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臣明朝中葉名將,榆林衛人,明史稱其「蹻捷精悍,搏戰好陷堅」「臣更歷四鎮,名著塞垣,為一時良將。」[1]

張臣最初從軍時跟隨千總劉朋鎮守黃甫川,被任命為隊長。一次劉朋被遇賊被圍,張臣單騎馳救,射殺流賊首領,奪走馬匹并救劉朋而回,自此名聲大噪。很快便並代替了劉朋的官職,轉戰在跨馬梁、李家溝、高家堡、田家梁、西紅山之間,都有戰功,被提拔為宣府膳房堡守備。敵人曾經大舉入侵,四面攻打膳房堡,打算生擒張臣。張臣讓手下以水代酒,歡呼暢飲,敵人無法測出他想做什麼,不敢攻城。於是張臣趁夜突圍而出。他的長官聽聞後大加讚賞,升任張臣為延綏入衛游擊將軍。

隆慶元年,土蠻汗大舉寇邊,明軍各將都不敢一戰,唯有張臣獨領兵打算迎擊,遼軍主帥王治道說「敵眾我寡,往必無利」。張臣不聽領千人披甲直馳,大敗土蠻汗,追殺到棒槌崖,斬首一百一十多級,而土蠻汗兵馬墜崖死傷者無算。朝廷論功行賞,諸將都獲罪,只有張臣以功增秩二級,後來歷任副總兵,都督僉事,陜西總兵官,甘肅總兵官,皆功勳顯著,為時人所稱。

坐鎮甘肅時[2],火落赤犯洮、河,卜失兔等酋長攜妻女由永昌宋家莊穴墻入寇,張臣逆勢而奮戰在水泉三道溝,手格殺數人,奪其坐纛,卜失兔及其黨炒胡兒中箭逃跑,張臣亦負傷,將士斬級以百計,生獲其愛女及牛馬羊萬八百有奇。當時四邊的諸部長都十分桀驁,經略鄭洛主和。張臣以為談和不足恃,上書朝廷陳述八難、五要「邊薄兵寡,餉絀寇驕,諸部順逆難明,宜復額兵,嚴勾卒,足糧餉,分敵勢,明賞罰」。萬曆二十年(1593年),以病去職。

有子張承廕,勇而有謀,尤精騎射,數鏖戰未嘗挫衄,萬曆末年官至遼東總兵官,在撫清之戰中兵敗身死。有孫張應昌,官至山西總兵官,張全昌為宣府總兵官,張德昌亦為保定副總兵。

参考编辑

  1. ^ 《明史張臣傳》
  2. ^ 《明神宗顯皇帝實錄卷之二百七十六》「甘肅總兵張臣仍駐甘州居中調度策應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