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强渡大渡河时的红军指挥所
红军渡河地点

“强渡大渡河”是指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1935年5月24日至25日在西康省冕县安顺场(今四川省石棉县安顺彝族乡)强渡大渡河的军事行动。

过程编辑

1935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长征途中,被国民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军队围追堵截至大渡河南岸的安顺场,蒋介石希望,在前有大河阻断,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全歼红军,使红军变成“石达开第二”。

 
红军强渡大渡河时使用的瑞士造启拉利7.92毫米轻机枪。一级文物。

此时驻守桥北面的是川军的一个营,营长叫韩阶槐,他坚决执行上级命令,将跨越大渡河的泸定桥上面的桥板收走,把河南岸的船全收到北岸去,并且在大渡河南岸的安顺场堆满了柴草,准备见到红军到来,就放火烧街。5月24日,刘伯承的先遣部队来到大渡河南岸,准备对北岸守军发起进攻,韩阶槐派一个连长去安顺场南岸放火烧街,但不料安顺场当地有一个著名士绅,同时也是宁属彝务总指挥邓秀廷部的副团长兼彝务营营长,叫赖执中,由于安顺场街上的房屋大多都是他的财产,所以他立刻上前阻止烧街,赖执中与烧街连长发生争吵与扭打,最后导致两人一同去北岸找川军的团长评理,赖执中为保护他的财产,向团长报告:红军根本没有来,这是一个假情报,我亲眼所见红军从大道北上,没来这条小道。并保证说:只要红军一到,我自己就先把这条街烧了,绝没二话。团长对赖执中的话将信将疑,因为他确实得到情报指出,在大道发现红军主力北上。就这样,双方达成妥协。而实际上,这只是毛泽东的一个计策,在大道北上的红军,只是刘亚楼的一个小股部队,伪装成红军主力向北佯攻。

赖执中保全了安顺场以后,回到了南岸,并且为了红军真的到来后可以逃命,还私藏了一条船。而红军的突然到来,使赖执中猝不及防,逃到山里,他私藏的这条船也被红军获得。红军红军突击队员利用这艘船,在水流湍急的大渡河上,迎着川军的炮火与机枪扫射,冒死向北岸突击,川军遂对红军突击队员展开反扑,战斗危急时,在南岸配合作战的刘伯承急令炮火掩护,4发炮弹全部打到川军反扑的队伍人群当中,川军大乱,红军突击队员拼死冲锋,川军溃不成军,四处逃散。占领北岸的红军突击队员又找来了几艘小船,强渡度渡河成功,使红军暂时避免了做“石达开第二”的命运。

后续编辑

 
1964年话剧《强渡大渡河》

强渡大渡河成功后,由于大渡河水流湍急,连木板都会被湍急的漩涡卷到河底,根本没办法架桥,但数万红军只有几艘小船摆渡,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但国军追兵距离红军只有2天路程,于是红军在安顺场制定了一个冒险的新计划: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第一方面军一师和干部团(红军最精锐队伍,完全由干部组成)坐船渡江,为右路军,顺大渡河向北走,夺取泸定县城,而剩下的红军由林彪率领,为左路军,放弃渡河,顺大渡河南岸向北走,两军隔岸并进,尽快夺取连接大渡河两岸的泸定桥,这就是史称飞夺泸定桥的战役。

在大渡河对岸俯瞰安顺场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