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中隆兼

弘中隆兼(平假名:ひろなか たかかね),日本戰國時代武將。戰國大名大内氏家臣。大内義興的家臣評定眾弘中興勝(弘中興兼)的嫡男。正式名諱為「隆包」,取父親字名的其中一字「隆兼」。弘中氏是清和源氏之流,壇之浦之戰後,世代都擔任岩國的領主職務。隆包仕於大内義隆,由於智勇兼備所以名聲遠揚、屢立功勳。生年有一說為天文9年(1540年)。

活躍於安藝國编辑

隆包由於功績被任命為岩國安藝分郡(東西条)的代官。享祿2年(1529年),與毛利元就共同進攻松尾城(安藝高田市)。之後由於安藝國大内氏尼子氏激烈鬥爭,著手規劃進攻尼子方的頭崎城(東廣島市)。天文7年(1538年)左右,代替杉隆宣(杉氏一族,隆相之父)成為東西条的代官。天文10年(1541年)的吉田郡山城之戰後,大内義隆成為安藝守護,隆包則為安藝守護代。天文12年(1543年),成為槌山城城主,於安藝境內大内氏勢力各地活躍。主要擔任備後等地的經略。

天文11年(1542年),參與大内家的月山富田城遠征軍,但大内軍敗北,後致力於避免安藝、備後的國人眾被尼子方寢返。天文12年(1543年)開始數年間,致力於神邊城(尼子方山名理興的居城)之攻略(神邊合戰),並與毛利軍聯合作戰。天文17年(1548年)7月,受義隆之命於神邊城周邊地域進行大規模的稻薙(採收青田)。

隆兼與毛利元就交情匪淺,當大內軍進行月山富田城遠征之時,兩人的交情好到可以在協商之後一起向大內義隆獻策。此外,他和元就的嫡子毛利隆元(兩人在山口擔任人質時同樣由大內義隆處拜領一字)以及次子吉川元春也都關係良好。隆包與大内家臣江良房榮都深知,毛利元就未來無可限量,應提防毛利家竄起。

嚴島之戰编辑

天文20年(1551年),陶隆房(後來的陶晴賢)謀反並誅殺義隆,另擁立外甥大内義長(大寧寺之變)。隆包對於謀反一事激烈反對,反亂後與陶晴賢(隆房改名)共同仕於義長。此時槌山城由菅田宣真守備。

天文22年(1553年)4月,隆兼與陶家臣毛利房宏共同向筑前國出兵,進攻與陶晴賢敵對的原田隆種守備的高祖城(糸島市)。

天文23年(1554年)參與三本松城之戰,進攻三本松城(津和野城)的支城賀年城,於茶臼山(八幡山)布陣。

大内、陶與毛利的關係決裂後,天文24年(1555年)3月,隆兼與江良房榮一同被懷疑與毛利内通,為證明自身清白,被晴賢脅迫於岩國將江良房榮殺害。嚴島之戰前的9月,反對晴賢將全軍移往嚴島,建議從陸路進攻安藝。隆兼由於識破元就的謀略,透過晴賢之妻向晴賢及大內義長進諫,卻不被接受,反而被三浦房清等血氣方剛的諸將領嘲笑。最後,隆包與弟弟方明留在岩國,嫡子隆助則渡海抵達嚴島,但由於村上水軍協助毛利方,因此有大内軍敗戰之覺悟。

其後一如隆包的預測,大內軍在一夜中就戰敗潰滅,唯一還能保持陣勢的隆包在塔之岡(嚴島神社北方丘陵)掩護總大將晴賢逃亡,率領500人在大聖院抵抗吉川元春等人的大軍,弘中隊最後剩下100名佔據天險駒之林(標高約509公尺)的龍之馬場抵抗。孤軍奮戰3日後,最後被吉川軍包圍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