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我不是药神

2018年中国的现实题材电影
(重定向自我不是藥神

我不是药神》是2018年中国大陆的一部现实主义题材剧情片[2],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担任监制,徐峥、周一围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王砚辉主演。影片改编自于2015年发生的陆勇案,讲述一名印度神油店的老板从印度走私代购一种用于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之药物“格列宁”的仿制药的经历。电影于2018年7月6日在中国大陸正式上映。

我不是药神
Dying to Survive
Dyingtosurvive.jpg
剧院上映海报
基本资料
导演 文牧野
监制
编剧
  • 韩家女
  • 钟伟
  • 文牧野
主演
制片商
  • 东阳坏猴子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欢喜传媒
  • 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 北京乾坤星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北京唐德国际电影文化有限公司
片长 116分钟
产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上海话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2018年6月19日 (2018-06-19)上海国际电影节
  • 2018年7月6日 (2018-07-06)(中国大陸)
  • 2019年1月3日 (2019-01-03)(香港)
发行商 阿里影业 中国大陆
安乐影片香港澳門 港澳地区
Netflix 世界
公映许可 电审故字[2018]第386号
预算 7500万元人民币[1]
票房 30.97亿元人民币

影片上映后,进一步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大陸的进口药价格过高的关注[2][3][4][5]。流媒体巨头Netflix购买了《我不是药神》的全球播放权。[6][7][8]获得第55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新导演和最佳原著剧本奖,以及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两岸华语电影。

目录

剧情编辑

程勇(徐峥饰)是上海一间印度神油店的老板。2002年某日在邻居的引荐下,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饰)登门拜访,请他从印度带回一批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宁”。程勇深知走私贩售药物是非法的,但此时的他已经陷入了经济困难,前妻曹玲(龚蓓苾饰)正在争取儿子的全部抚养权,要带儿子移民国外,老父亲做手术急需钱。于是,程勇毅然决定踏上走私的道路。[9][3][10][11]

程勇在懂流利英語的病患者劉牧師 ( 楊新鳴飾 ) 協助下取得印度藥廠的中國代表權,又得病友QQ群群主劉思慧 ( 譚卓飾 ) 相助在病患群中成功推廣新藥,又聘請了來自貴州農村的年青病患彭浩 ( 章宇飾 ) 協助打理雜務,連同呂受益五人,將走私贩售药物的生意越做越大,程勇亦因此解決了自身的經濟問題,而很多上海的白血病患者也因此取得平價藥物。

瑞士诺瓦公司(影射现实中的瑞士诺华公司[12])生产的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分子靶向药物“格列宁”(影射现实中的药物伊马替尼,中文商品名为“格列卫”[5])药价为人民币四万左右一瓶,而程勇售卖的印度仿制药只需人民币五千元(影片后期变为五百元并向外省售賣)且药效相同,两者价格相差八倍至八十倍。最初,在瑞士诺瓦中国分公司的要求之下,中国大陸警方开始严查市场上流通的仿制药。程勇等人在病患者面前踢破假藥販子張長林 (王硯輝飾) 的騙局,張長林反以告發程勇非法售賣仿制药作要脅,擔心坐牢以及出于家庭因素的考虑,程勇將取得仿制药的渠道告知張長林,自己決定不再售卖仿制药,並拿賣藥賺得的錢開設工廠,與眾賣藥的伙伴各散東西。

一年后,吕受益的妻子前來找程勇,程勇才知張長林大幅抬高仿制药價錢,更騙取病患者金錢後失蹤。呂受益後來不願為家人包袱而自杀,再加上病友恳求,程勇決定再次售卖仿制药。诺瓦公司发现了仿制药又在市场上流传,通过法律程序关停了制造仿制药的印度工厂。影片末尾,彭浩為協助程勇擺脫警方的追蹤而撞車身亡,程勇最後亦被逮捕,经审理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13]

演员编辑

演员 角色 简介 备注
徐 峥 程 勇 飾演上海一間印度神油店的老闆。 聯合寧浩一同擔任監製
周一围 曹 斌 警察,曹玲弟弟。查处仿制药格列宁案。
王传君 吕受益 病患。
谭 卓 刘思慧 钢管舞女,病友QQ群群主。女儿为小病患。
章 宇 彭 浩 病患,在上海的贵州凯里打工仔。
杨新鸣 刘牧师 程勇的英文翻译。
王砚辉 张长林 假药贩子。
贾晨飞 警 察
王佳佳 吕受益妻子
李乃文 医药代表 瑞士诺瓦公司的代表。
龚蓓苾 曹 玲 程勇前妻,曹斌姐姐。
宁 浩 房 东
苇 青 老奶奶 向警察诉苦的老年病患。

制作编辑

影片改编自发生于2015年的陆勇案。影片原名《印度药神》,后更名《中国药神》,最终定名《我不是药神》,于2017年3月15日正式开机拍摄[14],6月16日宣布杀青[15]

原声资料编辑

名称 作曲 编曲 作词 演唱者
主题曲《只要平凡》[16] 黄超 黄超 格格 张杰张碧晨
宣传曲《生如夏花》[17] 朴树 肖伯涵 朴树 徐峥王传君谭卓章宇
插曲《药神之歌》 [18] 黄超 黄超 格格 宁浩文牧野、黄超

发行编辑

2018年4月9日,影片宣布定档7月6日[19]。先导预告于发布4月12日[20],由于口碑反响不俗最终提前至7月5日上映[21][22]。6月16日,电影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举行发布会[23],又于电影节期间举办千人点映观影活动[24]

2019年7月22日,台灣代理片商發布新聞稿,指為不讓影迷繼續等下去,決定在自家網站影音平台獨家放映,25日晚上將在線上舉行會員與貴賓專屬的獨家首映[25]

票房编辑

截止2018年7月9日,该片点映票房累计达15.38亿元[21]。上映十天票房超过20亿人民币。2018年7月19日上映第三周票房超过27亿,最终累计30.97亿元人民币,进入中国大陸电影影史票房前五。

上一届:
动物世界
  2018年中国内地一周票房冠军
第27-29週
下一届:
西虹市首富

獎項及提名编辑

年份 颁奖典礼 奖项 受奖者 结果
2018年 第55屆金馬獎 最佳劇情長片 《我不是藥神》[註 1] 提名
最佳男主角 徐崢 獲獎
最佳新導演 文牧野 獲獎
最佳男配角 章宇 提名
最佳原著劇本 韓家女、鍾偉、文牧野 獲獎
最佳造型設計 李淼 提名
最佳剪輯 朱琳 提名
第14届中国长春电影节 最佳青年男配角奖 王传君 獲獎
2019年 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最佳兩岸華語電影 《我不是藥神》 獲獎
第10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 年度男演员奖 王传君 獲獎

评价编辑

有影评人认为这部电影是中国大陸电影近年来现实主义批判题材影片的佳作,体现出电影审查制度的进步[26]。该片在豆瓣时光网的评分分别为9.0和8.8[27][28],被一些媒体称为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Dallas Buyers Club[29][30]

社会影响编辑

2018年7月12日,路透社引述印度贸易促进机构的一名官员称,中国大陸可能很快批准进口印度生产的仿制药。[31][32]

2018年7月18日,总理李克强就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舆论热议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医疗改革措施。[33][34]

药价高编辑

中国大陸的进口药药价居高不下,由以下几大因素共同作用[35]

  • 进口药多来自最早拥有专利、原创研发的全球知名巨头医药公司,他们投入了巨大的资金研发药物[36],需要从市场上找回成本。2014年,根据美国塔夫茨大学药物发展研究中心英语Tufts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Drug Development的报告,现今开发一种新处方药的总成本会达到29亿美元以上。以伊马替尼为例,瑞士诺华公司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花费数十亿美元研发出伊马替尼。2001年5月,伊马替尼通过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审核并获得了专利,诺华必须在专利保护期之内[註 2]加紧将这些成本分摊给每一位患者来赚回巨额成本,每一瓶伊马替尼的价格自然会很高昂。
  • 依照中国大陸《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进入中国大陸的进口药必须重新进行在地临床试验,需要再度收集大量临床数据,儘管此舉目的在於保證外國廠家生產藥品的安全性與可靠性是否符合國內法律規範,但耗费大量人力、金钱与时间。
  • 中国大陸當局对进口药收取包括关税等各种税款。[37][38]
  • 2017年7月1日,中国大陸开始实行药物零加成政策,取消了数十年来医院内部的15%药物加价,但进口药不含在内。于是进口药成为了医疗机构的盈利产品,也不被纳入药占比考核体系[註 3]之内,医生更偏好为患者开具进口药的处方。[39]
  • 平均灰色成本,是因医药公司向政府官员、医生等人员行贿而产生的其他外在成本。[40][41]
  • 2000年11月2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颁布《药品政府定价办法》,规定“原研药[註 4]可以给予单独定价权。但在中国大陸,即使进口药的专利保护期已经过期,医药公司依然有单独定价的政策,无需遵循政府的指导价。[42][40][41]在中国大陸,原研药得到优待或者有优势,并且缺乏竞争对手下,无需降价便可占据市场份额,药物就没有降价的理由。

以上这些因素产生的巨大成本终究转嫁给了每一位患者。

註解编辑

  1. ^ 北京壞猴子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花滿山(上海)影業有限公司;北京真樂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歡歡喜喜(天津)文化投資有限公司;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乾坤星宇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北京唐德國際電影文化有限公司;霍爾果斯壞猴子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2. ^ 专利保护期一般为20年左右。
  3. ^ 药占比是药品费用在医疗机构收入中的比重。
  4. ^ 原创性的新药,在中国大陸主要是指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进口药。

参考资料编辑

  1. ^ 《我不是药神》使北京文化涨停 会不会再现过山车?. 新浪网. 2018-07-03 [2018-07-04]. 
  2. ^ 2.0 2.1 孟祥蓮. 【我不是藥神】高藥價背後的黑幕 令人遺憾的電影結局. 香港01. 2018-07-23 [2018-11-14] (中文(香港)‎). 
  3. ^ 3.0 3.1 張雅馨. 電影《我不是藥神》的背後:全球「高價藥」行業的盈利模式與行政刺激. 端传媒. 2018-07-27 [2018-11-14] (中文(繁體)‎). 
  4. ^ 韩洁. 《我不是药神》揭高价药现状 百姓咋保命?. Radio Free Asia. 2018-07-09 [2018-11-14] (中文(中国大陆)‎). 
  5. ^ 5.0 5.1 杨松林. 谁催生了药神?高药价背后的体制逻辑和破题对策. 澎湃新闻. 2018-07-13 [2018-11-14]. 
  6. ^ 杜晋轩. 热门陆片登NETFLIX 台配额机制挡不住的网络巨浪. 多维新闻网. 2018-07-25 [2018-11-14]. 
  7. ^ 李森. 《我不是藥神》Netflix購播映權. 香港蘋果日報. 2018-07-11 [2018-11-14]. 
  8. ^ 不用再等陸片配額!票房83億《我不是藥神》將登Netflix. 鏡週刊. 2018-07-12 [2018-11-14] (中文(台灣)‎). 
  9. ^ 魯皓平. 《我不是藥神》:很多時候,壞制度其實來自於「好人」. 遠見雜誌. 2018-11-08 [2018-11-14] (中文(台灣)‎). 
  10. ^ 張詠晴. 《我不是藥神》 想活命,有什麼罪. 天下雜誌. 2018-11-12 [2018-11-14] (中文(台灣)‎). 
  11. ^ 张彰. 《我不是药神》:药贩子怎么就成了“药神”. 澎湃新闻. 2018-07-02 [2018-11-14]. 
  12. ^ 《我不是药神》制药公司原型诺华要裁员了. 新浪财经. 商业周刊中文版. 2018-09-26 [2018-11-14]. 
  13. ^ 鸡汤叔叔没有毒. 《我不是药神》:"那天,走投无路的我在医院的厕所里自杀了". 凤凰网大风号. 2018-07-07 [2018-11-14]. [需要更好来源]
  14. ^ 宁浩徐峥新片《印度药神》3.15开机 黄金搭档再聚首 电影有望于年内公映. Mtime时光网. 2017-03-15 [2018-07-04]. 
  15. ^ 徐峥新片《中国药神》杀青曝造型 谈改名原因:老有人问"印度神油"拍完了没?. Mtime时光网. 2017-06-16 [2018-07-04]. 
  16. ^ 张杰张碧晨合唱《我不是药神》主题曲. Mtime时光网. 2018-06-25 [2018-07-04]. 
  17. ^ 徐峥首度献声电影《我不是药神》. Mtime时光网. 2018-06-13 [2018-07-04]. 
  18. ^ 宁浩为“药神”首度开嗓 献声徐峥《我不是药神》. 人民网. 2018-06-06 [2018-07-04]. 
  19. ^ 徐峥制片兼主演《中国药神》定档7.6 合作老搭档宁浩再战暑期档 定档海报曝光. Mtime时光网. 2018-04-09 [2018-07-04]. 
  20. ^ 徐峥主演《我不是药神》首曝预告 戏里变身男性保健品店老板 宁浩原想自己导演. Mtime时光网. 2018-04-12 [2018-07-04]. 
  21. ^ 21.0 21.1 爆款《我不是药神》“被迫”提档 阿里影业联合出品再造暑期档奇迹. 中华网. 2018-07-04 [2018-07-04]. 
  22. ^ 《我不是药神》点映破亿 提档7月5日温暖公映. 凤凰网. 2018-07-04 [2018-07-04]. 
  23. ^ 《我不是药神》发布会徐峥大跳钢管舞 文牧野赞徐峥演技炸裂 周一围走心回忆幕后. Mtime时光网. 2018-06-16 [2018-07-04]. 
  24. ^ 《我不是药神》举办超前观影 徐峥坦言电影不易. 网易. 2018-06-20 [2018-07-04]. 
  25. ^ 陸片我不是藥神沒配額 改推線上獨家放映. 中央社. 2019-07-22. 
  26. ^ 二十二岛主. 《我不是药神》独家先评:有诚意的现实主义题材重生. 凤凰网. 2018-06-22 [2018-07-04]. 
  27. ^ 我不是药神. Mtime时光网. [2018-07-04]. 
  28. ^ 我不是药神. 豆瓣电影. [2018-07-17]. 
  29. ^ 王肖硕. 还未上映就已刷屏 《我不是药神》被称中国电影的希望. 多维新闻网. 2018-07-03 [2018-11-14]. 
  30. ^ 王亚琪. 《我不是药神》:中国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浙江省杭州市: 青年时报社. 青年时报. 2018-06-24 [2018-11-14]. 
  31. ^ 独家:中国大陸可能很快批准印度仿制药的进口. 路透中文网. 2018-07-12 [2018-07-18]. 
  32. ^ 《藥神》效應 京研批印度藥進口. 香港經濟日報. 2018-07-13 [2018-07-18]. 
  33. ^ 李克强就"我不是药神"引热议作批示 “对癌症病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Mtime时光网. 2018-07-18 [2018-07-18]. 
  34. ^ 李書良. 我不是藥神 促官方加速醫改. 台湾工商時報. 2018-07-17: A11 大陸財經 [2018-07-18] (中文(台灣)‎). 
  35. ^ 伍丽青. 《我不是药神》错了,进口天价药不能怪药企. 网易新闻. 2018-07-07 [2018-11-13]. 
  36. ^ 高云翔. “天价药”:错不在专利保护. 中国知识产权报. 2018-08-03 [2018-11-13]. 
  37. ^ 向昌明. 内地外企原创药八成贵过港台 发改委称税费高所致. 中国广播网. 2013-09-09 [2018-11-13]. 
  38. ^ 内地进口药为何贵过香港?税+医院加价+流转费用. 第一财经日报. 2013-09-09 [2018-11-13]. 
  39. ^ 阿托品. 全国药品零加成7月1日实施 国产药受冲击. 新浪医药新闻. 赛柏蓝. 2017-07-09 [2018-11-13]. 
  40. ^ 40.0 40.1 王卓铭. GSK贿案背面:药品单独定价权被认为特殊福利.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3-07-31 [2018-11-13]. 
  41. ^ 41.0 41.1 付珊. 葛兰素史克行贿与暴利:单独定价权抢夺中国患者的救命钱. IBTimes中文网. 2013-07-18 [2018-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3). 
  42. ^ 李松涛. 外企原研药的价格特权加剧看病贵. 中国青年报社. 中国青年报. 2012-08-13: 05版 [2018-11-1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