔德之后的变化[20]。另一位历史学家约翰·莫里斯(John Morris)之后对特许状有更为积极的评价,他认为特许状和见证人名单都是真实的,因为其中的行文风格在800年时就已不再使用[19]:97-98

埃塞尔伯特在罗切斯特为贾斯图斯建了一座主教座堂,根基部分位于如今罗切斯特大教堂下方的教堂中殿圣坛可能就源于那一时期[7]。如今主教座堂的南部附近存在早期长方形建筑的根基遗迹,这也可能是与贾斯图斯同时代建筑或是罗马风格建筑的一部分[15]

贾斯图斯和伦敦主教梅里图斯一起签署了坎特伯雷大主教劳伦斯写给爱尔兰主教们的一封信,敦促当地教会采用罗马天主教的方法来计算复活节的日期。信中还提及包括达贡主教在内的一些爱尔兰传教士曾拒绝与教宗所派的传教士共同进餐[5]:112。这封信没能保存下来,但比德引用了其中的部分内容[3]:138-139

614年,贾斯图斯出席了法兰克人之王克洛泰尔二世举办的巴黎教会会议[21]。贾斯图斯和地处于坎特伯雷圣彼得和保罗修道院(之后更名为圣奥古斯丁修道院)院长彼得一同出席会议的原因尚无定论[4]。有可能只是巧合,但历史学家詹姆斯·坎贝尔(James Campbell)曾认为,克洛泰尔召见不列颠神职人员的目的是为了在宗教权威上胜过肯特王国[22]。历史学家N·J·海厄姆(N. J. Higham)提供了另一种解释,他认为法兰克针对肯特王国的政策变化是埃塞尔伯特派几位主教前往参加会议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些变化对肯特的独立构成威胁,国王派两位神职人员前往巴黎,以期与克洛泰尔通过谈判达成妥协[3]:116

埃塞尔伯特于616年去世后,英格兰出现了盎格鲁-撒克逊人异教针对基督教的反击,迫使贾斯图斯和梅里图斯逃往高卢[9]。两人可能有向克洛泰尔寻求避难,希望这位法兰克人之王可以插手干预,恢复他们的主教区[3]:138-139,到617年时,新国王已经复原了贾斯图斯的教区[4]。梅里图斯也返回了英格兰,但当时异教的主导情势让他无法回到伦敦。劳伦斯去世后,梅里图斯成为新任坎特伯雷大主教[23]。根据比德的记载,贾斯图斯和梅里图斯收到了教宗波尼法爵五世(619至625年在位)的劝诫信,不过比德并没有记录下信件的实际内容。历史学家J·M·华莱士·哈迪尔认为两人收到的信中内容都是对传教士的一般性劝诫言辞[8]:64-65

坎特伯雷大主教编辑

624年,贾斯图斯成为坎特伯雷大主教[24],教宗波尼法爵五世授予他披带这一大主教管辖权的象征,贾斯图斯随后将罗曼努斯晋牧为新的罗切斯特主教[4]。波尼法爵五世还给了贾斯图斯一封信,祝贺他成功令国王“阿杜尔沃尔德”(Aduluald,可能指的是肯特君主埃德博尔德)皈依基督教比德的《英吉利教会史》中就包含有这封信的内容[25]:31-32。比德认为埃德博尔德皈依是贾斯图斯的前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劳伦斯说服的,但历史学家D·P·科比(D. P. Kirby)认为,教宗的祝贺信说明这更可能是贾斯图斯的功劳[25]:33。包括芭芭拉·约克亨利·迈尔-哈廷在内的其他多名历史学家则认同比德的结论,埃德博尔德是在劳伦斯任内皈依的[11]:75-76。约克认为,埃德博尔德统治时期肯特共有两位君主,另一位埃塞尔沃尔德(Æthelwald)才是教宗贺信里所说的“阿杜尔沃尔德”。约克还进一步认为,贾斯图斯在埃塞尔伯特去世后令埃塞尔沃尔德也皈依了基督教[26]

贾斯图斯曾在波莱纳斯陪同远嫁埃德温埃塞尔伯前往诺森布里亚前晋牧波莱纳斯为首任约克主教[4]比德曾记载贾斯图斯于11月10日去世,但没有提供年份,估计很可能是627到631年中的某一年[24][8]:82。他去世后被奉为圣人,11月10日也成为宗教节日[27]。9世纪的斯托弥撒经书纪念了贾斯图斯、梅里图斯和劳伦斯的宗教节日[28]。1090年代,他的遗骨经过仪式后转移到了圣奥古斯丁修道院高坛一旁的圣地。大约就在同一时期里,坎特伯雷的雷金纳德写了一首有关贾斯图斯的诗作,圣贝尔坦的哥斯连也创作了纪念他的作品《生命》(Life[29],但这些作品在此后至少200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过公开传播[4]。之后无论是托马斯·埃尔汉姆、坎特伯雷的乔维斯还是马姆斯伯里的威廉这些中世纪编年史家的作品,都没有对比德所记载的贾斯图斯的一生作出多少补充[4]

参考资料编辑

  1. ^ Walsh, Michael J. A New Dictionary of Saints: East and West. London: Burns & Oats. 2007: 349. ISBN 0-86012-438-X. 
  2. ^ Saint Justus of Canterbury. Patron Saints Index. [2009-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19). 
  3. ^ 3.0 3.1 3.2 3.3 Higham, N. J. The Convert Kings: Power and Religious Affiliation in Early Anglo-Saxon England. Manchester, UK: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0-7190-4827-3.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Hunt, William. Justus (St Justus) (d. 627x31) (需要订阅或英国公共图书馆会员资格).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revised by N. P. Brooks October 2005 revis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2014-05-25]. doi:10.1093/ref:odnb/15176. 
  5. ^ 5.0 5.1 Stenton, F. M. Anglo-Saxon England Third.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1. ISBN 978-0-19-280139-5. 
  6. ^ Hindley, Geoffrey. A Brief History of the Anglo-Saxons: The Beginnings of the English Nation. New York: Carroll & Graf Publishers. 2006: 65. ISBN 978-0-7867-1738-5. 
  7. ^ 7.0 7.1 Blair, Peter Hunter. The World of Bede Reprint of 1970.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84–87. ISBN 0-521-39819-3. 
  8. ^ 8.0 8.1 8.2 Wallace-Hadrill, J. M. Bede's Ecclesiastical History of the English People: A Historical Commentary. Oxford Medieval Texts. Oxford, UK: Clarendon Press. 1988. ISBN 0-19-822269-6. 
  9. ^ 9.0 9.1 Brooks, N. P. Mellitus (d. 624) (需要订阅或英国公共图书馆会员资格).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ctober 2005 revis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2014-05-25]. doi:10.1093/ref:odnb/18531. 
  10. ^ Bede. A History of the English Church and People. Translated by Leo Sherley-Price. New York: Penguin Classics. 1988: 85–86. ISBN 0-14-044042-9. 
  11. ^ 11.0 11.1 Mayr-Harting, Henry. The Coming of Christianity to Anglo-Saxon England. University Park, PA: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0-271-00769-9. 
  12. ^ Colgrave, Bertram. Introduction. The Earliest Life of Gregory the Great Paperback reissue of 1968.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7–28. 2007. ISBN 978-0-521-31384-1. 
  13. ^ Lapidge, Michael. The Anglo-Saxon Library.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24–25. ISBN 0-19-926722-7. 
  14. ^ Brooks, Nicholas. The Early History of the Church of Canterbury: Christ Church from 597 to 1066. London: Leic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84: 221. ISBN 0-7185-0041-5. 
  15. ^ 15.0 15.1 Brooks, Nicholas. From British to English Christianity: Deconstructing Bede's Interpretation of the Conversion. (编) Howe, Nicholas; Karkov, Catherine. Conversion and Colonization in Anglo-Saxon England. Tempe, AZ: Arizona Center for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Studies: 24–27. 2006. ISBN 0-86698-363-5. 
  16. ^ 16.0 16.1 Smith, R. A. L. The Early Community of St. Andrew at Rochester, 604-c. 1080. Th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1945, 60 (238): 291–292. JSTOR 556594. doi:10.1093/ehr/LX.CCXXXVIII.289. 
  17. ^ Miller, Sean. New Regesta Regum Anglorum: Sawyer 1. Anglo-Saxons.net. [2014-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9). 
  18. ^ Campbell, A. (编). Charters of Rochester. Anglo-Saxon Charters 1. London: British Academ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3: c. ISBN 0-19-725936-7. 
  19. ^ 19.0 19.1 Morris, John. Arthurian Sources, Vol. 2: Annals and Charters. Arthurian Period Sources. Chichester, UK: Phillimore. 1995. ISBN 0-85033-757-7. 
  20. ^ 20.0 20.1 20.2 Levison, Wilhelm. England and the Continent in the Eighth Century: The Ford Lectures Delivered in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1943. Oxford, UK: Clarendon Press. 1946: 223–225. ISBN 0-19-821232-1. 
  21. ^ Wood, Ian. The Mission of Augustine of Canterbury to the English. Speculum. 1994-01, 69 (1): 1–17. JSTOR 2864782. doi:10.2307/2864782. 
  22. ^ Campbell, James. The First Century of Christianity in England. Essays in Anglo-Saxon History. London: Hambledon Press: 56. ISBN 0-907628-32-X. 
  23. ^ Lapidge, Michael. Mellitus. (编) Lapidge, Michael; Blair, John; Keynes, Simon; Scragg, Donald. The Blackwell Encyclopaedia of Anglo-Saxon England.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ing: 305–306. 2001. ISBN 978-0-631-22492-1. 
  24. ^ 24.0 24.1 Fryde, E. B.; Greenway, D. E.; Porter, S.; Roy, I. Handbook of British Chronology Third revised.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213. ISBN 0-521-56350-X. 
  25. ^ 25.0 25.1 Kirby, D. P. The Earliest English Kings. New York: Routledge. 2000. ISBN 0-415-24211-8. 
  26. ^ Yorke, Barbara. Kings and Kingdoms of Early Anglo-Saxon Engl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97: 32. ISBN 0-415-16639-X. 
  27. ^ Delaney, John P. Dictionary of Saints Second. Garden City, NY: Doubleday. 1980: 354–355. ISBN 0-385-13594-7. 
  28. ^ Farmer, David Hugh. Oxford Dictionary of Saints Fifth.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366. ISBN 978-0-19-860949-0. 
  29. ^ Hayward, Paul Anthony. Justus. (编) Lapidge, Michael; Blair, John; Keynes, Simon; Scragg, Donald. The Blackwell Encyclopaedia of Anglo-Saxon England.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ing: 267–268. 2001. ISBN 978-0-631-22492-1. 
天主教會職銜
前任:
(教区创立)
罗切斯特主教
604至624年
继任:
罗曼努斯
前任:
梅里图斯
坎特伯雷大主教
624至627年左右
继任:
霍诺里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