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马雅可夫斯基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马雅可夫斯基(俄語: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Маяковский,1893年7月19日-1930年4月14日),前苏联著名诗人。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马雅可夫斯基
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Маяковский
Mayakovsky 1915.jpg
1915年的馬雅可夫斯基
出生 (1893-07-19)1893年7月19日
 俄罗斯帝国巴格達蒂(現喬治亞
逝世 1930年4月14日(1930-04-14)(36歲)
 蘇聯莫斯科
公民權  俄罗斯帝国(1893-1922)
 蘇聯(1922-1930)
創作時期 1912—1930
文學運動 未來主義
施影響於 納辛·辛克美

生平编辑

生于格鲁吉亚巴格達蒂的一個林务官家庭,父親是來自烏克蘭的哥薩克人而母親則是烏克蘭人。学生时期曾参加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地下活动。早期诗作带有未来主义色彩。十月革命后的《我们的进行曲》、《革命颂》等诗作歌颂了十月革命,呼吁艺术家同革命结合。1919年后参加《罗斯塔之窗》工作,写诗作画同反对派进行斗争。1924年列宁逝世后,发表长诗《列宁》,表達對其之深切哀悼。曾出访过法国西班牙墨西哥美国等国家,写了《我发现美洲》、《百老汇》等国际题材的诗篇。还写有《臭虫》、《澡堂》等讽刺喜剧等作品。

与同时期另一位著名诗人叶赛宁不睦。叶赛宁说马雅可夫斯基是“为了”什么而写诗,而自己则是“由于”什么而写诗。

1930年4月14日,因爱情失意及受有心人士毁谤等原因而开枪自杀。

死亡编辑

1930年4月12日,马雅可夫斯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他参加了人民委员会关于拟议的版权法的讨论会。1930年4月14日,他当时的情人,女演员维罗妮卡·波隆斯卡娅在离开公寓时,听到关着的门后传来一声枪响。她冲了进去,发现诗人躺在地板上,已经中弹身亡[1]。手写的绝笔信上写着:“给你们大家。我死了,但不要责怪任何人,请不要八卦。死者非常不喜欢那种东西。母亲,姐妹,同志们,原谅我——这不是一个好方法(我不推荐给别人),但对我来说没有别的出路。莉莉——爱我。政府同志,我的家人包括莉莉·布里克,妈妈,我的姐妹,和维罗妮卡·维托洛夫娜·波隆斯卡娅。如果你们能为他们提供体面的生活,谢谢。把那首诗送给布里克斯。他们会整理出来的。”他的绝笔信中还有一部分《未完成的诗》[2]。马雅可夫斯基的葬礼在1930年4月17日举行,约有15万人参加,这是苏联历史上第三大公众哀悼活动,仅次于哀悼弗拉基米尔·列宁约瑟夫·斯大林[3]。他安葬在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

 
马雅可夫斯基的绝笔信

马雅可夫斯基是在与波隆斯卡娅发生争执后自杀,他与波隆斯卡娅的恋情短暂而不稳定。波隆斯卡娅爱上了这位诗人,但不愿离开她的丈夫,她是最后一个看到马雅可夫斯基活着的人。但是,正如莉莉娅·布里克在她的回忆录中所说,“自杀的想法就像他内心的慢性疾病, 和任何慢性病一样,病情恶化了,”据波隆斯卡娅说,马雅可夫斯基曾在4月13日提到自杀,当时两人在瓦伦丁·卡塔耶夫那里,她认为他试图在感情上敲诈她,但她拒绝相信一秒钟,他会做这样的事情。

马雅可夫斯基的死成为一个持久争议的问题。绝笔信似乎是在他死前两天写的。诗人去世后不久,莉莉娅和奥西普·布里克斯被匆忙送往国外。从他身上取出的子弹与他的手枪型号不符,他的邻居后来报告说,他们听到了两声枪响。十天后,调查这位诗人自杀的警官自己也被杀,引发了对马雅可夫斯基死亡真相的猜测。这种猜测往往暗指国家部门谋杀的嫌疑,特别是首先是赫鲁晓夫去斯大林化,后来是开放政策改革重组,苏联政治家试图削弱斯大林的声誉。据Chantal Sundaram说:

关于马雅可夫斯基遇害的谣言仍然广泛传播,这一事实表明,甚至迟至1991年底,还有人催促国家马雅科夫斯基博物馆委托专家,对博物馆中保存的死亡物证进行医学和犯罪学调查:照片、带有枪伤痕迹的衬衫、倒下的地毯以及绝笔信的真实性。[安德烈]科洛斯科夫提出的伪造的可能性,作为一种具有不同变体的理论一直存在。但详细的手写分析的结果发现,绝笔信无疑是马雅可夫斯基写的,还得出结论,证明了“令人不安的因素”在下手时刻的影响 ... ,其中最有可能的是与激动相关的心理生理状态。虽然调查结果并不令人惊讶,但这一事件表明,马雅可夫斯基与苏联当局的矛盾关系一直延续到矛盾时代,尽管他此时因政治顺从而遭到攻击和拒绝。

斯大林曾对此著名诗人高价评论:“马雅科夫斯基过去是,而且现在还是我们苏维埃时代最优秀,最有才华的诗人。”

  1. ^ Polonskaya, Veronika. Remembering V. Mayakovsky. Izvestia (1990). 1938 [2015-01-13]. 
  2. ^ Belyayeva Dina. B. Маяковский-Любовная лодка разбилась о быт... En [V. Mayakovsky – The Love Boat smashed up on the dreary routine ... En]. poetic translations. Stihi.ru – national server of modern poetry. [2010-04-07] (俄语及英语). 
  3. ^ Kotkin, Stephen. Stalin: Volume I: Paradoxes of Power, 1878–1928. Penguin. 2014-11-06 [2015-05-08]. ISBN 97806981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