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沙彌

庾沙彌(478年[1][2]-6世紀),潁川潁阴[2][3]南北朝南齊南梁人,因有孝行而聞名。東晉司空庾冰的六世孫,庾道愍的族孫;劉宋輔國長史、長沙內史庾佩玉之子,庾持之父[4][5]

生平编辑

劉宋昇明年間父親被誅殺,他才出生,五歲時母親為他編織采衣,他怎麼都不肯穿著。母親問他因由,他哭著說:「家門遭到禍患,穿來有甚麼用!」庾沙彌長大後只吃素,從臨川王國左常侍起家,遷任中軍田曹行參軍。嫡母劉氏患上重病,他晝夜在旁侍奉,不能安睡,針灸前一定自己先試驗;劉氏去世,他多天不喝水漿,後來才喝大麥水和粥;喪事結束前不吃鹽醋,冬天不穿棉衣,夏天不脫下喪服,不離開廬戶,日夜號哭,鄰居都覺得不忍心;而他坐著的氈都被淚水沾濕至爛掉。劉氏的墳墓在新林,有百餘株旅松自然地生長旁邊,十分繁盛;劉氏生前喜歡吃甘蔗,庾沙彌自此不吃。[2][3]

族兄都官尚書庾詠上表他的孝行,梁武帝因此召見嘉獎,補任歙縣縣令,之後任職輕車將軍邵陵王蕭綸參軍事,跟隨到會稽,不久因為生母逝世,回建康服喪,過浙江時遇上大風,船隻將要翻沉,庾沙彌抱著靈柩痛哭,突然大風靜止,別人認為是他的孝行感動了上天。服喪完畢,除授信威刑獄參軍,兼丹陽郡官職,遷轉為寧遠錄事參軍、司馬,外任長城縣令,之後去世。[4][5]

引用编辑

  1. ^ 宋書·卷十·本紀第十》:(昇明二年二月丙申)行湘州事任候伯殺前湘州行事庾佩玉,傳首京邑。
  2. ^ 2.0 2.1 2.2 梁書·卷四十七·列傳第四十一》:庾沙彌,潁陰人也。晉司空冰六世孫。父佩玉,輔國長史、長沙內史,宋昇明中坐沈攸之事誅,沙彌時始生。年至五歲,所生母爲制采衣,輒不肯服。母問其故,流涕對曰:「家門禍酷,用是何爲!」旣長,終身布衣蔬食。起家臨川王國左常侍,遷中軍田曹行參軍。嫡母劉氏寢疾,沙彌晨昏侍側,衣不解帶,或應針灸,輒以身先試之。及母亡,水漿不入口累日,終喪不解衰絰,不出廬戶,晝夜號慟,鄰人不忍聞。墓在新林,因有旅松百餘株,自生墳側。
  3. ^ 3.0 3.1 南史·卷七十三·列傳第六十三》:庾道愍,潁川鄢陵人,晉司空冰之玄孫也。……族孫沙彌亦以孝行著。沙彌,晉司空冰之六世孫也。父佩玉,仕宋位長沙內史,升明中,坐沈攸之事誅。時沙彌始生。及年五歲,所生母為制采衣,輒不肯服。母問其故,流涕對曰:「家門禍酷,用是何為?」及長,終身布衣蔬食。為中軍田曹行參軍。嫡母劉氏寢疾,沙彌晨昏侍側,衣不解帶。或應針灸,輒以身先試。及母亡,水漿不入口累日。初進大麥薄飲,經十旬方為薄粥。終喪不食鹽酢,冬日不衣綿纊,夏日不解衰絰。不出廬戶,晝夜號慟,鄰人不忍聞。所坐薦,淚沾為爛。墓在新林,忽生旅松百許株,枝葉鬱茂,有異常松。劉好噉甘蔗,沙彌遂不食焉。
  4. ^ 4.0 4.1 《梁書·卷四十七·列傳第四十一》:族兄都官尚書詠表言其狀,應純孝之舉,高祖召見嘉之,以補歙令。還除輕車邵陵王參軍事,隨府會稽,復丁所生母憂。喪還都,濟浙江,中流遇風,舫將覆沒,沙彌抱柩號哭,俄而風靜,蓋孝感所致。服闋,除信威刑獄參軍,兼丹陽郡□□□累遷寧遠錄事參軍,轉司馬。出爲長城令,卒。
  5. ^ 5.0 5.1 《南史·卷七十三·列傳第六十三》:宗人都官尚書詠表言其狀,應純孝之舉,梁武帝召見嘉之,以補歙令。還除輕車邵陵王參軍事,隨府會稽,復丁所生母憂,喪還都,濟浙江,中流遇風,舫將覆沒。沙彌抱柩號哭,俄而風靜,咸以為孝感所致。後卒于長城令。子持。

延伸阅读编辑

[]

 梁書/卷47》,出自姚思廉梁書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四十七·列傳第四十一
  • 南史》·卷七十三·列傳第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