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崔圆(705年-768年),字有裕青州益都县(今山东省青州市)人,出自清河崔氏的清河青州房。

崔亮的八世孙。少時贫寒,好兵书,开元二十三年(735),诏举遗逸,以“钤谋射策”授武职。楊國忠西川節度使。崔圓前去拜見,楊國忠很看重他,以崔圓為節度巡官。安史之亂時,任節度使。拜為宰相。崔圆重用朱希彩,多次击退了回纥軍。

目录

轶事编辑

崔圆少年时家境贫困潦倒,家住在江淮一带,他的表叔李彦允刑部尚书。崔圆从南方来到京城,等候拜见李彦允,准备让李彦允给自己谋求个小的职位。李彦允将崔圆安排在学院中,与自己的子侄们一起学习,但是对待崔圆很不好。一天晚上,李彦允作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被戴上刑具,有二三百个士兵簇拥着他来到一个大官府里,到了大厅前面,都高声念着姓名传呼进去,只见一个穿紫袍的人坐在案前,李彦允一看,原来是崔圆。于是就在台阶下哀声大叫饶命。穿紫袍的人笑着说:“先关押起来。”李彦允惊醒后非常害怕奇怪,告诉了夫人。夫人说:“应该好好招待他,怎么知道不应验呢?”从此以后李彦允对待崔圆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让他到另一个院落里住下来,每天都在中堂请他吃饭。住了几个月,崔圆请求离开,说要到江南一带找个职务。李彦允和夫人趁这个机会准备了丰盛的宴席,让全家儿女一起坐陪。吃完饭,崔圆拜谢说:“您对我恩重如此,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将来怎么报答呢?我常想,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请表叔明白说出来。”李彦允只是笑不回答。夫人说:“亲表侄和自己的儿子一样,只怕招待不周,有什么恩惠慈爱的事?”李彦允这时起来上厕所,夫人趁机说:“你的好表叔前些天作了一个怪梦,梦到你将来一定会显贵。以后你表叔受困遭难,事情在你的管辖范围内,能不能网开一面,给予减免呢?”崔圆说:“哪有那样的事?”李彦允回来后重复说了夫人的话,崔圆慌恐不安,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什么。李彦允说:“江淮太远,不是谋求上进的地方。我平常和杨司空熟,已经将你托付给他了。”当时杨国忠宰相遥领西川节度使,崔圆前去拜见,杨国忠非常礼遇,就奏明皇上任命崔圆为节度巡官,并掌管留后事。上任离开那天,李彦允又送给崔圆很多钱财。崔圆到西川还不到一年,正赶上安禄山叛乱,唐玄宗李隆基逃到川蜀,就让崔圆担任西川节度使。又过十多天,唐玄宗任命崔圆为宰相。等到京城刚刚收复后,投降安禄山的官员陈希烈等人一起都应该被诛杀,李彦允也在其中,已经定罪。崔圆当时是中书令,详细审定,真的全都派兵包围捉了起来,全都点过了姓名,宣判按法治罪。点到李彦允,李彦允高呼:“宰相记得当年的梦吗?”崔圆点点头,于是就判先把李彦允关押起来。事后,崔圆上表奏明事情,请求用自己的官职赎李彦允的罪。唐肃宗李亨准许了,特别诏令免除李彦允死罪,流放到岭南[1]

家庭编辑

八代祖编辑

七代祖编辑

  • 崔亮,北魏吏部尚书、左仆射、贞烈公[2]

五代祖编辑

四代祖编辑

曾祖编辑

祖父母编辑

父母编辑

儿子编辑

  • 崔褒

参考资料编辑

  1. ^ 《太平广记·卷第一百四十八·定数三》:崔相国圆,少贫贱落拓,家于江淮间。表丈人李彦允为刑部尚书。崔公自南方至京,候谒,将求小职。李公处于学院,与子弟肄业,然待之蔑如也。一夜,李公梦身被桎梏,其辈三二百人,为兵杖所拥,入大府署,至厅所,皆以姓名唱入,见一紫衣人据案,彦允视之,乃崔公也,遂于阶下哀叫请命。紫衣笑曰:“且收禁。”惊觉甚骇异,语于夫人。夫人曰:“宜厚待之,安知无应乎!”自此优礼日加,置于别院,会食中堂。数月,崔公请出,将求职于江南。李公及夫人因具盛馔,儿女悉坐。食罢,崔公拜谢曰:“恩慈如此,不如何以报效?某每度过分,未测其故。愿丈人示之。”李公笑而不为答。夫人曰:“亲表侄与子无异,但虑不足,亦何有恩慈之事。”李公起,夫人因谓曰:“贤丈人昨有异梦,郎君必贵。他日丈人迍难,事在郎君,能特达免之乎?”崔公曰:“安有是也?”李公至,复重言之。崔公踧踖而已,不复致词。李公云:“江淮路远,非求进之所。某素熟杨司空,以奉托。”时国忠以宰相领西川节度,崔既谒见,甚为杨所礼,乃奏崔公为节度巡官,知留后事。发日,李公厚以金帛赠送。至西川,未一岁,遇安禄山反乱。玄宗播迁,遂为节度使,旬日拜相。时京城初克复,协从伪官陈希烈等并为诛夷。彦允在数中,既议罪。崔公为中书令,详决之,果尽以兵仗围入,具姓名唱过,判云准法。至李公,乃呼曰:“相公记昔年之梦否?”崔公颔之,遂判收禁。既罢,具表其事,因请以官赎彦允之罪。肃宗许之,特诏免死,流岭外。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全唐文·卷三百十八·唐赠太子少师崔公神道碑》:《礼》之《中庸》曰:“父为士,子为大夫,葬以士,祭以大夫。”是礼也,于国为恩,于人为孝。朝廷赠赵公之先人故晋州司法参军赠清和太守,三至太子少师,裦少师之德,扬赵公之孝,国之恩也。《书》之《洪范》曰:“是训是行,以近天子之光。”赵公奉若少师之训,为国股肱,翊大君之明,可谓忠矣。《传》曰:“有明德者,必昌于后世,后必有达人。”故叔梁纥有子曰文宣王,陈仲弓有孙曰司空群。积德于身,以垂厥后,犹洪河广大于涓流,太山峻极于邱陵。蕴百行,惟少师;宣六德,惟赵公。父慈子孝,移孝于忠,盛矣哉!维烈山氏以稼穑代畋渔,伯夷以秩礼谐神人,太公以大勋平祸乱,季子以让德辞社稷,崔氏其后也。有魏名臣炎,降至宋度支郎中赠冀州刺史元孙,陨身成名,兴起百代。生魏吏部尚书左仆射贞烈公亮,六为吏部郎,三为吏部尚书,再为大中正连部二千石,一为大将军,历侍中、太常、光禄大夫。男为部官,女为九嫔。与伯父之子仆射休首出群姓,为海内甲门。孙曰肇师,以令望为中书侍郎,以才辩为聘梁使。中书孙讳道淹,北齐安州总管掾。生少师之祖讳方骞,皇朝万年主簿、临洺子。临洺子生少师烈考讳贞固,皇朝武功主簿、赠吏部尚书。娶赵郡李氏,新定之子、高都之侄,中外之甲,光标士林。少师讳景至清河东武城人也。三岁丁太夫人忧,十二居武功艰,号哭无时,邻里辍相。终制读书,岁不践阈,一览数纸,终身不忘。年十七,与亲兄睃一举明经,同年擢第。二十三调补梁州南郑县尉,以能政闻。转蜀州晋原县尉,以清白器干为按察使倪若水表荐大理评事。以亲累贬利州葭萌丞,历梓州盐亭丞、晋州司法参军。公风度详雅,器宇方深,有道者悦之而不厌,不仁者惮之而迁善。蘧瑗在卫,卫多君子;子贱居鲁,鲁有贤人。若至听词必察,临事能断,吏不忍欺,人不敢犯。刺史齐景胄洎州长举公清明中正,差充支使,毕构代齐,假为判官。开元三年终于官舍,春秋四十,权厝于邙山元元庙西北原。公之逝也,宗族叹曰“孝可以动神而不寿”,僚友叹曰“仁可以师天下而不贵”,闻者叹曰“清可以激贪俗而不昌”。命矣天乎!盛德不兴,宜其后也。夫人荥阳郑氏,皇朝兵部郎中卫州刺史元昇之子,吏部侍郎平章事愔之女弟,以德范仪少师,以才明训赵公。天宝十二年,享龄六十九,终于京兆崇贤里,殡于长安南杜陵原。有一子二女。神龙中,申明旧诏,著之甲令,以五姓婚媾,冠冕天下,物恶大盛,禁相为姻。陇西李宝之六子,太原王琼之四子,荥阳郑温之三子,范阳卢子迁之四子、卢辅之六子,公之八代祖元孙之二子,博陵崔懿之八子,赵郡李楷之四子,士望四十四人之后,同降明诏,斯可谓美宗族人物而表冠冕矣!在周则邵单为公族,妫嬴为上国,西京窦傅之贵,东汉袁杨之盛,魏以荀陈为德门,南朝以王谢为高望,方之于公,川谷江海也。嗣子圆,以文学早知名,射策上第,官历台省。寻拜蜀郡长史兼御史中丞,加节度使。时安禄山起幽朔,连陷潼关,赍表腰金,恳迎元宗。省表垂泣,召宰相谓曰:“世乱识忠良,今见之矣。”除中书侍郎,益州长史、节度等如故。及乘舆至蜀,朝廷羽仪,如京之制,终古难之。肃宗幸彭原,将复天下,以剑南无事,不假此人,诏赴行在,咨以缔构。扈从迁宫,日月并照,元宗获申圣慈,肃宗获早圣孝。酂侯功大,博陆赏尊。诏曰:“一匡天下,大庇生人,迁特进中书令集贤殿大学士,修国史,封赵国公。”昔成王以曲阜命周公,王曰叔父,亲亲也;以营邱命太公,王曰叔舅,贤贤也。惟肃宗亦以赵国锡崔公,今上以少师赠先公,三供之极教也。后转太子少师兼御史大夫东京留守,寻为工部尚书扬州长史浙江东西三道观察使吏部尚书知省事,馀如故。又转尚书右仆射。四年某月日,龟筮叶吉,奉少师荥阳夫人之丧,合祔于东就河南邙山之某原,礼也。世传清白,子孝臣忠,山东士大夫以五姓婚姻为第一,朝廷衣冠以尚书端揆为贵仕,惟公兼之。清河崔氏,至赵公三代仆射,可谓尽善矣!泰山羊衢,世传清德;北海范毓,儿无常亲。总此二者,为公家法。华学放史氏,敢播风烈焉。昔孔悝铭鼎,备举前代;史克颂鲁,独美僖公。用以诞敷先人,昭示后代,在礼然也。今之作颂,书国家之孝理,列圣君之得人。崔氏之世绪,少师之懿范,赵公之孝思,士风祖德,永为不朽。崔氏之门,为不朽矣!若终者,华安得不颂之?其文曰:   周之上公,让为大夫。秦之司徒,家于冀都。伯从清河,德绪繁多。仕至扬州,出将封侯。惟德惟器,魏之中尉。降及元魏,群从并贵。才如尚书,德如评事。古之廷评,伏念惟刑。我闻德声,继佐葭萌。安道和俗,化行三蜀。彼汾之曲,片言折狱。清风人穆,升闻辇毂。苇辙蒲帷,公行不归。哲人其萎,后贤用微。荥阳夫人,柔明佐君。嫁有嘉闻,首代馨芬。高阳才子,唐虞多士。克先赵公,大雅爰起。有子如是,可谓孝矣!崇原既平,伊洛攸清。永安厥灵,万有斯年,子孙以宁。
前任:
郭英乂
唐朝尚书右仆射
(非宰相)
766年—767年
繼任:
田神功
前任:
裴冕
唐朝尚书左仆射
(非宰相)
767年—768年
繼任:
田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