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康白尼之圍(英語:Siege of Compiègne,法語:Siège de Compiègne)發生在1430年,是聖女貞德最後的軍事行動。貞德在1430年5月23日在鎮外進行游擊時遭勃艮地公国俘虜,為她的軍事領袖生涯劃下句點。雖然這是一場小規模的圍城戰,但是就政治和軍事兩方面來說,失去聖女貞德這位法國當時最具傳奇性及領導才能的指揮官,是百年戰爭的一大重要事件。

康白尼之圍
百年戰爭的一部分
Vigiles du roi Charles VII 45.jpg
康白尼之圍
日期1430年5月 – 11月初[1]
地点
康白尼, 亞眠南部, 法國
结果 法軍勝利
参战方
Philip the Good Arms.svg 勃艮第公國
Royal Arms of England (1399-1603).svg 英格蘭王國
France moderne.svg 法蘭西王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Armoiries Jean de Luxembourg-Ligny.png 盧森堡的約翰
Arms of John Holland, 2nd Duke of Exeter.svg 約翰·荷蘭 [2]
Blason Thomas Fitzalan (mort en 1524) 10e Comte d'Arundel.svg 約翰·菲查倫 [2]
Blason Flavy-le-Martel.svg 紀堯姆·德·弗拉維 Coat of Arms of Jeanne d'Arc.svg 聖女貞德(俘虜)
兵力
未知 未知
伤亡与损失
嚴重 聖女貞德遭俘擄

背景编辑

在百年戰爭後期,由於阿馬尼亞克派與勃艮地派內戰,政治上獨立的勃艮地公爵好人菲利普,和英國攝政王貝德福德公爵(年幼的亨利六世之叔叔)建立同盟。自同盟成立後十年間已經征服了大部分法國北部地區。但在1429年於羅亞爾河地區受到聖女貞德與阿朗松公爵重振的法軍重重打擊。

1429年6月18日,法軍在帕提重挫英軍,並持續向北推進到蘭斯,為法王查理七世加冕,在這過程中幾乎沒有受到英軍的抵抗,沿路城鎮主動向法軍投降。康白尼地處於巴黎北部,原先是由勃艮地派控制[3],不在法軍的移動路徑上,但在查理七世加冕後和周邊城鎮一起向他宣誓效忠。

過程编辑

準備階段编辑

1430年3月法國王室得知勃艮地公爵好人菲力普打算對康白尼發動圍攻。克勒芒伯爵向康白尼捎信,表達根據合法條文[註 1]康白尼屬於勃艮地公爵,並要求投降。城裡的居民強烈反對克勒芒伯爵的主張,法軍駐地指揮官紀堯姆·德·弗拉維下令城市備戰[4]

4月4日,利尼伯爵盧森堡的約翰率領先鋒部隊出發。勃艮地公爵好人菲利普在4月22日自佩羅訥出發。同時貝德福德公爵在加萊等候英王亨利六世駕到。亨利六世此時只是剛完成加冕的九歲男孩[5]

好人菲利普計劃重新掌控瓦茲河周邊的城鎮,貝德福德支持他的計劃以保護仍被同盟控制的法蘭西島和巴黎。5月6日法王查理七世認知到必須派遣軍隊來防守城市[5]

早在三月初,聖女貞德已經嗅到危機並私下為戰爭做準備,但是自前一年9月攻擊巴黎失敗以來,她就沒有被賦予實質的軍隊指揮權。4月,她集結了一支3~400人的自願軍,可能在未知會法王的情形下向康白尼出發,在5月14日抵達城市[6]

戰鬥编辑

貞德抵達後的隔日發生數場小規模戰鬥。兩日後,路易·德·弗拉維隊長逃離受到炮擊的舒瓦西奧巴克,來到康白尼尋求庇護。5月18日貞德嘗試到蘇瓦松奇襲勃艮地派,但蘇瓦松的居民拒絕讓她們入城,並在隔日宣布與勃艮地同盟[7]

貞德改變計劃,和紀堯姆合作在馬爾尼襲擊勃艮地派,在前哨部隊遠離主力部隊時發動攻擊。盧森堡的約翰在調查地區的時候意外發現貞德的攻擊而呼叫援軍。援軍的數量大幅超過貞德的人手,因此她下令撤退,並由她親自在遠離部隊的位置殿後[8]

貞德被俘虜编辑

接下來的情況在學界存有爭議。康白尼城門在所有法軍撤回城內前便關閉。這對於防止勃艮地軍進入城內是相對合理的決定,尤其是在對方已經控制橋梁另一端的情形下。但也有可能是紀堯姆對貞德的背叛行為。根據美國史家凱利·戴弗里斯的說法,無論紀堯姆當時是為何目的,他的行為都斷絕了貞德在那天逃脫的可能性。法軍的殿後部隊留在城外,沒有選擇只能讓勃艮地軍俘虜[9]

她向利尼伯爵的部下,旺多姆的私生子李諾投降[10]。雖然紀堯姆最終成功守住康白尼,但對於他害貞德遭俘的控訴,使紀堯姆的仕途逐漸走下坡[11]

腳註编辑

注釋编辑

  1. ^ 他的妻子是 勃艮第的艾格尼絲,前任勃艮地公爵無畏的約翰之女。

引用資料编辑

  1. ^ Barker 2012, p. 152.
  2. ^ 2.0 2.1 Barker 2012, p. 146.
  3. ^ DeVries 1999, pp. 132–3.
  4. ^ Pernoud & Clin 1998, p. 83.
  5. ^ 5.0 5.1 Pernoud & Clin 1998, p. 84.
  6. ^ Pernoud & Clin 1998, pp. 83–85.
  7. ^ Pernoud & Clin 1998, p. 86.
  8. ^ Pernoud & Clin 1998, pp. 86–87.
  9. ^ DeVries 1999, p. 170.
  10. ^ Pernoud & Clin 1998, p. 88.
  11. ^ DeVries 1999, p. 173.

參考書目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