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世系编辑

因为南明史籍缺载,所以关于廣德公主的记载比较混乱。自明末流傳的说法指她是永曆帝朱由榔的次女。今人又提出一种说法,認為廣德公主是老桂王朱常瀛的女儿,永曆帝朱由榔的姐妹。公主的翁父黄燝于崇禎十五年(1642)自鄉貢中舉。桂端王朱常瀛生於萬曆二十五年(1597),子女多出生于天啟七年(1627)就藩衡陽之前。永明王朱由榔生於天啟三年(1623),長子出生于甲申國變(1644)之後。為廣德公主作傳的黃誠沅生於清同治二年(1863),是黄燝族兄的八代之後,按古人估算三十年為一世,黄燝確當與永曆帝年齡相仿。廣德公主之出自,似仍宜據舊史作永曆帝之女,蒙難時年尚幼者。

經歷编辑

永历五年(1651),清兵自水路攻破南宁,在永历朝廷从思恩府(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仓皇逃往贵州安隆千户所(今贵州省安龙县)途中,公主为忠阉所护流落到武缘县(民国后改称武鸣县)东的起凤山南,幸得原明朝御史黄燝收留躲开了清兵的追捕。黄燝字虚白,其家为壮族,世袭百户。恰逢黄燝次子黄垶的元配封氏死去,黄燝秘不发丧,用公主掉包黄垶的妻子。黄燝终因不肯剃发留辫,死在省城狱中。公主在夏黄村黄家得到庇护,多年后方与黄垶正式结为夫妻。 永曆長子出生於1644甲申國變之後。

身後编辑

广德公主死后葬于夏黄村南的潭油岭,因惧祸不封不树。辛亥以后,民国十九年(1930),黄氏后人黄诚沅以“叔祖虚白公暨其媳广德公主轶事拾丛”一文镌刻石碑,以纪此事。原碑赖广德公主庙(在武鸣县城厢乡夏黄村小学校舍内)得今存。

民国起凤廣德公主碑全文编辑

叔祖虚白公暨广德公主轶事丛拾(见《武鸣县志》)1930年立

昔人有句云,云台不及钓台高。然在当时,孰视钓台为足重者!沅八世叔祖虚白公,讳燝,泥而不滓,度己以绳,举明崇祯壬午乡荐。既琬琰之为心,复玄黄而成采。时则有广西巡按晋江黄锡衮者,慨时事蜩沸,弃官来游起凤,主於余家,与虚白极其相得。洎六龙幸邕,遂抽沦掇沉,以公应求贤之诏焉。弓旌贲野,清要即膺;松厅咏竹,霜棱凛然。此武缘知县颜鼎植所以有“梦启旁求”题牓之赠也。未几,公亦解组蜷居里闾。帝益播越,靡有宁处,旋又道逢清兵,宫眷分散。帝之次女广德公主偕一阉宦,昼伏宵行,间关来至武缘,望门投止。公竟罔恤百口,匿主密所,著以粤女衣饰,俾冒次子诸生垶甫死元室,而于深夜潜将死者藁葬园内,严饬家众,弗许宣泄。迨公殁后多年,公主齿暮,始凭随阉出作蹇修,与垶公实践夫妇伦义。前此岁月,公主则足不逾其寝闼之阈,垶公则莫得一睹公主之面,男女贞正至于如是,洵属未之前闻!主卒,葬于夏黄本村南首潭油原上,以无碑志,今已莫可辨识矣。沅考明末帝女,尚有一封安化公主者,随驾入滇,道死,墓在富州皈朝,以经昆明王畴五学士思训赋诗凭吊,故“皇姑坟”三字久已遍传寰中。而广德公主则直至先君丹崖府君加以表彰,世方稍知有此事。同为帝女,同遘艰屯,何其得传先后同有如此乎?沅少时,曾闻虚白公系瘐死于思恩府廨囹圄,故墓碑未著,终忌惟不谂,究坐何罪无从考索。近阅新编发史,乃悉公于天命改革后,执志弥坚,卒因不肯发薙致此。二百年来,禁纲綦密,以故舆乘失登,并宗谱亦缺而弗记。先君子所撰本县图经,虽已撮载其概第,彼时犹多审顾,未便质言。兹者,国体既更,冰融雪化,逸史秘籍过眼日多,爰将凡涉虚白公、广德公主之片语只辞,采取掇拾缀述,勒石昭示来许,匪特以其事之卓卓可传,能补有明一代史书之阙,且复增光桑梓门户。盖欲俾我合族子弟,有所观感,益加淬砺,庶勿至于堕行败德、干名犯义,而成为世界上之完人耳。夫上帝至公,无善不赏,久蛰必起,光芒愈长,于此具见天心爱物,微而必著,其厄之于一时者,正所以申之于万世也。虚白公之遗匾,广德公主之葬地,亦何尝不与子陵钓台同其巍巍耶!

                                           庚午夏曆三秋族雲孫誠沅記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