惲珠(1771年7月29日-1833年6月1日)[1],字星聯,別字珍浦,晚號蓉湖散人毗陵女史,江蘇常州府陽湖[2],清朝女詩人、畫家,一品太夫人。

惲珠
詩人、畫家
惲珠畫像.jpg
清人所繪的惲珠畫像
一品太夫人
國家清朝
姓名惲珠
星聯、珍浦
品階正一品
封爵太夫人
族裔漢族
信仰佛教
氏族毗陵惲氏
蓉湖散人、毗陵女史
出生1771年7月29日
婚年1788年
婚姻名份正室
逝世1833年6月1日
親屬
父親惲毓秀
完顏廷璐
夫之父完顏岱
夫之母索綽羅氏
麟慶、麟昌、麟書
完顏氏
其他親屬曾祖父:惲壽平
姑母:惲冰
孫女:完顏妙蓮保
著作
《紅香館集詩詞草》
《鶴背青囊》
《閨簽》

生平编辑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陰曆六月十八日生,曾祖父惲壽平,父親惲毓秀。據說出生前,其祖母夢見一婦人送來一顆大明珠,因此給孫女取名珠。十歲時能詩,十三時能工繡,善繪事,被女畫家、姑母恽冰欣賞。[1]

惲珠少女時傾慕耶律常哥,願仿效她终生不嫁[1]。十四歲時,完顏岱夫人索绰罗氏讓惲珠作一首以〈锦鸡〉為題的诗,後者援笔立成,诗云:「闲对清波照彩衣,徧身金锦世应稀。一朝脱却樊笼去,好向朝阳学凤飞。」,因此受索綽羅氏賞識而說親議婚[3],在十八歲時嫁給完顏廷璐作正室,為當時少見的滿漢聯姻。加拿大漢學家曼素恩英语Susan Mann指出,因為惲壽平有漢軍旗人的養父子關係,使滿漢聯姻具有合法性[4]

丈夫官至知府,生麟慶、麟昌、麟書、以及一女,後因麟慶被封為一品太夫人。晚年有四位孫子、十位孫女[5]。惲珠少年曾自夢見到一海島,有人告訴她前生為菩薩侍女,島為紅香島,而繪有〈紅島侍書圖〉[1]

惲珠重視儒家禮教,信仰佛教,喜食素食、刻印佛經與醫書、作功德事,又仿照《列女傳》,編有《蘭閨寶錄》以推廣傳統的倫理道德。惲珠平日寫的詩作,由兒子私下印行,名為《紅香館集詩詞草》,有詩七十八首、詩餘六首。她知道後,說不足傳世,叫兒子不要再印。[5]

惲珠被譽為滿汉文化融合、闺秀文化的典範,最知名的成就為歷時十七年編輯的《國朝閨秀正始集[1][6][7]。此書共二十卷,收錄清朝女子的詩作,共九百三十三人,一千七百餘首。她在書中表示收錄作者的標準限於閨秀女子,尼姑道士妓女等蓋置不錄,但少數具有晚節的青樓女子的作品選入附錄。她認為女子的詩作要有敦厚溫柔之旨,不可浮艷。作者來自各地,有滿、漢、蒙族之外,還有少數為哈密土司朝鮮女子。此書於1831年刊成後,許多女子將詩作寄來,希望能收錄於續集,惲珠一一收集頻加刪定,校對由十位孫女幫忙,媳婦們監督。[5]

道光十三年(1833年)陰曆四月十四日,惲珠臨終時將未完成的續集交給孫女完顏妙蓮保,盼望能完成。惲珠去世後,妙蓮保以三年時間編成十卷《國朝閨秀正始續集》,又附錄一卷,共收錄共四百五十九人,九百一十九首,末錄輓詩一冊以誌雅誼,於道光十六年(1836年)印行。[5]

畫作编辑

 
惲珠的〈四季平安圖〉

绘有〈紅島侍書圖〉、〈百花手卷〉、〈金鱼紫绶图〉、〈锦灰堆图〉、〈多喜图〉等[1]

著作编辑

著有《紅香館集詩詞草》、《鶴背青囊》、《閨簽》,纂有《蘭閨寶錄》及《國朝閨秀正始集》[1]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高春花. 〈清代女诗人恽珠生平家世考略〉,《蘭臺世界》. [2013-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7). 
  2. ^ 清·徐世昌《晚晴簃詩滙》:「惲珠,字星联,一字珍浦,晚号蓉湖道人、女史,阳湖人。肥乡典史毓秀女,满洲泰安知府完颜廷璐室,嘉庆己巳进士、江南河道总督麟庆母。有《红香馆诗草》。」
  3. ^ 徐珂《清稗类钞》:「完颜夫人恽氏,名珠,阳湖人,麟见亭河帅母也。夫人父尉直隶之肥乡,见亭之大父官肥乡知县。夫人以僚属女,谒太夫人索绰罗氏,试以锦鸡诗,夫人援笔立成。诗云:『闲对清波照彩衣,徧身金锦世应稀。一朝脱却樊笼去,好向朝阳学凤飞。』太夫人大赏之,聘为子妇。时夫人年甫十四也。夫人课见亭严,好谈经济,日以循良导其子。夫人刻李二曲集,为道光戊子刊本。序文侃侃论世,有法度,集凡二十六卷。夫人又善画,能传瓯香馆家法。」
  4. ^ Susan Mann. 《Precious Records:Women in China's Long Eighteenth Century》. 加拿大: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05-01. ISBN 9780804727440 (英语). 
  5. ^ 5.0 5.1 5.2 5.3 《中國婦女傳記辭典(清代卷)》. 澳洲: 悉尼大學出版社. 2010-09-21. ISBN 9781920899516 (中文). 
  6. ^ 聂欣晗. 〈满清文化融合的使者、闺秀文化发展的领袖——恽珠〉,《贵州文史丛刊》,2009年第02期. [2013-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7). 
  7. ^ 聂欣晗. 〈論《國朝閨秀正始集》在"教化"與"傳世"間游走的詩學思想〉,《滿族研究 》,2009年02期. [2013-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