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敬嗣

崔敬嗣(?-695年),滑州灵昌县(今河南省安阳市滑县)人,祖籍博陵郡安平县(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出自博陵崔氏的博陵第三房,唐朝、武周官员。

生平编辑

崔敬嗣喜好樗蒱和饮酒,武则天初年,担任房州刺史,唐中宗李显被贬为庐陵王时被安置在房州,当地官员大多对李显恣行轻慢且没有礼仪法度,只有崔敬嗣和前任房州刺史张知謇董玄质对李显表现的有礼有敬,提供的物资非常充足,李显经常感激他们。证圣元年,崔敬嗣去世[1]。唐中宗复辟后,有个益州长史与崔敬嗣同名同姓,有关部门每次呈报拟定的官员名单时,唐中宗至少四次亲自提笔越级授予他官职,后来召见这个崔敬嗣当面谈话,才知道认错了人。唐中宗访问得知崔敬嗣已经去世,就派遣中书令韦安石授予崔敬嗣的儿子崔悦官职,因为崔悦爱好喝酒不堪任官,就授予他洛州司功,又改授予五品散官[2][3][4][5][6][7]

家族编辑

祖父编辑

父亲编辑

夫人编辑

  • 李氏,追封金城郡君[8]

子女编辑

孙子编辑

  • 崔光远,成都尹、剑南节度营田观察处置使、御史大夫、邺国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金石录·卷二十五》:右《周崔敬嗣墓志》,云“祖咸,考表”,而《元和姓纂》以“咸”为“諴”,“表”为“仪表”。又《新唐书·崔光远传》:“中宗在房州,官吏皆不为礼。光远祖敬嗣为刺史,独尽诚推奉,帝德之。及反正,有与敬嗣同姓名者,每拟官,帝辄超拜,后召见,悟非是。访敬嗣,已死,即授其子汪五品官。汪生光远。”今以《墓志》考之,敬嗣,武后时实为房州刺史,然《墓志》载敬嗣长子悦、次子协而无名汪者,而《姓纂》亦云“悦生光远”。然则以“悦”为“汪”,盖《史》误也。敬嗣卒于证圣元年,中宗反正,其殁已久,屡迁他人官而不悟,可谓昏矣。
  2.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六十一》:崔光远,滑州灵昌人也。本博陵旧族。祖敬嗣,好樗蒱饮酒。则天初,为房州刺史。中宗为庐陵王,安置在州,官吏多无礼度,敬嗣独以亲贤待之,供给丰赡,中宗深德之。及登位,有益州长史崔敬嗣,既同姓名,每进拟官,皆御笔超拜之者数四。后引与语,始知误宠。访敬嗣已卒,乃遣中书令韦安石授其子汪官。汪嗜酒不堪职任,且授洛州司功,又改五品。
  3.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六十六》:崔光远,系出博陵,后徙灵昌。祖敬嗣,嗜酒摴博。中宗在房州,吏多肆慢不为礼 ,敬嗣为刺史,独尽诚推奉,储给丰衍,帝德之。及反正,有与敬嗣同姓名者,每拟官,帝辄超拜,后召见,悟非是。访真敬嗣,已死,即授其子汪五品官。
  4.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五下·列传第一百三十五》:初,知謇为房州时,中宗以庐陵王安置房州,制约甚急。知謇与董玄质、崔敬嗣相次为刺史,皆保护,供拟丰赡,中宗德之。
  5. ^ 《新唐书·卷一百·列传第二十五》:中宗在房州,禁察苛严。知謇与董玄质、崔敬嗣继为刺史,供拟保戴不少弛。
  6. ^ 《太平广记·卷一一七·报应十六》:唐崔敬嗣为房州刺史,中宗安置在房州,官吏多无礼。敬嗣独申礼敬,供给丰赡,中宗常德之。及登位,有益州长史崔敬嗣,既同名姓,每进拟官,皆御笔超拜之者数四,后引与语,知误。访敬嗣已卒,遣安石授其子注官,后官至显达,其孙即光远也。
  7. ^ 《资治通鉴·卷二百八·唐纪二十四》:初,上在房陵,州司制约甚急。刺史河东张知謇、灵昌崔敬嗣独待遇以礼,供给丰赡,上德之,擢知謇自贝州刺史为左卫将军,赐爵范阳公。敬嗣已卒,求得其子汪,嗜酒,不堪厘职,除五品散官。
  8. ^ 《芒洛冢墓遺文五編·卷五》:大唐潁川郡夫人三原縣令盧全善故夫人陳氏墓誌銘并序滎陽郡榮澤縣主簿博陵崔藏曜撰銘前鄉貢明經吳興沈脩祐書」夫人諱照,字惠明,潁川長社人,陳後主叔寶之玄孫也。陳氏之先,出自〓汭胡公之後,奄有」潁川,隨運濟江,吳興著姓。曾祖莊,陳會稽王揚州牧;祖元順,皇朝散大夫考城縣令;父希」沖,朝議郎、懷州司士參軍,早亡;盤石維城,開物濟世,并已紛綸載籍,豈一二詳焉。夫人九」歲而孤,為外王父房州刺史贈太常卿崔敬嗣、外王母金城郡君李氏所字。性仁孝恭友,謙」儉聰哲;不資隱括,率自天挺。特為伯父衢州長史希寂,叔父衡州刺史希固所愛重,常謂親」威曰;此女小年已有大節,必光吾族。諸其識之。始以外王母所歸故東海徐文公,有子日崐,」無幾為伯父叔父所奪,改嬪於盧氏。夫人曰:吾不得為陶門之女,蔡人之妻乎?永懷愧」於芣苢之詩,壺與之義乎?然而今望昔,途殊事異,苟從吾父,猶有名焉。在娣姒之間,著雍睦」之稱;無小無大,皆得宜之,知幾知微,不俟終日。中外懿密,向五十家,莫不宗其德禮,重其儀」法。蓋嘗封臨潁郡君,加授潁川郡夫人。雖褕翟載來,而荊布不易,服其濯浣,屏諸綺繡。暨乎」晚日,沖素益深。夫人同生四人,三皆女弟,至於婚嫁,無非手出。異母兄之望,官至鄆州參」軍,嘗有大戾,塵於禁闈。聖上怒甚,將欲親決。夫人徒跣被髮,詣闕號訴,左右寵」臣,哀玆誠節,連衽營救,竟得減死,貶之望為臨川縣丞。果如伯叔之言矣。夫人爰自幼」年,益於知命,女功餘力,而迺學文,五行俱下,一覽不忘。雅好史漢詩禮,略通大義;尤重釋典」道經,頗詣宗極。每戚屬參會,提綜今古,皆訝博涉,終不之知。崐之好學識文,由夫人慈」誘所立。及崐參榮陽軍事,嘗誡之曰:吾雖不及孟母,亦望汝為田稷。謙以應接,慎以處事,不」為謀始,不為剛直,以此為心,吾無憂矣。所冀喬松比喜,高堂展養。豈謂風樹不寧,昊天罔極,」以天寶三載正月廿日薨於江陽縣之官舍,春秋四十八。初以崐親迎南安龐氏,」夫人曰:吾恐不及此?及此非天乎?睹其從宦,與其成室,吾事畢矣,焉用生為!遘疾不醫,奄至」薨背。夫人輔人以仁,讓人以德。盧氏之宰江陽也,有德政焉,有仁政焉,遐邇之」人稱焉。及夫人薨背也,知與不知,識與不識,無不隕涕曰:喪吾母矣!崐、恒、愃、悰、懔等,行」負明神,殃延聖善,號天扣地,糜心碎骨,倚門長絕,陟屺奚瞻,苟未殞亡,恭圖宅兆。即」以天寶四載歲次乙酉十月乙酉朔廿五日己酉歸厝于河南之邙山盧氏先塋。以域內更」無墳地,遂卜兆於平樂原。崐恒等仰恧賣身,俯慚負土,無違永闕,欲報何年?但恐海變陵遷,」時移世易,彤管湮墜,編簡飄零,柔德靡傳,母儀安則?內事不出,外言未喻,是用罄竭荒心,銓」敍平昔。殘生餘息,觸目窮迷,執簡含毫,言多無次。榮澤主簿博陵崔藏曜,外姻近族,富學精」才,郡縣官聯,往來情洽,託為銘誌,式播芳猷。其詞曰:」〓汭潁川兮洪流肇源,積慶儲祉兮鍾玆後昆。恭修六義兮謙以光尊,內備四德兮淑慎且」溫。伯父奪志兮禀命割恩,克荷中饋兮表正二門。柔規素,範兮愛惠長存,處塉翼子兮如蘭」如蓀。降年不永兮有識含寃,崇邱之上兮開穴歸魂。風颯颯兮曉霜繁,車逶迤兮旐飛翻。生」涯兮斯極,天道兮寧論!」
  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autogenerated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