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个法

思个法(Hso Kaa Pha,1547年-1580年),一作“思个”[1],麓川傣王思任发的后裔[2]。1564年,思个成为孟拱昭法,其统治期间,试图摆脱缅甸的控制,但是最终失败,于1580年前后被缅甸擒获。

思个法
麓川王朝
統治1564年–1580年
前任昭混法
繼任思威
出生1547年?
孟拱
逝世1580年?
王朝麓川思氏王朝
父親昭混法

生平编辑

思个法,麓川思氏后裔,其父为孟拱昭法。大约在1547年,思个法出生于孟拱。1557年,缅甸征服孟养、孟拱,孟拱土司将年仅十岁的思个送到缅甸为人质。缅王勃印囊将思个带在身边,教其识字、吃饭[3]

嘉靖四十三年(1564),思个之父孟拱昭法去世,莽应龙没有册封思个之叔为孟拱昭法,而是将思个送回孟拱,成为孟拱的昭法[4][5]。思个成为孟拱昭法之后,多次率军参与缅甸的远征。思个还娶了汉人廖邦治之女为妻子[6]

隆庆五年(1571),缅甸征讨兰沧王国,派遣征讨孟养、孟拱出兵从征。思个担心克死异乡,于是决心反叛缅甸[7]。。孟拱、孟养、孟坚,奥,格亚,孟良,温多,孟昔诸城皆叛。缅王勃印囊得知后,派遣卑谬王德多达马亚扎和副王南达亚扎率领水陆大军出征孟养、孟拱。同年秋季,缅军攻陷孟养,任命南达都利亚留守。旋即攻陷孟拱,命门皮亚萨留守,思个远遁山林,退保猛伦[8],缅军追捕不到。次年雨季到来之前,缅军撤退[9]

万历二年(1574)秋,勃印囊任命阿瓦王德多明绍为统帅,调派八莫、孟密、翁榜、登尼、孟乃、良瑞、蒲甘、德娄、布坎基、阿敏、勃东、甘尼、德勃因、美都等土司、诸侯征讨孟养、孟拱[10]

万历三年(1575)金腾兵备道副使许天琦得知思个与缅甸交战,于是派遣指挥候度前往招抚思个,一同抗击缅甸。思个令人占卜吉凶,刻有“天皇帝”名号的木牌立于几案之上,刻有缅王的木牌坠落于地上,于是思个归顺明朝[11]

秋,勃印囊结束了兰沧远征之后,亲率东吁王明康、卑谬王德多达马亚扎、副王南达亚扎远征孟拱[12]。思个远遁,包拉傣侯与孟养昭法在杰沙伏击缅军,但是被勃印囊识破。孟养昭法被杀,包拉傣侯被生擒.缅军一直追击思个到达坎底坎宁、孟隆、大雪山,因雨季到来,缅军撤退[13]。缅军围攻孟拱之时,思个的岳父廖邦治建议思个向明朝献象请兵,当时许天琦已经去世,罗汝芳为副观察使,调兵援助思个。十二月,明军达到腾越,思个得知援军到来之后,十分高兴,奋勇作战,最终击退缅军。[14]

万历四年(1576)秋,缅王勃印囊又派达耶瓦底侯明达锡率军征讨孟养、孟拱,思个远遁山林。[15]。思个的部下难以忍受流离颠沛之苦,于是将思个擒获,献于达耶瓦底侯。[16]

万历五年(1577)夏,达耶瓦底侯将思个及其家眷押往汉达瓦底。勃印囊赦免了思个,其同谋者则被贬为奴隶,卖往加尔各答。思个似乎一直留在了汉达瓦底,孟拱昭法一职由班赖侯承袭[17]

明代文献则记载,思个于万历七年(1579)被缅甸擒获: (七年)思于是,瑞体复率兵象侵迤西。思个因中国无援,不支,败奔腾越,中途为奴郎都等执送瑞体,不屈,遇害。瑞体尽据迤西。目民奔永昌,稍安置于内地[18]。 《明神宗万历实录》载万历七年正月壬申日:“思个果能款贡,即宜与题请冠带承袭。”[19]。则思个于同年稍晚之时,为缅甸所擒。

脚注编辑

  1. ^ 瞿九思:《万历武功录》卷6《缅甸列传上》:“乙亥中,莽瑞体提兵击迤西,追逐思个法。”
  2. ^ 《万历武功录》卷6《缅甸列传上》:“即猛养思个者,思任之苗裔也。”
  3. ^ 《琉璃宫史》,第805页。
  4. ^ 《上缅甸和滇西掸族史概述》,第45页,Chau Kaa Pha即位于1564年。
  5. ^ 《琉璃宫史》,第805页。
  6. ^ 瞿九思:《万历武功录》卷六《缅甸列传》:“个妻父廖邦治为画献象请兵之计”。
  7. ^ 《琉璃宫史》,第789页。
  8. ^ 包见捷:《缅甸史末》载隆庆年间,“个亦退保猛伦,相决不下。”
  9. ^ 《琉璃宫史》,第767-768页。
  10. ^ 《琉璃宫史》,第781页。
  11. ^ 包见捷:《缅甸史末》。
  12. ^ 《琉璃宫史》,第787-789页。
  13. ^ 《琉璃宫史》,第789-792页。
  14. ^ 包见捷:《缅甸史末》;瞿九思:《万历武功录》卷六《缅甸列传》
  15. ^ 《琉璃宫史》,第802页。
  16. ^ 《琉璃宫史》,第804页。
  17. ^ 《琉璃宫史》,第804-805页。
  18. ^ 包见捷:《缅甸始末》。
  19. ^ 《明神宗万历实录》卷83,第7页。

参考文献编辑

  • 李谋等译:《琉璃宫史》,商务印书馆,2005年。
  • 瞿九思:《万历武功录》。
  • 包见捷:《缅甸始末》。
前任:
昭混法
孟养君主
1564年—1577年
繼任:
思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