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廣寧之戰,發生於天啟元年(1621年),此役明軍大敗,王化貞熊廷弼退保山海關遼西土地盡失。

目录

过程编辑

遼瀋被後金攻佔後,明廷再次起用熊廷弼為兵部尚書左副都御史,駐山海關經略遼東軍務,又以王化貞為右僉都御史巡撫王化貞和經略熊廷弼不和,熊廷弼議用“三方布置策”,率五千兵馬守右屯,化貞自領十三萬軍駐守廣寧城,以降將李永芳作為內應,孫得功做先鋒,調出廣寧(今遼寧北鎮)、閭陽的守兵去攻打後金軍隊,祖大壽率領會合明將祁秉忠進戰,熊廷弼派部將劉渠支援,雙方戰於平陽橋(今遼寧大虎山南八家子附近)。孫得功和參將鮑承甫一交鋒即行逃亡,劉渠、祁秉忠戰死,祖大壽敗走覺華島(今菊花島),西平堡守將羅一貫殞國,至此明軍全軍覆沒。

王化貞不戰而逃编辑

此時廣寧守軍嘩變,王化貞這時還在牙帳中整理文書,參將江朝棟等排闥而入,大喊:「事急矣,請公速走」。王化貞放棄廣寧逃亡,途中在大凌河遇到熊廷弼,化貞大哭,熊廷弼既笑且憤,質問王化貞:「六萬眾,一舉蕩平竟何如?」王化貞羞愧難當,化貞提議收集殘兵力守寧遠及前屯。廷弼卻說:「嘻,已晚,惟護潰民入關可耳。」「乃以己所將五千人授化貞為殿,盡焚積聚。二十六日,偕初命護潰民入關。」[1][2]兵備道參政高邦佐獨自赴松山(遼寧錦縣松山鄉),長嘆:“不能存廣寧,何顏入關!”遂自縊死[3]

明軍不戰而退编辑

二十三日廣寧尚未完全失守之際,熊廷弼竟未率軍入城進行殊死戰,盡守土之責,只是消極退至山海關;輕棄廣寧,乃至輕棄關外全部土地,種下日後被閹黨斬殺之口實[4]。最後明軍只得退至山海關,沿途饑民哀號,哭聲震野,接著王化貞也退入關內。不久孫得功開門投降努爾哈赤,努爾哈赤一度因勝利過於簡單而懷疑是否中計,不敢進入廣寧城內。後金佔領廣寧,並接連攻陷義州、平陽橋、西興堡、錦州、鐵場、大淩河、錦安、右屯衛、團山、鎮寧、鎮遠、鎮安、鎮靜、鎮邊、大清堡、大康堡、鎮武堡、壯鎮堡、閭陽驛、十三山驛、小淩河、松山、杏山、牽馬嶺、戚家堡、正安、錦昌、中安、鎮彝、大靜、大寧、大平、大安、大定、大茂、大勝、大鎮、大福、大興、盤山驛、鄂拓堡、白土廠、塔山堡、中安堡、雙臺堡等40餘座城堡。努爾哈赤下令把遼河以西的百姓,驅趕到遼河迤東盡行屠戳,慘絕人寰。天啟五年(1625年,天命十年)八月,熊廷弼以「失陷廣寧罪」遭處死棄市,傳首九邊。魏忠賢雖對王化貞百般袒護,但由於罪行確鑿,遲至崇禎五年(1632年)處死。

结果编辑

廣寧之戰後,明朝喪失了整個遼東。王化貞既失遼東,張鶴鳴懼罪,自請經略遼東,二十餘日後,以病告老還鄉。明廷再遣任命宣府巡撫解經邦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僉都御史經略,解經邦三次上疏,力辭重任,最後被朝廷“革職為民,永不敘用”,明熹宗再命王在晉經略遼東,在晉亦辭,不准,令其“刻期就道”,王在晉遂前往山海关。

注釋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季北略》(卷2):“得功走入广宁,疾呼军民宜早剃头归降,因命其党封府库以待,一城哄然,率夺门走,化贞方晨起视书,西将江朝栋排门入呼曰:满城人走空矣。化贞股栗不知所为,而所坐马已为心腹将窃去,仓皇整行李四箱,以二橐驼载之,而自骑朝栋马以行,及门,乱兵诃止,将缚之,朝栋后至,持刀与斗,乃得出。”“化贞向廷弼而哭,廷弼顾笑曰:六万军荡平辽阳,竟何如?化贞惭,寻向廷弼议固守宁前计。廷弼曰:晚矣,公不受绐慕战,不撤广甯兵于振武,当无今日。此时兵溃之势,谁与为守?惟有护百万之生灵入关,勿以资敌足矣。乃整众西行,化贞与宁前道张应吾殿后。时大兵以东无追逼者,故得缓辔以施,总督王象干一一验放入关。”
  2. ^ 明史》(卷259):“化貞方闔署理軍書,不知也。參將江朝棟排闥入,化貞怒呵之,朝棟大呼曰:「事急矣,請公速走。」化貞莫知所為。朝棟掖之出上馬,二僕人徒步從,遂棄廣寧,踉蹌走,與廷弼遇大淩河。化貞哭,廷弼微笑曰:「六萬眾一舉蕩平,竟何如?」化貞慚,議守寧遠及前屯。廷弼曰:「嘻,已晚,惟護潰民入關可耳。」乃以己所將五千人授化貞為殿,盡焚積聚。二十六日,偕初命護潰民入關。化貞、出、嘉棟先後入,獨邦佐自經死。”
  3. ^ 明季北略》(卷2):“按臣方震孺在广宁尚卧未起,闻抚臣走单骑走,亦单骑走,监军牛维嚁邢慎言随之。高出胡嘉栋韩初命随经略走关上,惟高邦佐留松山沐浴衣冠向西再拜缢死。其仆高厚亦从死焉。”
  4. ^ 閻崇年以為熊廷弼當時的幸災樂禍心理就不容原諒。(閻崇年,《明亡清興六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