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模糊 (乐队)

(重定向自布勒

模糊英语:Blur)是英國另類搖滾樂團,1989年成立於倫敦,原名Seymour,由主唱戴蒙·亞邦、吉他手葛拉罕·卡克森、貝斯手艾力克斯·詹姆斯和鼓手戴夫·朗崔組成。

模糊
Blur (band).png
上: 戴蒙, 葛拉罕
下: 艾力克斯, 戴夫
组合
音乐类型 另類搖滾英倫搖滾獨立搖滾
出道地点 英國倫敦
活跃年代 1989年-2003年
2009年-至今
唱片公司 Food, Parlophone
网站 blur.co.uk
相关团体 街頭霸王, The Ailerons,
The Good, the Bad & the Queen, WigWam, Fat Les, Me Me Me
现任成员
戴蒙·亞邦
葛拉罕·卡克森
艾力克斯·詹姆斯
戴夫·朗崔

目录

簡史编辑

成立之初:1988-1991编辑

Blur的主唱Albarn跟吉他手Coxon是從小就認識的好朋友。1988年,兩人到倫敦的金匠學院 (Goldsmiths college)就讀,他們也就是在這時候認識了Alex James。[1]同年的10月,Dave Rowntree以鼓手的身份加入了Circus這個樂團,Albarn正是這個樂團其中的一員。在原本的吉他手離開之後,Coxon便以吉他手的身份與Circus一同合作演出。很快地,在同年的12月,Circus歷經兩位團員出走、新的貝斯手James加入之後,一夥人決定將新樂團命名為Seymour,靈感來自於美國小說家傑羅姆·大衛·塞林格(Jerome David Salinger,著有《麥田捕手》一書)於1963年出版的的小說《西摩簡介》 (Seymour: An Introduction)。Seymour樂團於1989年的夏天首度登台演出。

1989年11月,Food唱片的老闆兼星探(A&R man) 安迪.羅斯 (Andy Ross)看了Seymour的演出之後,決定將這個樂團簽入他們唱片公司旗下,但這過程中有個最大的麻煩,就是公司不喜歡Seymour這個名字。於是,唱片公司幫他們列出了一堆「可以用的」團名清單,希望他們從裡面挑選新的團名。最後他們從清單中選了「Blur」這個名字當做團名,Food唱片公司也在1990年的3月正式簽下這支名為Blur的樂隊[2]

但根據後來Albarn在Starshaped這支紀錄片中的訪談表示,把樂團名字由Seymour改成Blur,無疑是成軍初期最令他們難以接受的事情。 1990年的3~7月,Blur在英國一邊巡迴一邊創作他們的新歌,同年10月,他們發行了首張單曲《She's So High》,這首單曲只拿到英國排行榜的第48名。在此同時,Blur也遇到了創作瓶頸,第二張單曲遲遲無法順利發表。所幸在與製作人史帝芬.史崔特(Stephen Street)的合作之下,第二張單曲《There's No Other Way》誕生了,這張單曲在當時大受歡迎,登上英國排行榜的第八名,也讓Blur一夕成名。

不過,Blur並沒有從此就在英國大紅大紫,第三張單曲《Bang》表現的差人意表,只拿下排行榜的第24名[3]。 隨後,在1991年的8月27日Food唱片發行了Blur的第一張專輯《Leisure》,正是在Reading音樂祭的演出之後的下一週;他們在Reading音樂祭的演出廣受好評,雖然那次的Reading主角無疑的是Nirvana。The Melody Maker雜誌評論《Leisure》「吉他的火力有如一座充斥燃燒的高壓線鐵塔的森林」,以及blur顯而易見的野心和成為明日之星的潛力,但是其他的批評則認為他們缺少焦點與爆發性,報紙部分則對Leisure很少置評,只有Independent攻擊Sing是「十足的愚蠢」。不過NME的Andrew Collins則觸怒了Blur,他說Blur正是當代英國搖滾樂中最令人不舒服的一種症狀:「Blur毫無奧秘之處,他們只不過在演唱會時站在你身邊;他們花在衣服上的錢甚至比你們還少...Blur是不錯,但是他們沒有未來,他們只配說是搖滾樂的現狀罷了。」雖說樂評給了如此辛辣的評價,但《Leisure》依舊攻下了英國專輯榜的第七名[4]

英搖浪潮:1992-1996编辑

发现他们被经纪人欺骗负债六万英镑后,Blur1992年在美国巡演以试图减轻他们的财政损失,乐队发行了单曲 "Popscene" 来配合巡演开始。"一阵急促的朋克式吉他, 六十年代的流行pop hooks, 嘶吼的英式号角, 被抑制的狂怒,以及后现代的幽默", "Popscene" 是乐队在音乐上的转变.然而,当最终发行时却仅排名32。 "

我们感觉'Popscene'是一种大迈进,一首非常英国化的歌", Damon在1993年告诉 NME ,"但是那却惹恼了很多人...我们把自己置于孤立去追求这种英式理想,但是当时没人感兴趣。"鉴于这只单曲的平淡反应,发行另一只单曲"Never Clever"的计划作废,Blur第二张专辑的制作被延后。

在为期两个月的美国巡演里Damon和其他的乐队成员变得越发的不开心和想家。"我只是开始变得非常想念真的很简单很自在的事情", Damon说, "我想念关于英国的一切,所以我开始写些可以创造英式气氛的歌曲。"当乐队从美国巡演回来时, Blur 发现他们竞争者Suede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获得成功。

1992年一次糟糕的现场后Blur面临被Food公司炒掉的危险。 在那时Blur正在经受思想观念和形象上的转变以显示他们秉承的英式文化,并反对与当时正在流行的以美国乐队Nirvana为代表的垃圾摇滚。尽管对Damon的乐队的新宣言存疑但是Balfe还是同意乐队选择XTC乐队的 Andy Partridge 制作第二张专辑。同Partridge 并不令人满意,同Stephen Street会面后他又回来帮助乐队继续专辑制作。

乐队在1992年12月完成了第二张专辑Modern Life Is Rubbish ,但是Food公司说这张专辑需要更多有潜力的热门单曲,要求乐队重返录音室。乐队对此感到震惊,然后Damon在圣诞节前夜熬夜写了专辑的主打曲"For Tomorrow"。但"For Tomorrow"在当时反响并不好,在榜单上排名28,For Tomorrow的Mv被批评为有法西斯倾向的,当时很多电台拒绝播出。 Modern Life Is Rubbish 在1993年的五月发行,最高在英国的专辑榜上排名第15。

尽管这张专辑在市场表现较失色,但是Damon相当开心乐队找了新的方向,并着手为下一张专辑写了大量的歌曲。Parklife 在1994 年的发行恢复了Blur在商业上的运气,乐队的第一张单曲迪斯科风格的"Girls & Boys",获得了赞誉也在排行榜上获得成功。.Parklife 成为专辑销售榜的第一名并且在榜单上停留了长达90周。 音乐媒体给了此专热情积极的评价, Parklife 被认为是英伦摇滚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Blur在1995年赢下了五项全英奖,包括最佳乐队和Parklife赢得的最佳专辑。 Coxon 后来指出Parklife是从被看做是非主流的区域出发,给那些保守附庸潮流的乐队制造了这种让人惊讶的流行新轰动。Damon说声名让自己很不舒服,他经常会遭受恐慌发作。

冠军专辑Parklife。这张专即由曾为The Smiths、Morrissey和The Cranberry等知名巨星制作专辑的传奇性人物Stephen Street亲自操刀制作。专辑中包括Girls & Boys、To The End、Parklife以及End Of A Century四首单曲,而其中的前三首均为冠军曲。英国知名杂志如Q、NME、Spin、Rolling Stone等均给予极高的评价。这张专辑也彻底改变整个英国青少年的文化,影响极为深远,在这同时英国所谓的Brit-Pop新浪潮也随之展开。在1995年初,Blur开始着手他们第四张专辑 The Great Escape .在乐队上两张专辑Damon的歌词都是以一些第三人称的人物讲述。James反映:“这张更加复杂,更多的管弦乐,更戏剧性,歌词甚至更加混乱…都是关于交际障碍和不合群的人群弄砸了事情。”乐队的第一张单曲"Country House" 加入了同曼城的乐队Oasis的公开竞赛,被称作“英伦摇滚大战”。"部份由于两个乐队的对抗日渐升级, Blur和Oasis最终决定在同一天发行新单曲,NME称之为“英国的重量级冠军争夺战”关于两队谁能登上英国单曲榜第一成为了一个媒体性的现象,Damon甚至出现在 ITV十点新闻里一周之后,"Country House" 在首周之后,最终销量以274,000胜过了"Roll With It" 的 216,000, 成为Blur的第一张冠军单曲.Blur赢下了英伦摇滚之战。

The Great Escape 在1995年的九月在一片看好中发行,并且在英国的专辑销售榜排名第一。

浪潮過後:1997-2000编辑

三人時期:2001-2003编辑

重組流言:2004-2008编辑

再次出發:2008-現在编辑

 
卡克森(左)和戴蒙·亞邦,2009年6月在紐卡斯爾學院舞台上。

在2002年吉他手Graham Coxon離團後,復合傳言不斷,2008年12月初Graham Coxon正式歸團,主唱Damon Albarn表示:『一切的感覺都對了!』。成為四人再次合體的重要關鍵,布勒將以2009年7月2日及7月3日海德公園連續兩日的演唱會作為復出表演的高潮。

在2015年二月,布勒宣布十二年後他們的第一張專輯"魔鞭",於4月27日發行。在2013年取消日本巡演後,在香港五天裡構思策畫,專輯的靈感則來自於這個城市。 戴蒙說:“沒有什麼田園”、“這裡非常都市化”。魔鞭也象徵著葛拉罕的回歸,所有成員在"智囊团"這張專輯後的全員回歸,以及史蒂芬·斯崔特,英倫搖滾時代布勒的製作人。[5]

軼事编辑

  • 復出消息發布的24小時後,太過興奮的樂迷於倫敦千禧橋上貼上長達三十英呎的"Out of Time"的歌詞。

歷年專輯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Harris, pg. 45
  2. Harris, 2004, pp. 49–50
  3. Harris, 2004, p. 58
  4. Harris, 2004, p. 59
  5. Gibsone, Harriet. "Blur announce The Magic Whip, their first new album for 12 years". The Guardian. 19 February 2015. Retrieved on 22 February 201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