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贴金彩绘武官俑,张士贵墓出土。

张士贵(586年-657年7月19日),本名忽峍,字武安虢州卢氏人(今河南省卢氏县),唐代名将。臂力過人,善騎射。《册府元龟》载他「膂力过人,弯弓一百五十斤,左右骑射,矢不虚发。」

目录

生平编辑

曾祖张儁任北魏银青光禄大夫、横野将军。祖父张和任北齐开府车骑将军。父张国仕隋朝历任陕县主簿,硖州录事参军,历阳县令,后以军功授大都督,定居虢州卢氏县。

隋朝大業末年,张士贵是農民起義軍首領之一,自称大总管、怀义公,人稱「忽峍賊」。李淵招降張士貴,授右光禄大夫,受相国府司马刘文静节度,大败伪熊州(今河南宜阳县)刺史郑仲达义宁二年(618年),作为唐王世子左元帅李建成的副手,为第一军总管先锋,向东征讨。后召回京城,拜为通州刺史(今四川达县)。

武德元年(618年)五月,薛举入侵泾州,秦王李世民为西讨元帅,张士贵以先登之功,赏赐奴婢八十人,绢彩千余段,金一百三十挺,授上柱国。后负责运粮草至渑池时,大破王世充属下将领郭士衡的偷袭。

武德二年(619年),奉命剿灭土匪苏径,进击陆浑,授马军总管,经略熊州(今河南宜阳县),抵御王世充。赐爵为新野县开国公

刘武周突厥联军攻破榆次介州,进围太原。齐王李元吉弃城而逃,关中震动。唐高祖诏秦王李世民督兵进讨,驻军柏壁。命张士贵攻打虞州(今山西运城东北安邑镇)的何小董。武德三年(620年)4月,在雀鼠谷之战洺州之战中,唐军大破宋金刚、刘武周。

7月,李世民率军继续征讨洛阳王世充,张士贵负责督运粮草。以功特派遣殷开山杜如晦带金银四百余挺赏赐张士贵等诸将。平定洛阳后,累计战功,授虢州刺史。随后继续参与讨伐刘黑闼徐圆朗,成为李世民秦王府的右库真、骠骑将军。

武德九年六月初四(626年)玄武門之變時張士貴也參與其中,李世民成为太子后,任太子内率。与刘师立募兵万余,拜为右骁卫将军。之后镇守玄武门,不久转为右屯卫将军

貞觀六年(632年)8月,除右武候将军,貞觀七年(633年),拜龚州道行军总管,征讨桂州东西王洞獠民叛乱,破反獠而还,唐太宗听闻其冒矢石先登,慰劳张士贵道:“尝闻以忠报国者不顾身,于公见之。”授右屯卫大将军,改封虢国公,检校桂州都督。貞觀十五年(641年)随唐太宗去洛阳宫。薛延陀入侵边境,张士贵奉命镇守庆州(甘肃庆阳市),后任检校夏州都督。

贞观十八年(644年),唐太宗诏令调集粮草,招募军士,准备东征高句丽,龙门人薛仁贵投入张士贵麾下。十九年(645年)三月,张士贵跟随唐太宗征讨高句丽,隶属李世勣麾下为行军总管、洺州刺史,十月还师,以功拜冠军大将军、行左屯卫将军,并担任殿后,至并州时再次升为右屯卫大将军,授茂州都督

唐太宗征讨高句丽时,下令剑南诸獠造船运兵粮,雅、邛、眉三州山獠因不堪其扰,相率叛乱,唐太宗下诏发陇右、峡兵二万,以茂州都督张士贵为雅州道行军总管,与右卫将军梁建方平之。事平,拜金紫光禄大夫、扬州都督府长史。

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年),召拜左领军大将军。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张士贵以年老目疾致仕,授镇军大将军。顯慶二年六月三日(657年7月19日),以风湿病加重不治去世于河南县(属于东都洛阳)显义坊府第,年七十二岁,追赠荊州都督,谥号襄,陪葬昭陵。嗣子右屯卫郎将张仁政。上官仪亲自为其撰写墓志铭。[1]

被民間傳說扭曲编辑

在關於薛仁貴的許多民間小說中,張士貴被描寫為陷害薛仁貴的奸臣,並非事實。其女婿何宗憲冒領薛仁貴功勞也没有任何证据。在其墓誌銘中只有「以遣去官」一句帶過,墓志记载以遣去官是在幽州都督任上,而按照墓志铭记载这时太宗还没有亲征辽地,也就不会有其女婿在征辽中贪功的事件发生。

张士贵墓志铭编辑

张士贵墓志铭并盖,唐高宗显庆二年十一月十八日(657年12月18日)葬。1972年1月出土于陕西醴泉县烟霞乡马寨村西南约300米处张士贵墓中。志盖厚15.1厘米,底边长98.2厘米,盖面篆书“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张公墓志铭”。志石边长98.2厘米,厚15.1厘米,上官仪撰文,张玄靓正书,共55行,满行57字,志盖已残。同墓还出土有其妻子虢国夫人岐氏墓志铭盖,志石已失。盖厚9厘米,底边长45.6厘米,盖面篆书“大唐故虢国夫人岐氏墓志铭”。四杀饰四神。

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张公墓志铭并序
  公讳士贵,字武安,弘农卢氏人也。原夫玄珠洞鉴,希夷之道弥光;赤松轻举,神仙之风逾邈。华阳时秀,副车开渭渚之辞;京兆人英,亡箧劭汾阴之敏。落印以旌其德,传钩以启其祥。十腰银艾之荣,七珥貂蝉之贵。芬芳终古,草露霑而方葰;寂寥长迈,舟壑移而未泄。曾祖儁,后魏银青光禄大夫、横野将军。大父和,齐开府、车骑将军。并雄武环杰,义略沉果。由拘表艺,横草擅功,守重萦带之奇,师仰投醪之惠。显考国,起家陕县主薄,后历硖州录事、参军、历阳令,寻以军功授大都督。幹蛊有声,乡塾推敬。龙翰之姿,在尺木而将矫;骥足之径,居百里而未申。公纳阴陆之金精,应文昌之宝纬。含百炼而凝质,绝千里而驰光;揭日月而傍照,怀风云而上耸。立言无玷,树德务滋,逸气掩于关中,神契通于圯上。扬名基孝,载深五起之规;约身由礼,克懋十伦之躅。熊掌之义,早殉于髻年;马革之诚,夙彰于廿岁。加以屈壮夫之节,尤缉睢涣之文;略非圣之书,方砺昆吾之宝。属炎精沦昧,习坎横流。火炎玉石之墟,龙战玄黄之野。公游道日广,缔交无沫,率闾左而完聚,候霸上之祯祥。乃于枌闬之间,崤陵之地,因称大总管,怀义公。于是繦负波属,接淅云归。于时王充窃号晋京,李密称师巩洛,闻公威武,将恃为援,俱展情素,形乎折简。公诮其穷井之微,鄙其契瓶之懦,枕威蓄锐,深拒固闲。皇家发迹参墟,肇基霸业,讴歌允集,征怨在期,将指黄图,行临绛水。公乃遣使输款,高祖深相嘉叹,拜右光禄大夫,锡赍优洽;并降玺书,俾定河南之境。公英谋雅筭,喻伏波之转规;决胜推锋,体常山之结阵。肃清崤渑,系赖攸归。因统所部,镇于陕服,受相府司马刘文静节度。每陈东略之计,益见嗟赏。遂进下同轨,以置函州。又进击伪熊州刺史郑仲达,大败之,所在城聚,相继投款。高祖称善,赍缯綵千有余段,名马五匹,并金装鞍勒百副。义宁二年,隐太子之东讨也,以公材光晋用,誉重汉飞,战有必胜之资,威有惮邻之锐,授第一军总管,先锋徇地。灵昆平乐,开月垒而投壹;春路秋方,耀星旗而举扇。王充选其毅卒,折衄于前;李密简其劲骑,逋亡于后。军容之盛,咸所宗挹。频赍金帛,不可胜言。寻被召入京奉见,思贷绸缪,而备申诚款,载隆赏册,乃拜通州刺史。鸣谦自牧,坐树辞功。福润佇才,班条授职。薛举狼据北地,太宗亲总元戎,公先登之勋,有超恒准,赐奴婢八十口、绢彩千余段、金一百卅挺。方欲克定三川,敕还陕郛转漕。飞刍所寄,允兹简在,授上柱国。启八难以佐汉,开十册以平袁。升蔡赐之隆班,践昭阳之显极。武德元年,转运粮侍,至于渑池,王充将郭士衡等潜兵面至,公掩击大破之。二年,有贼苏经寇掠陕州之界,州将濒战不利。高祖闻之曰:“此贼非猛士无以殄灭”,命公讨焉。公智尽三官之端,威下九天之上。顾眄之顷,噍类靡遗。高祖又降书褒美。寻进击陆浑,授马军总管,经略熊州之地,至黄泽,遇王充统领马步五万,将逼熊州。虽众寡不侔,主客异势。牙璋狎至,羽檄交驰;三令五申,风驱雨迈。饮淇之众,反接辕门;倒戈之旅,泥首请命。而茅贼畴庸,抑惟恒序,赐爵新野县开国公,杂彩上驷并金鞍宝勒,敕曰:“卿宜自乘之”。丹石之心,上通宸照,青骊之贶,远逯军功。何小董据有虞州,兵锋甚劲。太宗董大军于百壁,将自图之,命公前击。算无遗策,战取先鸣,贼乃合其余烬,婴城自保,刘武周遣其骁将宋金刚等同声相援。金刚先有将卒,屯据翼城,与大军相拒,及是而遁,公从太宗并平之。广武之师,屡摧元恶;昆阳之阵,亟殄凶渠。既而朝于京师,命赏有逾常典。会朝廷将图嵩洛,敕公先督军储。太宗亲总戎麾,龚行吊伐。公投盖先登,挥戈横厉;屠城斩邑,涉血流肠。对武安而瓦落,俯秦坑而遑沸。窦建德鸣鐎汜水之东,王行本警柝武牢之上,于是料敌制变,箕张翼舒;鲁旗靡而俱奔,纪鄣登而咸缒。太宗特遣殷开山、杜如晦赍金银四百挺以赐之。乃以所赐分之麾下。子罕之宝,终秘于灵台;王孙之珍,岂留于广庑。及东都底定,舍爵劳勤,录其先后战功,以为众军之最,除虢州刺史。露华巘于吏萌,游缛绵于仁里。一纸贤于从事,二天绝于故人。少选敕令入朝,宴赐华腆。刘黑闼称兵洺水,挺祸乱常。太宗折棰长驱,指期刷荡。后黑闼将数万众,密迩军幕,公率其劲勇,截其要津。飞镝星流,委甲鳞下。大憝既灭,懋赏斯及。复令公领兵与英公等安辑山东。徐圆朗以兖州举兵,公从淮安王便道击败。太宗征公于曹州奉见,深用嘉止。太宗居帝子之尊,极天人之望,府僚之选,允归时杰。以公素啗威名,授秦王府右库真骠骑将军。太宗仪天作贰,丽正升储,风邸旧僚,咸栖鹤禁,除为太子内率。憬彼獯戎,侵轶关辅,骑屯镐派,尘拥渭滨。太宗遣公与将军刘思立占募将士,曾未浃旬,归公者万有余计。有顷,拜右骁卫将军。九重清切,千庐严秘,典司周卫,寔寄勋贤。贞观元年,诏公于玄武门长上,统率屯兵。俄转右屯卫将军,还委北军之任。六年,除右武侯将军。缇骑启行,鸢旌式道。威而有裕,俨以能温。桂府东西王洞,历政不宾,及在兹年,载侵边圉,敕公为(燕+鸟)州道行军总管。金邻之壤,封豨咸诛,石林之地,长蛇尽戳。无何,獠又翻动,围龚、(燕+鸟)二州,敕公使持节龚州道行军总管,途次衡阳,夷獠逋窜。乃授右屯卫大将军,改封虢国公,检校桂州都督,龚州道行军总管如故。悬旌五岭,立功百越。丝言荐及,丰泽仍加。其年,被召还京,依旧右屯卫大将军、北门上下。十二年冬,驾幸望云,校猎次于武功皇帝龙潜之所,令作武功之咏。凌云散札,与佳气而氤氲;涌泉飞藻,共白水而澄映。上览之称重焉。十五年,从幸洛阳,会薛延陀犯塞,奉敕于庆州镇守,后检校夏州都督。十六年四月追还,领屯兵如故。十一月,授兰州都督,又迁幽州都督。十八年,以遣去官。泊朱蒙之绪,玄夷之孽,背诞丸都,枭镜辽海。王师底伐,属想人雄,敕还辽东道行军总管,授金紫光禄大夫、洛州刺史。十九年,率师渡辽,破玄菟等数城大阵,勋赏居多,拜冠军大将军,行左屯卫将军。鸾驾凯旋之日,令公后殿,至并州,转右屯卫大将军,仍领屯骑。超海之力,气盖三军。横野之功,胆雄百战。绥遏之任,佥谐攸属,授茂州都督。雅、邛等州山獠为乱,以为雅州道行军总管。军锋所届,膏原如莽;门骖晨溺,野磷宵飞。石纽尘坡,五丁之道斯顺;玉轮雾廓,二星之路载清。事平,拜金紫光禄大夫、扬州都督府长史。千圻奥壤,一方都会。引朝夕之洪派,疏桐柏之长澜。思涌观涛,歌兴伐枳。市狱晏而无扰,水火贱而盈储。吏金斯慎,丞鱼靡入,棼丝载理,夙著萌谣,交戟惟材,方劳帝念。永徽二年,召拜左领军大将军。四年,累表陈诚,辞以目疾,因许优闲,尤加缛礼,授镇军大将军,封如故,禄赐防阁等,一同京官职事。六年,加以风疾。显庆二年,从驾东巡于洛,中使名医,旬月累至。而田豫鸣钟,庶优游于杖国;史慈嗟剑,遽冥漠于高泉。以六月三日终于河南县之显义里第,春秋七十有二。帝造深于寿器,鼓鼙之恨无追;朋情结于生刍,李桃之悲何已。赠辅国大将军,使持节都督荆、硖、岳、郎等四州诸军事,荆州刺史;赙绢布七百段,米栗七百石;陪葬昭陵;赐东园秘器,并给鼓吹往还;仍令京官四品、五品内一人摄鸿胪卿监护。易名考行,谥曰襄公。礼也,粤以其年岁次丁巳十一月乙酉朔十八日壬寅葬于昭陵。谷林之下,寒霰集于原阡;桥岭之前,凄吹愤于滕室。惟公气掩万人,夙表鹰扬之势;誉驰三辅,先标鸿渐之姿。举烛齐明,拂钟比锐。门光揖客,家盛文朋。被忠信之介胄,涵仁义之粉泽;擅兵机之三术,殚武略之五材。射隼开弦,飞声于相圃;雕龙抚翰,激韵于汉台。外总班条,入司悬(左盾右犬)。全德具美,罕伦当世。幅巾在饰,临玉树于长筵;雕戈靡驻,坠壁辉于悲谷。嗣子右屯卫郎将仁政等,礼绝趋庭,哀深望岵。衔索易朽,负米何追。惧孤竹颓陇,自灭成楼之气;拱柏摧薪,谁分夏屋之兆。故勒兹玄础,永劭徽尘。其铭曰:
轩丘构绪,开地分枝。通侯比躅,英衮连规。龙光照辉,鼠珥参差。长发垂祉,世济标奇(其一)。
曰祖惟考,毓德果行。武库森沉,文河镜净。蒙剑留说,单琴宣政。凤穴开灵,芝庭行庆(其二)。
於铄志士,矫然秀出。基忠履孝,含文抱质。度埒黄陂,爱均赵日。昔逢世故,退潜名实(其三)。
黄星发贶,玄石表图。龙飞天极,凤翥云衢。爰兹烛水,投谒汾隅。荐臻玄泽,亟奉明谟(其四)。
十守惟平,四证以肃。绿林遽剪,黑山旋覆。声驰智勇,效光神速。行绝云霓,方骞陵陆(其五)。
剖符命驾,细柳开营。紫骝激响,朱鹭凝清。嬉游东第,驰望西城。举盂陶赏,写翰绿情(其六)。
投绂素里,挥金卒岁。握椠怀铅,纫兰扈薛。奄谢东岳,长归北帝。石阵空留,铜铭永瘗(其七)。
阳陵甫窀,庐山墓田。行楸孕月,双表笼烟。警茄流喝,回旆联翩。图徽云阁,千祀方传(其八)。
太子中舍人弘文馆学士上官仪制文
梓州盐亭县尉张玄靓书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编辑

  1. ^ 《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张公墓志铭并序》,上官仪撰,今藏醴泉县昭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