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戈文奴戰役

尼戈文奴戰役(英語:Battle of Ngomano或Negomano)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東非戰場的一場戰役,交戰雙方分別是德國與葡萄牙。戰役發生不久前,保羅·馮·萊托-福爾貝克才剛率領德軍與阿斯卡利英语Askari馬希瓦戰役(位於今日坦桑尼亞)中艱辛地擊敗英軍,食物與其他補給都非常短缺。因此,德軍向南入侵葡屬東非,以掠奪葡軍資源作為補給,同時逃脫北方優勢英軍的追擊。

尼戈文奴戰役
第一次世界大戰東非戰場的一部分
Der Durchbruch der Schutztruppe Deutsch-Ostafrika über den Rowuma MItte November 1917. Darstellung von Carl Arriens.jpg
德國保護軍英语Schutztruppe魯伏馬河的突破
日期1917年11月25日[1]
地点
葡屬東非尼戈文奴英语Ngomano(位於今日莫三比克境內)
坐标11°25′42″S 38°29′37″E / 11.42833°S 38.49361°E / -11.42833; 38.49361
结果 德國勝利
参战方

德意志帝国 德國

葡萄牙第一共和國 葡萄牙

指挥官与领导者
德意志帝国 保羅·馮·萊托-福爾貝克 葡萄牙第一共和國 若昂·特謝拉·平托英语João Teixeira Pinto 
兵力
1,500–2,000人 900人
伤亡与损失
極少 200名傷亡[2]
700名被俘

葡萄牙作為協約國的一員,也在法國與非洲部署軍隊,因此葡軍派遣若昂·特謝拉·平托英语João Teixeira Pinto少校率隊前去德葡邊境阻止馮·萊托-福爾貝克。1917年11月25日,在尼戈文奴英语Ngomano紮營的葡軍被德軍側翼包抄,戰役隨後爆發,結果以葡軍被幾近全殲告終,多數不是被俘就是戰死。葡軍在尼戈文奴的投降,讓德軍能攫取大量的補給,持續在東非作戰直至大戰結束。

背景编辑

 
1917年德葡邊界線地圖

到了1917年11月底,想繼續戰鬥的東非德軍已剩沒幾個選項。他們處於寡不敵眾的地步,而且還被分割數個不同的集團,其中最大的兩部,要屬西奧多·塔菲爾(Theodor Tafel)部及保羅·馮·萊托-福爾貝克部,然而他們之間的聯繫已完全被切斷。雖然馮·萊托-福爾貝克在馬希瓦戰役中擊潰英軍大部,但他的部隊也折損大半,而且還幾乎耗盡德軍所有現代化的彈藥補給。在僅剩過時的武器且沒有補給的手段下,馮·萊托-福爾貝克決定入侵葡屬東非以期能獲取足夠的補給來繼續作戰[3]。這次襲擊沒有法律上的阻礙,因為葡萄牙於1916年2月24日應英國要求,將36艘停泊在里斯本前的德國奧匈帝國商船給扣留,於是德國因而於1916年3月9日對葡萄牙宣戰[4]

雖然塔菲爾部在抵達邊境便被協約國部隊截擊而被迫投降,但馮·萊托-福爾貝克及其麾下的部隊仍成功度過魯伏馬河。可是馮·萊托-福爾貝克在面對補給短缺的情形下,還是解散了許多裝備不足的阿斯卡利英语Askari及許多營地追隨者英语camp follower,以減少他的部隊數量[5]。馮·萊托-福爾貝克制定了一個計劃,將帶著他減員後的部隊渡河進攻位於尼戈文奴的葡萄牙守軍。葡軍是由歐洲軍官若昂·特謝拉·平托英语João Teixeira Pinto所領導的一支本土特遣隊,平托在非洲作戰的經驗豐富[6][a]。葡軍沒有準備防禦陣地,而是在11月20日抵達尼戈文奴後開始建立一個大軍營。平托麾下計有900名士兵、6門機槍以及大量補給可供支配,但他那缺乏經驗的部隊無法與馮·萊托-福爾貝克帶領的德軍(約1,500至2,000名士兵及搬運工)匹敵,後者正渡河向葡軍進發[8]

戰役過程编辑

11月25日早上七點,駐防尼戈文奴的葡軍從英國情報人員那裡得到消息,說襲擊即將開始。但當德軍向他們襲來時,他們還是沒有準備好[9]。為了分散平托和其部隊的注意力,德軍從河的另一岸用高爆彈砲轟葡軍營地。當砲兵在砲轟時,德軍移師上游避開了平托及其部隊的視野,並安全地渡過了魯伏馬河[10]。葡軍並沒有在馮·萊托-福爾貝克部渡河時發動進攻,而是選擇駐防紮營在尼戈文奴。德軍因而得以輕鬆側翼迂迴葡軍陣地,並在完全包圍他們之後,以六個步兵從葡軍營地南方、東南方及西方發起圍攻[11]

在事先得知德軍會發起進攻的情況下,葡軍指揮官平托得以針對襲擊做準備;然而在他準備迎戰德軍的正面攻勢時,德軍卻也從他們的後方來襲,這讓平托感到非常驚訝。葡軍試圖在步槍坑中進行塹壕戰,但平托和其他幾位軍官在交戰初期戰死後,他們陷入了混亂[12]

德軍幾乎沒有重型武器,由於缺乏彈藥,他們放棄了大部分的火砲和機關槍。儘管他們長期彈藥短缺,馮·萊托-福爾貝克仍有辦法率軍將四挺機槍移至步槍坑附近,並且只在近距離使用它們,以此確保不會浪費德軍彈藥。經驗不足的葡軍導致了他們的失敗,即便他們砲轟了超過三萬多發砲彈,德軍的傷亡依然相當輕微,當中也只有一名軍官。在承受巨大傷亡、折損指揮官以及發現他們正面對絕望式的寡不敵眾後,即便他們仍有足夠的軍事補給繼續作戰,葡軍最終還是投降了[13][b]

後續發展编辑

德軍的傷亡相當輕微,只有少數阿斯卡利英语Askari和一名歐裔士兵陣亡。相反的,葡軍遭遇巨大的潰敗,無法阻止馮·萊托-福爾貝克的部隊渡過魯伏馬河,並讓他能持續作戰到大戰結束。各來源對葡軍的傷亡估計不盡相同,有的資料給出葡軍的傷亡超過200人,以及近700人被俘的數字[15];其他來源則指出25名葡萄牙士兵及162名阿斯卡利戰死,同時近500人被俘[c]。德軍將戰俘當作搬運工,用以運送所俘獲的25萬發彈藥、六把機槍以及幾百支步槍[17]。有了這些裝備,德軍得以完全重新補給。馮·萊托-福爾貝克拋棄並摧毀原本德軍已無彈藥的德式武器,並改以葡式和英式武器重新武裝了他的部隊。從戰俘身上俘獲的葡軍制服,被用來替換德軍原先穿的破爛舊有制服[18]

馮·萊托-福爾貝克並未在尼戈文奴停留太久,很快就率軍向南進攻更多葡軍據點,只留下一個連作為殿後部隊英语rearguard駐防尼戈文奴,以防英軍決定進入葡屬東非追擊。他的部隊在打贏幾場勝利並攫取更多補給和彈藥後,於1918年返回德屬東非[19]

註解编辑

  1. ^ 佩斯(Paice)指出,葡萄牙駐軍指揮官其實是誇雷斯馬少校(Major Quaresma),雖然他憑藉資歷而對平托有指揮權,但他缺乏戰鬥經驗[7]
  2. ^ 佩斯(Paice)指出,一名英國情報人員在戰役結束後檢查了戰場並據此回報:葡萄牙駐軍除了沒有足夠的補給外,實際上還缺乏糧食,「正處在飢餓的邊緣(on the brink of starvation)」[14]
  3. ^ 據馮·萊托-福爾貝克所述,葡軍戰死200人,同時有150名歐裔士兵被釋放,另有數百名阿斯卡利被俘。海因里希·施尼英语Heinrich Schnee則給出比前述小的數字[16]

註腳编辑

  1. ^ Downes 1919, p. 179.
  2. ^ Chisholm 1922, p. 885.
  3. ^ Chisholm 1922, p. 884.
  4. ^ 葡萄牙參戰. Washington Post (Washington). 1916-03-10 [201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1). 
  5. ^ Strachan 2004, p. 175.
  6. ^ Downes 1919, p. 180.
  7. ^ Paice 2008, p. 340.
  8. ^ Newitt 1995, p. 419.
  9. ^ Paice 2008, p. 339.
  10. ^ Dane 1919, p. 150.
  11. ^ Paice 2008, p. 339.
  12. ^ Downes 1919, p. 179.
  13. ^ Downes 1919, p. 280.
  14. ^ Paice 2008, p. 339.
  15. ^ Dane 1919, p. 150.
  16. ^ Paice 2008, p. 340.
  17. ^ Paice 2008, p. 340.
  18. ^ Dane 1919, p. 150.
  19. ^ Downes 1919, p. 281.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