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杆属于刺击类冷兵器,是中国地区北方汉族对没有等装饰的的称呼,有时也指普通的矛或枪,或指枪或矛的杆部。在其他地区(比如东欧西亚)的民族中这种武器也有广泛的使用,只不过大多数民族的语汇中不会把战杆与一般的枪或矛进行区分。

战杆的使用编辑

战杆和普通的枪、矛属于同一个起源——尖木,并同样流行于冷兵器时代。随着冷兵器时代的消退,因附有装饰物而具有审美意义的枪和矛被保存到了民间的体育、文艺或民俗仪式中,而战杆则基本退出历史舞台,只在一些狩猎民族中还有使用,偶尔也会出现在文明人的械斗或示威之中。

战杆的意義编辑

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在言语中不会去区分战杆和一般的枪和矛,指涉枪和矛的概念时一般也就包括了战杆的概念。但是对于专业的冷兵器或古代军事学者和爱好者来说,他们通常会出于科学和严谨的考虑对二者进行区别,他们也会把近战肉搏用的战杆和远程投射用的标枪进行区别。另一种人也会进行这种区别,他们是曲艺艺人和曲艺作者,以及一部分俗文学的作者,他们为了使听众感到新鲜而对一些常用的词语进行“陌生化”处理,把战杆从一般的枪或矛中区分出来,或者把一般的枪或矛说成战杆,又或者把一般的枪或矛的杆部称作战杆。另外,旧时一些曲艺班子的老板为了方便道具的管理,也会用战杆和枪来指涉不同的道具。

史料编辑

關於文艺现象,我们可以找到相关例子,如小说《续济公传》(作者坑余生)中有:

“那总兵郑元龙头戴三岔亮银盔,上边珍缨高结,身披锁子连环甲,内衬素龙袍,上绣冰炸梅花朵,护心宝镜,光明闪照,九股楞的绊甲绦,肋下佩三尺龙泉剑,左边袋内龙角弓,右边壶盛狼牙箭,胯下银河兽得胜勾,挂着素缨梅花战杆,怀抱令箭,面如白玉,三络长髯飘洒胸前”

又如连珠快书《定军山》(作者不详)中也有:

夏侯渊催开战马怪叫如雷无名动,拧枪来战老黄忠,黄汉升接战厮杀抖搜精神真奋勇,咯噔噔刀劈战杆迸火星”

再如太平歌词《秦琼观阵》(作者不详)中亦有:

“观东方青龙刀大砍刀刀刀偃月,观南方月牙斧夹钢斧斧闪金星。观西方素银枪亮银枪枪抖动银战杆,观北方五股叉托天叉混海蛟龙”的说法。

細分编辑

从冷兵器科学分类法的角度开看,战杆类兵器按形态可分为四种:「尖木」、「刺杆」、「战杆」、「整铸枪」。尖木是原始人发明的简易武器,仅仅是把木棍削尖在把尖部烧结实而已,维柯在《新科学》里对此有相关阐述;刺杆是一整根金属杆,形状如尖木,这种冷兵器常常被作为固定畜体进行烧烤的炊厨工具,出现在餐饮或秀色题材的文字或图片里;战杆是一根木棍和一个金属头部安插组成的,和普通的枪的区别只在于没有装饰物;整铸枪指枪的形状的整铸铁器,从剪影上看和真枪完全一样,适合大力士使用,优点是能够刺杀的同时也可以利用金属的重量重击对手。以上四种武器,除战杆外,都是一体化的,而不是组装型的,因而也就没有安装装饰物的设计,此四类均被归为战杆。