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徐绾(9世纪-903年),唐朝末年军阀钱镠部下武将,后发动“武勇都之乱”。

徐綰
出生 9世纪
唐朝
逝世 903年
唐朝
职业 唐朝武将

生平编辑

原为军阀淮南节度使孙儒部将。孙儒被宁国军节度使杨行密败杀,徐绾率士卒投奔镇海节度使钱镠。钱镠爱其骁勇,以其兵为中军,号武勇都,署徐绾为右都指挥使。行军司马杜棱切谏“狼子野心,他日必为深患”,请以士人取代徐绾,钱镠不许。[1][2]

乾宁年间,钱镠因徐绾守御有功,委为心腹。但锦城一战,徐绾没有力战,钱镠开始厌恶他。[3]

天复二年(902年)八月,钱镠巡行衣锦城,命徐绾率众治理田间水道。副使成及很听闻士卒有怨言,请求罢此事,钱镠不许。钱镠要回镇海军军部杭州,宴请诸将,徐绾图谋在席间杀钱镠,不果,称病先出,钱镠以为有蹊跷。数日后,命徐绾率所部先归杭州。徐绾到外城,就纵兵焚掠,左都指挥使许再思也率迎侯兵响应,合兵进逼牙城。钱镠子钱传瑛及部将三城都指挥使马绰陈为、牙将潘长等闭门拒敌,潘长攻打徐绾,徐绾退屯龙兴寺。钱镠回杭州,在龙泉闻变,召幕僚叶简占卜。叶简说:“贼不能奈何我。”钱镠说:“淮人(指时任淮南节度使杨行密势力)将和他们勾结吗?”叶简说:“淮人不来,宣城(指杨行密部下时任宁国军节度使田頵,军部在宣州)会助贼,但宣城明年也会败亡,不足虑。”[4]钱镠疾驰到北郭门,不得入,让成及打着自己的旗号与徐绾交战,斩首百余级,钱镠本人才得以微服乘小船趁夜到牙城东北隅越城而入。[1]杜棱之子武安都指挥使杜建徽从新城入援,徐绾堆积木头要焚烧北门,杜建徽都烧了它们。湖州刺史高彦闻变,遣其子高渭、同守湖州的越州都指挥使屠瑰智率兵入援。高渭和屠瑰智到灵隐山徐绾屯兵处,被徐绾军包围,两人从早上力战到午后,被徐绾伏兵所杀。[2][5]钱镠因杜棱有先见之明而命使者祭祀其坟墓。[6]

九月,有人劝钱镠渡江东去镇东军(当时亦属钱镠)军部越州,以避徐、许之难。杜建徽按剑叱责他:“如果事不济,同死在这里,岂可再东渡!”钱镠遣马绰、王荣、杜建徽等分屯诸门,担心徐绾等据越州,遣大将顾全武率兵去戍守。顾全武说:“去越州还不如去广陵(淮南军部)。”钱镠问:“为什么?”答:“听闻徐绾等图谋召田頵,田頵到了,淮南再帮助他们,就敌不住了。”杜建徽认为钱镠曾帮杨行密对抗孙儒,应该告急于杨行密求其报恩。钱镠派顾全武告急于杨行密,儿子钱传璙微服扮作顾全武的仆人,一起去广陵,且请求与杨行密结亲,以钱传璙娶杨行密女。[1][2][7]

徐绾等果然召田頵,[1]田頵引兵前去,先派亲吏何饶劝钱镠去越州以免士卒受戮,钱镠答:“军中叛乱,哪里没有!公是节帅,却助贼为逆。战就战,何必大言!”于是田頵筑垒,断绝钱镠来往道路。钱镠以为患,招募能夺田頵寨者赏以州刺史。衢州制置使陈璋率兵将三百出城奋击夺田頵营寨,钱镠就以他为衢州刺史。[1][2][8]田頵也趁机纵兵大掠,挖了埋葬已故僧人文喜的塔,发现文喜肉身如故,盘绕着头发和爪子,以为怪异。[9]

十二月,杨行密催田頵回师,田頵取钱镠百万钱,以钱镠子钱传瓘为人质回师。徐绾与许再思都随田頵回宣州。[1][10]越州客军指挥使张洪是徐绾党羽,产生疑心,率步兵三百奔衢州投靠陈璋。[2]睦州刺史陈询也因担心为钱镠所忌,私通田頵。[11]

三年(903年),田頵起事反对杨行密。九月,杨行密部下行军司马李神福在皖口打败田頵部将王坛、汪建,擒获徐绾,杨行密用囚车将他送到镇海军,钱镠剖其心祭奠高渭。[1][12]

评价编辑

  • 《十国春秋》论曰:徐绾狼子野心,终成乱阶,岂武肃(钱镠)智出杜司马下乎![1]

電視劇编辑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