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左为张思德

张思德(1915年4月19日-1944年9月5日),四川省仪陇县人,是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中央警卫团战士。

生平编辑

 
1967年,张思德同志纪念室

张思德1915年4月21日生于四川省仪陇县六合场韩家湾(今思德乡韩家湾村)[1]佃农出身。全家给地主帮工谋生。出生后母亲没有奶水靠借来的谷来熬成糊糊吃而取小名“谷娃子”。7个月大时母亲因饥困交加病亡。6岁时,他的大哥累死在地主的水田里,二哥沿街乞讨饿死在路边,父亲因外出找活生死不明。张思德成了孤儿,被么叔娘刘光友收养,11岁时才读了几个月的书。12岁开始给地主割草、放牛、担水、扫院子谋生。1933年8月,红四方面军解放了仪陇县,张思德报名参加了少先队,成为乡里首任少先队队长。同年10月加入红军仪陇县独立团二营当通讯员。在瓦子寨战斗中立功一次。1933年冬进入列宁小学学习文化和军事,毕业后被分配川陕省军区政治部当交通员,不久加入共青团。1935年5月,随红四方面军退出川陕根据地,开始长征。张思德在红四方面军警卫团通信营一连六班担任战士。[2]长征中作战负轻伤。到达陕北后作战负重伤。1937年9月6日,八路军第129师在云阳镇誓师出征抗日,张思德留下调入云阳镇八路军留守处暨荣军院警卫连(云阳荣校)接受治疗并任副班长。1937年10月入党,1938年春升任班长。1938年八路军留守处迁栒邑县看花宫同那里的荣誉军人合编成立八路军荣誉军人学校。抗日战争第一次反共高潮时,于1939年5月25日晚发生震惊中外的“栒邑事件”,县政府指挥陕西保安第六团开枪杀害请愿的30多名八路军荣校残废学员,八路军关中军分区独立营闻声参战,与陕西保安第六团、赶来增援的胡宗南部第28师第81、第82团激战七天八夜。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八路军三八五旅驻栒邑办事处与独立营于6月1日晚撤出县城。张思德随荣校调驻甘泉县下寺湾

1940年春调中共中央军委警卫营(1937年4月23日成立)营部通信班任班长。1940年7月间,张思德带从警卫营抽调的11人编为一个班去延安南的土黄沟的深山里烧木炭。只有张思德以前有过烧炭经历,决定打七个炭窑,前沟打三个,后沟打四个;全班分成砍树、打窑两个组,至10月份完成烧炭。[3]随后1941年、1942年两次带队烧炭。1942年10月20日,中央军委警卫营与中央教导大队合编为中共中央警备团(对外称18集团军司令部警备团),由于干部编余,张思德调任一连二排四班当战士。1943年夏,因表现出色于1942年2月与其他3位战士一起调入毛泽东警卫班(枣园)担任警卫战士,班长张振河、副班长王保成,全班包括警卫员、勤务员、通信员、炊事员、马夫共14人。

大生产运动中, 在安塞县楼坪乡石峡峪村以西建立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农场(即安塞石匣玉农场,距离枣园机关70多里地)以解决粮食供给和冬季取暖问题,从中央警卫团中央社会部、毛主席警卫班各抽调一部分人员组成21人的生产队于1944年2月8日过了元宵节后出发进山,挖建了五个窑洞住下,中央社会部二室干部宫韫书(1919.09~2013.08.10,1943年任西川农场场长,中直机关甲等劳动英雄,特等劳动模范。解放后任成都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任队长,[4]张思德任农场副队长。毛主席警卫班抽调5人为:张思德、白满仓(白仓)、王玉森、朱劳士(后改名朱旭明)、李文魁。农场全年生产任务是:生产三百石(9万市斤)小米和十万斤木炭。当年开春时就开荒四百多亩地,种上了谷子(小米),还养了猪、鸡、鸭等。至8月底收获了10万市斤小米。[5]入秋进入9月份后开始执行烧炭任务。张思德在荣校与警卫营有过四次烧炭的经历,对砍伐烧炭用的木料(青树)、挖烧炭挖的炭窑、烧窑、启窑、打捆、背运都能把握,所以担任生产队烧炭工作的负责人。

9月5日安塞下着小雨。队长宫韫书带队去周围砍伐用于烧炭的青树。副队长张思德带着战士白满仓(白仓)和王玉森到山上掏挖烧炭的七个炭窑的最后一个:三米多长,两米多宽,高一米六,入口很小要蹲着进出。张思德在最里面挖,白满仓在窑口里面向外送土,王玉森在窑口外向外铲土。上午十点多时,三人正在掏挖的炭窑塌了,张思德和白满仓被坍塌的炭窑埋压。在外面的王玉森一边挖人一边大叫救人。周围的人纷纷赶过来救人。在场人员很快挖出了白满仓,当挖到白满仓胸下时,白满仓指着倒塌的窑说:“张思德还在里面三米多深的位置,你们赶快救他。”当挖到张思德的背部和头部后,朱劳士和李文魁抬起张思德的上半身时,看见张思德双手紧紧地握着小铁镐的手柄,胸口紧紧地压在手柄上,完全是在挖窑的姿势。二人站在张思德一前一后,双手插入张思德两侧腋下,向上拉张思德,就在把张思德拉起来时,听到张思德胸里发出咕噜一声响,大量的血从张思德的嘴里流了出来,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队长宫韫书骑马去楼坪乡政府北侧的新华社发射台给中央社会部打电话报告情况。中央社会部指示:就地掩埋,先不要报告毛主席,若将来毛主席问到张思德时,再向毛主席说明情况。当天中午,枣园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张思德牺牲的消息。机要秘书叶子龙、警卫团枣园警卫营长古远兴(1942年曾任毛泽东的行政秘书)、政治教导员寇志中、外勤警卫参谋舒光才、内勤警卫参谋贺清华、行政秘书何开文、参谋匡业华都来到毛主席警卫班为张思德牺牲惋惜。但是,因为中央办公厅、书记处办公厅、中社部、警卫团四个组织有决定,只有毛泽东、江青不知道张思德牺牲。当天下午,张思德的遗体在农场被就地掩埋。当天晚上,毛泽东开始一个工作日的正常办公后,得知张思德牺牲的消息,并听说当天枣园反映出一些党内军内的等级思想的说法:“张思德只不过是个战士,战士死了没有必要告诉毛主席,就地埋了就行了。”毛泽东派警卫员叫来书记处办公厅主任师哲,详细询问了事故发生的原因和经过后说:“前方打仗死人是没有办法的事,可后方劳动生产也死人,不该呀!”毛泽东对正在内勤值班的贺清华说:“你去叫周西林同志(司机,建国后任中办交通科科长),开车一起去把张思德的遗体运回来。”然后又对师哲说:“你去安排几件事:一、把张思德遗体整理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二、买一口棺材入殓;三、警卫团开个追悼会,我参加,有话讲。”周西林来到毛泽东办公窑洞说:“安塞县石硖峪那里没有汽车可行的路,烧炭的地方还在石硖峪西面十多里的大山里,车子无法开进去。”毛泽东说:“车子进不去,你们想办法用担架或骡驮子,总之,要想办法把遗体运回来。”贺清华连夜出发。毛主席站在院子里,面向安塞方向,心情沉重对身边的警卫人员说:“张思德同志是长征过来的,战场上负过伤,经历过那么多的苦难,却牺牲在后方劳动生产中,不该呀!”

经过连夜奔波七十公里山路,九月六日上午贺清华把张思德的遗体驮在马背上运回了枣园。毛泽东看了张思德的遗体。警卫团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在枣园西面庙梁山下的操场上安排了追悼会场,并设立了灵堂。警卫团枣园警卫营营长古远兴来到毛主席警卫班,说:[6]“张思德的遗体运回警卫团团部,哑巴(警卫团团部炊事班挑夫,1935年在西昌省凉山参见红军,1981年5月从警卫一师按副师职待遇离休,1983年6月14日病逝)认出了张思德的遗体,他抱着张思德的遗体拼命嚎叫着,周围的人明白,他是想把张思德叫醒。他那叫声,整个侯家沟(警卫团团部驻地)都能听见,大家怎么劝也劝不了。哑巴叫了一段时间后,开始放声痛哭,撕心裂肺的哭声,整个团部的人为之落泪。”

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厅等各部门领导要求要化悲痛为力量,要节哀。不要放声痛哭,作为革命军人要有坚强性格。

9月8日上午,毛泽东在枣园为张思德追悼会题写了“向为人民利益而牺牲的张思德同志致敬”的挽联。中央警卫团政治部主任张廷桢取走了挽联。  

9月8日下午两点,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为张思德举行追悼大会,参加追悼会的人员主要有中央书记处机关和警卫团及中央社会部的同志,还有当地部分军、烈属乡亲,共一千多人。灵柩周围摆着很多花圈和挽联,警卫团战友们从山上采来许多野花放在灵柩周围,毛泽东题写的 “向为人民利益而牺牲的张思德同志致敬”的挽联摆在正中间。陈刚(枣园中央机关生产委员会主任)主持追悼会。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和中央警卫团团长吴烈陪同毛泽东走到张思德同志灵柩前,向遗体默哀,全体人员无不为之感动,一些战士伤心得哭出了声,尤其是团部挑夫哑巴哭声最大,全场为之动容。默哀后,中央警卫团政治部主任张廷桢致悼词并介绍了张思德生平事迹。随后,主持人陈刚宣布,请毛主席讲话。毛泽东即席讲话,没有发言稿,说:“我们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这个团体,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着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张思德同志就是我们这个团体中的一个”“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司马迁的说过,‘死有重於泰山,有轻於鸿毛’。为人民的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死去,就比鸿毛(当时毛主席为使大家听得明白,把鸿毛说成鸡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的利益而死的,所以他的死,是比泰山还重。”“共产党员要为人民的利益服务,不怕批评,敢于纠错,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争取民族的解放”,“要减少不必要的牺牲”,等等。毛泽东最后说:“今后我们这个队伍里不论死了谁,不论是伙夫或是战士,我们都要给他开追悼会,为他送葬,用这种方式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讲话历时一个多小时。追悼会最后,中央警卫团代表上台,代表警卫团全体指战员宣誓:要化悲痛为力量,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以张思德同志为榜样,继承他的遗志,为人民的利益服务,为民族的解放努力奋斗。下午四时多,追悼大会在国际歌中结束。

追悼会后,中央警卫团将张思德的遗体埋葬在了枣园以南西川河南岸距中央警卫团团部侯家沟不远的一个叫桃花峁的山坡上。此后,团部炊事班的哑巴经常到张思德的墓地看望,添土扫墓。

追悼会上毛泽东讲话时,毛泽东的政治秘书胡乔木领着几位同志做速记笔录。会后,记录稿由胡乔木整理后交给毛泽东,经毛泽东修改后成文。1944年9月21日,延安《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题为“警备团追悼战士张思德同志,毛主席亲致哀悼”的报道及毛泽东的《为人民的利益而死,是死有重於泰山》的文章。

1945年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召开了第七次代表大会,毛泽东在开幕词《两个中国之命运》一文的讲话中说:“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在第二天毛泽东作大会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讲话中,再次提到“为人民服务”,说:“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这就是我们这个军队的唯一宗旨。”还说:“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最后,毛泽东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从此,“为人民服务”成了中国共产党一切工作的宗旨。

新中国成立后,编辑出版《毛泽东选集》时,《为人民服务》一文经毛泽东审阅再次修改后,收入《毛选》。

1969年12月,贺清华、石国瑞(张思德在警卫班时的同班战友)回到延安,为延安地区革命委员会找到了张思德的墓地。1970年,延安地区革命委员会将张思德的墓移至延安烈士陵园

參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