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戰士

(重定向自巴薩卡

狂戰士(Berserkers)北歐神話與文學中的一種戰士,能夠進入一種類似被催眠(trance)的狀態,以狂怒的姿態戰鬥。

根據瑞典厄蘭島發現的托什倫達銅板製作的木板刻畫,其圖像可能為一位狂戰士尾隨著狂怒之神奧丁[1]

語源學编辑

古北歐語為「berserkr (複數型 berserkir)」,字面上意思為「熊皮大衣(bear-shirt)」(參照中古英語 serk其意為衣衫),指「穿著熊皮大衣的人[2]」。十三世紀歷史學者斯諾里·斯蒂德呂松曾將該詞解釋為「不穿衣服的人(bare-shirt)」,指狂戰士不穿裝甲便衝入戰場,但此觀點後來不被採納[2][3]

早期编辑

許多學者認為北歐戰士的傳統起源於狩獵魔法,其動物崇拜主要有三:熊、狼,和野豬。

圖拉真柱上的浮雕描繪了圖拉真皇帝於西元101-106年征戰達契亞的景象。柱上刻有羅馬士兵和其友軍的圖像,包括來自萊茵河兩邊部族的戰士,有些戰士光著腳打赤膊,使用類似於日耳曼人的武器和頭盔,這些戰士也出現在第36號場景中,有些戴著熊頭,有些則戴著狼首。在圖拉真柱後,歷史上沒有其他關於日耳曼熊戰士和狼戰士紀錄,直到西元872年,挪威王金髮哈拉爾參戰哈夫斯夫約德戰役(battle of Hafrsfjord),同行的吟遊詩人羅伯恩·霍恩科洛菲(Thórbiörn Hornklofi)才再次留下紀錄[4]

1870年春,Erik Gustaf Pettersson 和 Anders Petter Nilsson在瑞典厄蘭島的石塚裡發現了四片鑄銅板,也就是托什倫達銅板(Torslunda plates[5])。以下兩張圖像是銅板中的圖案,另外兩張則是1872年製造的木板刻畫。

熊戰士(Berserkers )编辑

有些學者認為熊戰士的力量來自於熊,熊戰士崇拜熊,而崇拜熊的信仰曾經遍布北半球。熊戰士武藝絕倫,同時也信仰虔誠,史瓦達拉薩迦(Svarfdæla saga)中記載曾有一名熊戰士因為耶魯節而拖延戰鬥,一直到耶魯節過後三天後才繼續戰鬥。葬禮開始之前,熊戰士會將逝去同袍的屍體放在熊皮中。熊戰士的象徵直至今日依然存在,丹麥禁衛軍所戴的熊皮帽便是熊戰士的象徵。

熊戰士戰鬥時會進入狂暴狀態,他們會像野獸一般嚎叫,還會用盾牌的鐵緣磨牙。根據他們的信仰,進入狂野狀態時刀槍不入,火也無法傷他一分一毫,能夠摧毀敵軍的陣型,脫離狂暴狀態後,熊戰士會變得虛弱且溫和。

進入狂暴狀態(go berserk)意思是改變形體(change form),此處意指「進入狂野憤怒的狀態」。有些熊者將其解讀為熊戰士能夠變形成熊,如同變形者(hamrammr)一般[7]:126。舉例來說,在埃吉爾薩迦(Egil's Saga)中,在國王哈洛德(Harald)的兄弟索羅爾德(Thorolf)遇刺後,前往斯卡拉格林(Skallagrim )拜訪哈洛德的那群人被形容為「人類中最強的一群,他們之中很多人都擁有神秘的力量 ... 造物者將他們形塑更像巨人而非人類」,部分學者將其解讀為這群人之中有些人是變形者,但此說法並未被大多數人接受[8][9]。另一個關於變形者的例子出自於赫羅夫克拉基薩迦(Saga of Hrólf Kraki),故事中提到,熊戰士波德瓦波亞基(Bödvar Bjarki)能夠變形為熊並與國王赫羅夫克拉基戰鬥,「眾人只見一隻巨熊衝入赫羅夫王的手下之中,始終與國王保持極近的距離,死在熊掌下的人不計其數,就算是國王手下最英勇的五名戰士加起來也無法像牠這般殺敵[10]。」

狼戰士(Úlfhéðnar )编辑

在印歐民族、土耳其、蒙古,與美洲原住民文化中都有狼戰士的身影[11]。羅馬人的瑪爾斯節(armilustrium)是慶祝戰神的節日,羅馬人會在瑪爾斯節中展示從日耳曼狼戰士繳獲的盾牌及旗幟[12][13]

身披狼皮的狂暴戰士稱作「狼戰士(Úlfhéðnar )」,意思為「狼皮大衣(wolf coat)」,和狂戰士(Berserkers)有關,狼戰士曾出現於瓦特恩斯達爾薩迦(Vatnsdæla saga)、哈拉爾之詩(Haraldskvæði ),和沃爾松格薩迦(Völsunga saga),文本中提到狼戰士會身披狼皮進入戰場[13][14]。狼戰士有時又被稱作奧丁的勇士,「(奧丁的)戰士不穿鎖子甲就衝入戰場,如同獵犬和野狼一般發怒,還會啃咬盾牌 ... 他們大殺四方,不管是刀劍或是火焰都無法傷他們一分一毫,這就是進入狂暴狀態[7]:132(berserk)」。此外,托什倫達銅板上也有出現狼戰士跟著奧丁的畫面,「一位身披狼皮的戰士站在獨眼舞者身旁,獨眼舞者戴著上頭有兩根鳥形的角的頭盔,這個畫面普遍被認為顯示出了狼戰士與奧丁的關聯[15][16]」。

野豬戰士(Svinfylking )编辑

在北歐神話中,野豬對華納神族來說是神聖的動物。弗雷便有一頭名為古林博斯帝(Gullinbursti,金色鬃毛)的野豬,女神弗蕾亞也有一頭名為希爾帝斯維尼(Hildisvíni,戰豬)的野豬,在瑞典人和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儀式用具上都可以見到這些野豬。野豬戰士以一種名為野豬之首(Svinfylking)的楔形陣型戰鬥,兩名勇士會站在「豬鼻(rani )」的位置。野豬戰士善於隱匿行蹤,也善於利用對地形的熟悉逃脫。如同熊戰士與狼戰士,野豬戰士也是透過動物的力量來戰鬥,他們的武術便是建構於野豬之上。

各種來源的證據编辑

 
Battle of the Storm Hjørungavåg Illustration for Olav Tryggvasons saga Gerhard Munthe (1899)

狂戰士出現在許多薩迦和詩中。在早期的薩迦中,狂戰士常是國王的保鑣、菁英戰士,或勇士[17],在後期的薩迦中,狂戰士從英雄變成了自大狂妄貪婪無比的人,燒殺擄掠,隨意殺人[17][18]。更晚期時基督教將狂戰士稱作「惡魔異教徒[19]」。

現存最早出現狂戰士的文本是哈拉爾之詩,為吟遊詩人(skald)羅伯恩·霍恩科洛菲於西元第9世紀末所創作,以紀念金髮王哈拉爾,詩中將狂戰士稱作「身披狼皮的人(ulfheðnar )」,以下為哈拉爾之詩的片段,其中描述了哈拉爾手下的狂戰士:

你們這群嗜血的東西,我會問問那些狂戰士,
那些強悍的英雄,那些挺身進入戰場的英雄,
他們究竟受到了怎樣的待遇?
眾人稱他們為身披狼皮者,
滿是血漬的盾牌,
拎著沾滿鮮血的長槍他們進入戰場,
他們組織嚴密,
王子所做過最明智的決策,
便是信任這群摧毀敵軍盾牌的人,

「嗜血的東西」指的是渡鴉,渡鴉以戰死者的屍體為食。

冰島史學家斯諾里·斯蒂德呂松(1179-1241)在其著作伊林格薩迦(Ynglinga saga)中是這麼描述狂戰士的:

他的(奧丁)手下沒有穿任何護甲便衝上前,他們如同獵犬和野狼般兇猛,啃咬著盾牌,他們如同棕熊和公牛般強壯,不費吹灰之力便能殺死敵人,而且不管是火焰或是刀劍都無法傷他們一分一毫。這就是所謂的狂戰士。[20]

金髮王哈拉爾利用狂戰士的震懾力來鞏固統治。其他斯堪地那維亞的國王則將狂戰士納入護衛軍,有時候甚至會讓狂戰士擔任皇家禁衛軍[17]。並不是所有的狂戰士都是真正的狂戰士,有些只是遵從狂戰士的生活教條,而有些只是借用狂戰士之名以震懾他人。

許多文本都強調狂戰士凶暴的作戰風格,更因此造就了現代英文中的詞彙"berserk"。然而,描述狂戰士其他特性的文本常被現代人忽略,斯諾里·斯蒂德呂松的那句「不管是火焰或是刀劍都無法傷他們一分一毫」不斷的被歷史上的其他人一再重複,關於狂戰士無法被利器或火焰傷害的描述一再出現,此外,狂戰士無法免疫棍棒或其他鈍器,如以下文本所述:

這些人要求哈夫丹(Halfdan)擊退哈德濱(Hardbeen)與他的勇士,哈夫丹毫不猶豫地接受,認為這沒有什麼困難之處。哈德濱聽見此事之後,一股狂怒襲捲而來,他憤怒地啃噬著盾牌的邊緣,吞食燒得透紅的煤炭,抓起燙紅的餘燼一口嚥下,直接走過劈啪作響的烈火。最後,不知道是出自於對戰鬥的渴望,抑或是本來就生性兇殘,哈德濱用燒得赤紅的手抄起長劍刺穿了六名手下勇士的心臟,接著,哈德濱和剩下的勇士前往迎戰哈夫丹。哈夫丹用一把巨大的鐵鎚擊敗哈德濱,哈德濱輸了這場戰爭,也輸掉了自己的性命,哈德濱為挑戰哈夫丹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也將生命彌補了那些國王,那些後裔死於哈德濱之手的國王…[21]


類似的敘述也出現在赫羅夫克拉基薩迦中,赫羅夫克拉基手下的勇士就算遭遇刀劍和火焰也絲毫不受影響。狂戰士也被提及到能夠用邪惡的眼神或是咒語來鈍化敵人的武器,這段描述最早出現在貝奧武夫中的角色格倫戴爾(Grendel)身上。

1015年,挪威的埃里克·哈康松伯爵(Jarl Eiríkr Hákonarson)修改法律,將狂戰士列為非法戰士,12世紀後,世上便沒了狂戰士戰團。

劉易斯棋子出土於蘇格蘭劉易斯島,該棋被認為是由北歐人製造的,其中便有啃咬盾牌的狂戰士。

 
劉易斯西洋棋中的車,外表是啃咬盾牌的狂戰士。

理論编辑

拜占庭君王君士坦丁七世(西元前905-959)所著作的拜占庭宮廷儀式之書(De cerimoniis aulae byzantinae)中提到瓦蘭吉衛隊(效命於拜占庭王朝的北歐戰士)的哥德舞蹈,舞者會穿著獸皮和動物面具,而學者希爾達·埃利斯戴維森(Hilda Ellis-Davidson)認為該舞蹈與狂戰士儀式有關[22]

以下是關於狂戰士之怒(berserkergang )的描述:

狂戰士之怒(berserkergang)不止會出現在如火如荼的戰鬥中出現,也會出現在勞力工作中。進入狂戰士之怒的人能夠展現出非人類的力量,準備進入該狀態的人會開始渾身發抖、牙齒顫抖、體溫下降,接著臉會腫脹變色。接下來那人思考能力下降,最終失去控制陷入狂怒,像野獸般嚎叫,啃咬盾牌的邊緣,敵我不分,摧毀眼前的所有事物。當狂戰士之怒退去後,那人會變得情緒低落且虛弱無力,狀況會持續一天或數天之久[23]

戰場上狂戰士會穿著特別服裝,例如狼皮或熊皮,以表示其狂戰士的身分,這麼一來友軍就能與他保持距離,因為狂戰士在進入狂戰士之怒時會敵我不分[24]

學者認為某些狂戰士是透過服用藥物來引發狂戰士之怒,例如食用毒蠅傘[25][26],或服用大量酒精[27][28],然而,此觀點備受爭議[29],1977年,丹麥菲卡特(Fyrkat)出土的維京墳墓中發現了天仙子的種子,使此觀點更加備受質疑,食用天仙子所引發的症狀與狂戰士之怒的描述類似,學者因此推論狂戰士是透過食用天仙子來引是發狂戰士之怒[30]。在其他案例中,學者推論狂戰士是透過引導自己進入歇斯底里、癲癇,或其他精神疾病狀態,進而引發狂戰士之怒[31]

另一理論是狂戰士之怒是某種自我引發的歇斯底里狀態,透過戰鬥前的儀式來引發,包含啃咬盾牌和動物般的吼叫

[32]

喬納森·沙伊(Jonathan Shay)認為狂戰士之怒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關[33],在其著作《越南的阿基里斯》中,喬納森寫道:

如果一名士兵發狂後仍能存活,這將會導致他失去情緒能力,變得暴躁易怒,變得過度緊張,這些都是退伍軍人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典型症狀。根據我的臨床經驗,我不得不將狂戰士之怒和重度心理與重度心理生理創傷連結[34]

有學者認為狼人傳說起源於狂戰士[35]

大眾文化编辑

電玩遊戲编辑

狂戰士的概念很常出現在電玩遊戲中,著名的例子包含流亡黯道[36]TERA[37],和楓之谷[38]。狂戰士是這些遊戲的多個元素之一,是眾多可供玩家選擇的職業之一。在某些遊戲中,狂戰士是進階的職業,例如鬥士可進階成狂戰士,或戰士進階成狂戰士;而某些遊戲中狂戰士則是專精的技能,玩家需要專精於某些特定的職業,才能夠使用與狂戰士相關的技能與屬性,遊戲玩家將這種形式稱作「技能樹」。

電玩遊戲中的某些角色擁有狂戰士的特質,例如戰神系列中惡名昭彰的奎托斯,奎托斯殘酷無情,暴躁易怒,但隨著遊戲進展,奎托斯慢慢能夠控制自己的脾氣,但他還是可以利用怒氣來提升戰鬥力,為了達到目標摧毀眼前所有敵人。另一有趣的點是奎托斯在希臘神話中代表的是力量,力量同時也是狂戰士的特質之一。

毀滅戰士是毀滅戰士系列中的主角,毀滅戰士殘酷無情,能夠徒手撕裂惡魔與惡魔僕從的四肢。在遊戲中有一種提升能力的道具叫做「狂暴化強化晶球(Berserk Powerup)」,拾取後能夠顯著提升近戰傷害。在毀滅戰士2016中,拾取狂暴化強化晶球會讓玩家只能使用近戰攻擊,但是可以一擊擊殺任何敵人。

戰爭機器中有一種敵人叫做蝗蟲,蝗蟲中又有一種稱作狂暴女獸人的敵人[39],狂暴女獸人皮膚堅硬,可抵擋子彈,還可以透過衝撞來摧毀面前的所有事物。

韋諾之戰中狂戰士是一種角色的行為模式,開啟狂戰士模式的角色遭遇敵人時會奮鬥至死。

英雄聯盟中的歐拉夫和泰達米爾也有狂戰士的特質,歐拉夫是頭戴角盔手持雙斧的北方蠻族戰士,其稱號便是「狂戰士[40]」,歐拉夫開啟技能諸神黃昏後會怒吼,技能持續期間會無法被敵方控制技能影響;泰達米爾也是頭戴角盔的北方蠻族戰士,手持巨刃,泰達米爾有專屬的能力值稱作「怒氣」,可以與其他技能進行互動,泰達米爾開啟技能不死怒火後5秒內無法被敵方擊殺,且也會發出怒吼。歐拉夫和泰達米爾的特性都類似於狂戰士充滿怒火的戰鬥風格。

桌上遊戲编辑

戰錘40000中,太空陸戰隊成為混亂戰爭之神霍恩的僕從後被稱作狂戰士,因其總是充滿怒火,而且以極度暴力的近戰風格戰鬥。

影視媒體编辑

連續劇維京傳奇(第四季第三集:慈悲)中,一位狂戰士奉命獵殺拉格納王之子「勇士」比約恩(Bjorn Ironside)。

書面媒體编辑

書面媒體中也有狂戰士的影子。例如廣受好評的《烙印勇士》(Berserk)系列,該著作講述主角傭兵凱茲打打殺殺的故事。該系列後來被改編為動漫。

托爾金的《魔戒》的帕蘭諾平原戰役中,作者以這段文字描述希優頓:「他舉止怪異,或許是父親的戰鬥狂怒作祟,在他的血管中如同烈火四處延燒」。在托爾金的另一著作《哈比人歷險記》中,主角比翁是一個高大渾身毛髮的男人,能夠化身為熊,且戰鬥時充滿怒火。

《動物變形人》(Animorphs)中的瑞秋(Rachel)能夠化身為棕熊戰鬥。

雷克·萊爾頓的《阿斯嘉末日》中的角色半生人·岡德森是名狂戰士,在英靈殿中待了1200年,作者將其描繪成一名高大的維京人,戰鬥時不穿上衣也不穿盔甲。

延伸閱讀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Kershaw 1997,第13頁.
  2. ^ 2.0 2.1 Ásgeir Blöndal Magnússon. Icelandic Etymological Dictionary. 1989 (冰岛语). 
  3. ^ Simek 1995,第47頁.
  4. ^ Speidel 2004,第3–7頁.
  5. ^ MedievHistories. Odin from Levide. Medieval Histories. 12 June 2014 [1 December 2017]. 
  6. ^ 6.0 6.1 6.2 6.3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stjerna1903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7. ^ 7.0 7.1 Davidson, Hilda R.E. Shape Changing in Old Norse Sagas. Cambridge: Brewer; Totowa: Rowman and Littlefield. 1978. 
  8. ^ Sturluson, Snorri. Egil's Saga. Harmondsworth (Penguin). 1976: 66. 
  9. ^ Jakobsson, Ármann. Beast and man: Realism and the occult in Egils saga. Scandinavian Studies. 2011, 83 (1): 34. doi:10.1353/scd.2011.0013. 
  10. ^ Jones, Gwyn. Eirik the Red, and other Icelandic sagas.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1: 313. ISBN 978-0192505828. OCLC 184742664. 
  11. ^ Speidel 2004,第10頁.
  12. ^ Speidel 2004,第15頁.
  13. ^ 13.0 13.1 Speidel 2002,第15頁.
  14. ^ Simek 1995,第435頁.
  15. ^ Grundy, Stephan. Shapeshifting and Berserkgang. Evanston, IL: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 1998: 18. 
  16. ^ Simek 1995,第48頁.
  17. ^ 17.0 17.1 17.2 Duncan, Dale, Roderick Thomas. Berserkir: a re-examination of the phenomenon in literature and life. eprints.nottingham.ac.uk. 2014-12-10 (英语). 
  18. ^ Kershaw 1997,第70頁.
  19. ^ Blaney, Benjamin. The Berserkr: His Origin and Development in Old Norse Literature. Ph.D. Diss. University of Colorado. 1972: iii. 
  20. ^ Laing, Samuel (1889). The Heimskringla or the Sagas of the Norse Kings. London: John. C. Nimo. p. 276
  21. ^ Elton, Oliver (1905) The Nine Books of the Danish History of Saxo Grammaticus. New York: Norroena Society. See Medieval and Classical Literature Library Release #28a for full text.
  22. ^ Ellis-Davidson, Hilda R. (1967) Pagan Scandinavia, p. 100. Frederick A. Praeger Publishers ASIN B0000CNQ6I
  23. ^ Fabing, Howard D. On Going Berserk: A Neurochemical Inquiry. Scientific Monthly. 1956, 83 (5): 232–37. Bibcode:1956SciMo..83..232F. JSTOR 21684. 
  24. ^ Vikingernes Verden. Else Roesdahl. Gyldendal 2001
  25. ^ Hoffer, A. The Hallucinogens. Academic Press. 1967: 443–54. ISBN 978-1483256214. 
  26. ^ Howard, Fabing. On Going Berserk: A Neurochemical Inquiry. Scientific Monthly. Nov 1956, 113 (5): 232. Bibcode:1956SciMo..83..232F. 
  27. ^ S., Price, Neil. The Viking way : religion and war in late Iron Age Scandinavia. Uppsala universitet. Uppsala: Dept. of Archaeology and Ancient History. 2002. ISBN 978-9150616262. OCLC 52987118. 
  28. ^ Wernick, Robert (1979) The Vikings. Alexandria VA: Time-Life Books. p. 285
  29. ^ Fatur, Karsten. Sagas of the Solanaceae: Speculative ethnobotanical perspectives on the Norse berserkers.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19-11-15, 244: 112151. PMID 31404578. doi:10.1016/j.jep.2019.112151. 
  30. ^ Fatur, Karsten. Sagas of the Solanaceae: Speculative ethnobotanical perspectives on the Norse berserkers.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19-11-15, 244: 112151. ISSN 0378-8741. PMID 31404578. doi:10.1016/j.jep.2019.112151. 
  31. ^ Foote, Peter G. and Wilson, David M. (1970) The Viking Achievement. London: Sidgewick & Jackson. p. 285.
  32. ^ Liberman, Anatoly. Berserks in History and Legend. Russian History. 2005-01-01, 32 (1): 401–411. ISSN 0094-288X. doi:10.1163/187633105x00213. 
  33. ^ Shay, J. (2000). "Killing rage: physis or nomos—or both" pp. 31–56 in War and Violence in Ancient Greece. Duckworth and the Classical Press of Wales. ISBN 0715630466
  34. ^ Shay, Jonathan. Achilles in Vietnam. New York: Scribner. 1994: 98. ISBN 978-0-689-12182-1. 
  35. ^ Berserker.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16 January 2019]. 
  36. ^ Path of Exile. Path of Exile. [2020-02-04] (美国英语). 
  37. ^ TERA. TERA. [2020-02-04] (英语). 
  38. ^ Official MapleStory 2 Website. MapleStory 2 - Official Website. [2020-02-04] (英语). 
  39. ^ berserker. Gears Of War. [2020-02-04] (美国英语). 
  40. ^ Olaf, the Berserker. [2021-01-28].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beck1965”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blaney1972”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cleasby1874”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danielli1945”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hallowell1925”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jones1997”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nioradze1925”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page1995”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引用错误:name属性为“stjerna1903”的参考文献没有在<references>标签中给出

參考書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