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张介然(?-756年),本名六朗,蒲州猗氏人。安史之乱爆发后,被任命为河南节度使,驻守陳留。不久,城池陷落,被安禄山捉捕,在軍營門口斬殺。

生平编辑

天宝年間,王忠嗣、皇甫惟明、哥舒翰接連擔任节将,并担任营田支度等职位。升遷為卫尉卿,同時仍代理行军司马。又加封為银青光禄大夫,担任上柱国,又因为上书皇上,特地加以赏赐。

张介然曾经上奏说:“我现在官居三品,应当陈列棨戟表示地位。但如果只在帝都摆出,乡里的人就不知道我的尊贵。我是河东人,请求在故乡也陈列戟表示地位。”唐玄宗说:“现在给的可以在故乡陈列,在京城放置的应当另外赐予你。”张介然拜谢后退下。唐玄宗又赏赐了五百匹绢,并下令设宴款待其街坊邻居,以示恩宠。在家乡列戟,是从张介然开始的。哥舒翰在西京举荐他为少府监

安禄山準備進犯河南洛陽一帶。张介然擔任河南节度使,駐守陈留。陈留有万户人家,但向来不熟悉作战。张介然到任几天,安禄山军已经渡过黄河。前者虽然登上城墙,守卫要害的地方,但是后者有十万骑兵,在经过的地方大肆杀戮,烟尘遮天蔽日,弥漫几十里。张介然等人,听到吹军角以及鼓噪骚乱的声音,又未能向士兵发放盔甲,气势已经受挫,才导致覆败。

安史之乱爆发后,唐玄宗在河南關鍵道路上張貼榜單懸賞安禄山的首級,並下令杀其子安庆宗等人。安禄山攻入陈留北城後,聽闻安庆宗已被殺死,便在車中两手抚住胸口,大哭了好幾聲,說:“我有什麼罪過,居然要杀我的兒子?”於是縱令士兵行兇。先是把陈留投降的近萬名兵将,排列在路邊,令其牙將全部殺死,血流如河。又在軍營門口將张介然斬殺,安祿山才稍稍解氣。在陈留城下駐下軍隊,讓他的將領李庭望擔任了节度镇。

天宝十五年,唐玄宗追赠张介然工部尚书,賜其長子五品官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